Day: 10 April 2019

上诉庭判马西岭-油池无需补选 民主党表遗憾

最高法院上诉庭五司今日裁定,虽然议员之一的哈莉玛在2017年参选总统,辞去国会议席,马西岭-油池集选区无需为此举行补选。 在五司的书面判词指出,根据我国宪法第49条文,除了国会解散外,议席要是因为其他理由而悬空,就必须举行补选。 不过,这项条文只适用于单选区,而不是集选区。 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原有四名国会议员。该选区议员之一的哈莉玛在2017年辞任并参选总统。 对此,民主党助理财政黄淑仪在2017年9月入禀高庭,挑战政府不在马西岭-油池集选区举行补选的决定。 不过,高等法庭在去年4月驳回了黄淑仪的申请,还必须偿还1万0764.35元的诉讼费用。 黄淑仪在申请中认为,高庭应要求总理向哈莉玛总统建议,发出补选的选举令,或下令马西岭—油池集选区的剩余三名国会议员黄循财、任梓铭与王鼎昆空出国会议席,以进行补选。 黄淑仪指倘若不进行补选,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在下一任大选之前,都将无法在国会中完整地被代表。 不过当时高庭法官裁决时表示,只有当集选区议席全都空出后,才须补选。没有法律依据,可要求其余三名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议员请辞。再者,虽然少了一位议员,但选民并没有丧失在国会中被代表的权力。 民主党表遗憾 对于今日上诉庭驳回黄淑仪的申请,民主党发文告深表遗憾,认为此举已削弱了选民的权益。 民主党指出,当议员卸下职责空出议席,就应该召开选举让选民投选替代的国会代表人选,这应是民主的基石。 然而, 没有奉行这个原则,如同破坏议会代表精神,使得民主制度丧失意义。

一卡两国通用 网民欢迎新马通行卡

新马两国人民往来频繁,两国领导为方便人民,将新加坡的易通卡(EZ-Link)公司和马国的一触即通(Touch n’Go Card)公司联手,预计在今年下半年,推出跨境综合卡“新马通行卡”(Combi Card),网民表示欢迎。 两国领导人李显龙和马哈迪医生昨日在非正式峰会后发表联合声明,指上述两家公司在推出新马通行卡方面,进展良好。 这个东南亚首创的新马通行卡,是一卡持有上述两个公司的电子钱包,让驾车人士可用于支付两地的过路费和停车费,而且未来还可以用于购物买单,用途会更广泛。 持卡者要充值时,只能在个别的公司充值机器进行充值,要充新元就必须到相关充值点;同样的,充值马币,就在马国的Touch n’Go机器充值。在两地使用时,不会出现汇率问题。 两个公司于2017年7月30日签署了备忘录,与昨日发文告指出,该通行卡推出后,持卡者可用于支付新加坡电子道路收费系统、马国过路费以及停车费。 目前,EZ-Link易通卡已经在新加坡发出了3000万张,而一触即通卡也在马来西亚发出超过2300万张。 两国提款功能改进 另外,两国的提款功能也有了改进。 两国的付款公司,星网电子付款公司(NETS)和PayNet也合作推出,由我国银行发行的NETS ATM卡,目前已经能在马国逾3500个零售店使用了。而今年6月开始,马国银行发行的MyDebit ATM卡,将能够在新加坡提款了。 针对长堤塞车课题,李显龙表示两国将会扩建关税、移民和免疫设施(CIQ)。 他指出,这预计将耗费10亿元以上的扩建工程,将会分阶段进行。 马哈迪则表示,每天有约25万到30万人使用长堤往返马新两国,因此解决长堤和第二通道塞车问题,是马国政府必须优先处理的事项之一。 方便两国人民同行的综合卡,两国网民看法不一,但是都表示欢迎。 “方便去新加坡,不然新加坡很多人都有net…

接公平竞赛奖得主刘威延律师函 苏睿勇被要求撤“不实”文章

马拉松健将苏睿勇,接到新加坡国家奥林匹克委员会(SNOC)的律师信函,要求他撤回有关2015年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赛的一篇文章,并且在4月9日下午5时前作出道歉。惟,苏睿勇透过律师回应拒绝了有关要求。 这篇名为“2015 SEA Games Marathon – In My Words (2015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赛-就我而言)”的文章,是苏睿勇于2015年6月22日(于2018年更新)在其个人部落恪“RunSohFast”发布。这位两届东南亚运动会马拉松金牌得主,在文章中细说他在4年前赢得首个金牌的经过,其中包括在抵达第一个5公里标记后,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错误U弯。 他在文中是这样写道: “接下来我预计需要回转,我寻找标志、箭头,或是一些告诉我们要回转的标志。我们看到只有一群赛道裁判员集聚在一起,但是没有发现我们已经快速接近了。我们直接越过他们,并且在他们喊着阻止,“走错了!回来!”时,我们才停下。我们转回来,平衡力发生了变化。原本跑在前方带领大家走上错误路线的领队,现在处于后方,然后追回来前方。到目前为止一直处于最后的队友Ashley(刘威延),现在反而跑在我们前端,只因为我们转错了弯。没有人放慢速度等待,比赛依旧进行着。” 他随后表示对有关事态转变感到非常生气,但是设法冷静自己,专注于目前的重要任务。他在文章中描述了他尽力冲刺,并且慢慢的回到队伍前端,超越了其他参赛者,并最终成功从曾于东南亚运动会5千米和1万米马拉松赛项目取得10个金牌的泰国队的本滕•士力頌(Boonthung Srisung)手中,夺下金牌的经过。 去年10月指“后悔没早点说出来” 有关的文章是苏睿勇于2015年写下的。事实上,在去年10月,苏睿勇就公开在脸书指出,其队友刘威延被指在领跑选手转错弯,仍体现体育精神,放弃领先优势的事迹不实。 他曾表示“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早点说出来”,三年前没有道出自己所了解的事实真相,是因为他当时以为,刘威延可能觉得自己成绩不佳(第八),需要借这说辞安慰自己。 苏睿勇表示,他没想到这虚构事迹,在三年里不断被重复报导,刘威延也因为这件事,荣获两项本就不实的体育精神奖项。 “故事很好,但不是真实的”,苏睿勇说,这让他觉得有必要停止这一切的幻想。 他指出,直到今天都没有任何佐证来证明此事。…

马六甲海峡受重金属污染 食品局指进口贝类海鲜没超标

马来西亚专家指马六甲海峡受重金属污染,促请人们不要食用贝类海鲜,以免受到影响染病。我国食品局则表示,马国贝类海鲜供应只占了市场约四成,因此人们无需惊慌,仍可享用适量的贝类海鲜。 马来西亚登嘉楼大学(UMT)海洋科学及环境系海洋生物科的高级讲师王明全(译音)副教授指出,一支由25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组成的团队,在3月13日至22日的研究活动期间,发现马六甲海峡出现了高浓度的重金属污染。 这些金属包括了有砷、镉、铅和汞(水银)。 他说,调查结果显示,柔佛州、巴生港和槟城附近海域的重金属污染风险较高。 他说,这种情况间接导致食物来源被污染,因为贝类的性质是呆在一个地方,不会因为觅食而移动的。“显然的,如果海水受到重金属污染,它将直接影响到食物链上。” 促当局对付污染海域人士 该研究团队分两条航线(马六甲海峡和南海),收集了超过45个区域的样本。 他指出,与南海相比,马六甲海峡的污染程度更高,因为它浅而窄,且港口和河口的长期工业活动也是因素之一。 “而河口水域的河流较弱,使重金属容易下沉并积聚在河床上。” 专家也促请当局采取行动,对付污染海域人士,避免金金河事件重演。 马国贝类占四成 针对有关的发现,食品局于周二(4月9日)回应《亚洲新闻台》询问时表示,从马来西亚进口的贝类样品和测试,符合我国对食品安全中重金属的标准。 该机构表示,2018年,我国从马来西亚进口了大约40巴仙的贝类食材,包括活的、冷藏的、冷冻的贝类和软体海鲜。 其余的贝类海鲜,我国则是取自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和越南。 该局表示贝类海鲜较容易累积环境污染物,导致其重金属含量比一般海鲜来得高,因此促请人们在食用方面需要注意,适量就好。

淡马亚:由政府判断假消息不合理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医生接受本社专访,针对政府力推的《防止网络假消息与网络操纵法》发表观点,认为由政府判断假消息并不合理,且可能产生寒蝉效应,人们会害怕如果举报一些弊端,会被标签为“假新闻”,反而让自己惹官司。 “政府一再保证,法庭仍会是最终的仲裁者。但就拿我们向法庭申请马西岭-油池集选区补选为例,首先就要拿出两万元的抵押金。普通老百姓有那么多闲钱陪你这么玩吗?” 他直言,虽然法律援助基金获得许多人捐助,但是要真正落实以法律援助上诉政府裁定,却很有挑战性,再者申请法援也有一定条件。 未听闻有人能获法援挑战政府 淡马亚笑说,从未听过有人可以申请法援来挑战政府,“如果政府真有诚意,那么因为脸书贴文被判刑而上诉的范国瀚和陈两裕,都应该获得法援!” 他认为,如果要营造一个多元的新加坡,不可能要求每个人都只奉行同一种思路。 他坦言,政府机构固然有“吹哨者保护法令”,但是基层对于告密人是否有获得保障仍有疑虑,例如在一些论坛,一些人表示仍害怕若在武装部队中揭露一些事情会被“关注”。 政府和官媒也曾涉散播假消息 在去年的蓄意散播假消息听证会上,民主党也提出即便是政府和主流媒体,也不是完全没犯下散播假新闻的失误。 淡马亚举例,在武吉巴督补选时,《联合晚报》引述了一段徐顺全从未说过的话来做标题。虽然报章事后已修改标题,遗憾的是这段话也被李显龙总理引述。 还有1987年的“马克思主义阴谋论”,直到今天都还有人质疑,包括两位行动党的部长。但是政府还坚信,当年那个导致多名社运分子和公民被拘留的论述。 德国政府需交法院裁决 “部长可以判断什么是假消息,根本不合理。他们说法国和德国也有反假新闻法,但是在德国,政府是必须起诉到法庭,由法庭去裁定是否涉及蓄意散播假消息。” 反之,在新加坡却倒行逆施,是由政府来裁决,若有上诉,才由法庭去检讨政府的决定。 淡马亚也不认为有必要再增加防假消息法,“新加坡有够多的法律了,有煽动法、内安法等等,如果使用得当,足以阻止不法分子破坏社会和国家的企图。” 他形容,网络上也有很多“都市传说”或无根据的小道消息,例如哪些偏方、果汁可以治癌,但肯定大部分市民都很清楚,血癌就要去做化疗、糖尿病就要医生制定的治疗方法等等。 “国会需要更多替代政党” “你不可能因为某人谣传果汁可以治糖尿病,就把他判刑。”就算是某人企图阻止他人接受合适治疗,也有相关的法令可以对付。 很遗憾的,鉴于国会中执政党行动党议员占多数,淡马亚预见防假消息法肯定会被通过。他呼吁工人党议员届时表态拒绝该法。 “这也是为何你需要更多替代政党的代议士进入国会,来阻止这些对新加坡社会有害的法律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