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8 April 2019

公民齐聚发声 关注《防假消息法》对公民社会影响

一群志同道合的公民,在今日下午3时许齐聚芳林公园,对政府即将推行的《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法案,表达他们的关注,活动获得不俗相应,圆满成功。 上述活动是由本社、公民组织:功能八号氏族会、社区行动网络(CAN)和“尊严”(MARUAH)联合召集主办。由关汝经主持此次聚会。 活跃社运分子、也是功能八号成员的陈慧娴,还是四个孙子阿嬷的到地新加坡人。她认为,公民必须对防假消息法表达立场,要让公民和政府之间建立信任感,就应把草案撤除。 她在以中文致词时,以“狼来了”和“三只小猪”的故事,揶揄政府辩称新加坡人发表的不可信,所以要推行该法,大喊“狼来了”。 至于三只小猪中,用砖墙建的小屋屹立不倒,如同政府必须信赖人民、有信任感,才可以建设稳健、平等的国家社会。 时评人梁实轩质疑政府究竟在惧怕什么?他指的是政府在组屋、退休年龄、医疗健保和失业率问题上,还有很多该回答的疑问。 例如人民要动用近半的公积金储备买公共组屋,但是到最后组屋屋契到期房价将归零;同时直到近年才告知组屋价格也纳入土地价格因素。 至于学者、《自我审查:新加坡耻辱》的作者高梅兹则直言,根据他走访东南亚其他国家的经验,推行防假消息法等审查法令的国家,只会造成虚伪的选举。 要推行防假消息法,政府通常会提出理由:在多元社会需维护社会和谐、担忧政府信任遭影响、还有外国势力的影响。他提出通常是为了对付三种情况:对付小道消息、预防多元社会内的不良情绪、还有保护当权者和朋党。 但高梅兹也警告,防假消息法带来的深远影响远超过自我审查,甚至会影响媒体、个人、公民社会的言论自由都会被拖累,特别是独立网络媒体。一些政府是假新闻制造者,可以拿法律来对付异议分子,但自己则不受法律审断。 政治工作者毕博渊则提醒,防假消息法其中的C61条文,还可以赋予当权者,豁免特定人士受该法制裁。 对比早期人民对行动党领袖的信任,再对比如今就可知差别,如今更多是花言巧语。而他提到,在印尼是人民自己组织打击网络假新闻,而马来西亚还打算废除掉防假新闻法。 至于律师Khush Chopra则提及,不能忽略假消息的影响,但当前政府要推行的防假消息法,给予政府过多权限,反而弊多于利。 联合国专员甚至致函我国总理,认为该草案把太多权利赋予政府,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政府似乎成了真相的仲裁者。 律师Chopra主讲时摄。 ...

曾被迫露宿老人 已获准与哥哥入住租赁屋

曾在熟食中心露宿逾两个月的老人林启坤(译音),据了解已获建屋局批准,和哥哥一同入住租赁组屋。 政治工作者毕博渊是在三月揭露,一名建国一代年长者,被迫在红山景熟食中心露宿逾两个月。 过去的林启坤,也曾住在租赁组屋,但是他被安排和一位不相识的年长者同居。这位屋友患有中风而行动不便,结果林启坤还要负责照顾他,无形中增加额外经济负担,也没有其他人可以介入帮忙。 63岁曾入狱 林启坤因为经济压力,走投无路下一时行差踏错去犯罪,结果在63岁那年,被判监禁10年。后因行为良好,在不久前他获准提早出狱,已70岁的他,出狱后却无处可去,只好露宿小贩中心。 毕博渊补充,林启坤还有位哥哥,但似乎因为一些建屋局的条规,他们俩无法住在一起。林启坤哥哥在八年前卖掉组屋,但是根据建屋局条规,似乎卖掉组屋10年内,都不能跟政府申请租屋。 “照老人的描述,各单位只是跟他阐述各种条规,如踢球般把他转给其他部门或议员,却没有解决方案。比起一位急需救助的建国一代老人,他们似乎更重视繁文缛节,显得缺乏人文关怀。” 建屋局:今年一月已接洽老人 针对毕博渊的质问,建屋局则在3月27日发文澄清,该局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旗下的社会服务中心,早在今年一月,就已接洽并了解林启坤的处境。 在3月1日和19日,也接获议员祖安清心,针对林启坤租屋申请的跟进询问。 建屋局建议,林启坤和哥哥可以用之前卖掉组屋的钱和部分公积金,购买二房式组屋。同时,也澄清并没有售组屋十年后才可以申请租房的限制。 林启坤周一上班 由于林启坤反映没有能力买房,所以建屋局安排他俩处理租屋的申请。 本社近期和林启坤本人求证,后者也证实毕博渊所言,即他曾面对的困境,包括此前他的求助未获回应,且他曾拒绝了社会服务中心较早前的建议,即和一位陌生人同住。 至于毕博渊在探访林启坤后指出,后者和哥哥同住的组屋已经翻新,社会服务处也家具和收入等方面,提供他们协助。近期和他们见面,也比之前开朗许多。 林启坤的哥哥是一名清洁工,启坤本人也将在本周一开始到巴刹帮手,对于能开始工作而感到雀跃。 他此前曾表示,希望政府的协助让他有瓦遮头,让他能专注在工作上。 毕博渊则感谢各界给予老人的协助,并指出希望各造都能从此事得到教训,不应等社交媒体推一把,反之各个单位都应主动积极下手帮助有需要的人,也证明只要有合适的领导力,这是可以做到的。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