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January 2019

无准证举办视讯会议聚会 法院裁定范国瀚有罪

新加坡法院今日裁定,社运份子范国瀚无准证举办集会,且拒绝签署口供,被判有罪。判刑日期被定在本月23日。 范国瀚也是社区行动网络(CAN)负责人、客工组织“情义之家”前执行董事。 他在2016年11月26日,在新民巷主办“公民抗命即社会运动”论坛,邀请香港“黄雨伞运动”中的学运领袖黄之锋,透过Skype与现场观众连线对谈交流。当时,范国瀚和主办人之一的Rachel Zeng认为对社会运动的健康讨论,并不会构成威胁,活动最后也平和地结束。 然而,范国瀚为此被控违反《公共秩序法》,该法要求有外国演讲者的活动,必须事先申请和得到警方许可。 警方告知范国瀚,即便是视讯集会也必须先申请准证。 在接受警方调查时,查案人员传召范国瀚问话,并在录完口供后,要求范国瀚确认签字。 范国瀚要求索取口供书的备份后,才肯签名。警方以口供书属于机密文件为由,拒绝他的要求,并表示,如果范国瀚不签名,可能会触犯法律。 根据我国法律,在公务人员的要求下、拒绝签名的违例者,可能面对长达3个月监禁或高达2500元罚款,或两者兼施。至于未经警方许可举办公开集会,则可被判处5千元罚款。 对于新加坡政府因为举办闭门视讯交流就起诉范国瀚的举动,黄之锋曾在脸书直批我国政府审查之举,“比中国大陆更离谱”,难以想象视讯会议办论坛也要经过警察审批。 “在私人空间进行闭门视讯交流,用逻辑来想也知属私人事务,质疑警方是否有提控之必要。 集会自由乃基本人权。但是在新加坡,公民为同一共识聚集却往往遭到政府的猜疑。集会只能在唯一地点进行,即便一人也能构成“非法集会”罪行。” 人权观察、本地公民组织也谴责政府对范国瀚的无理提控。 以下就是范国瀚举办的视讯集会,邀请远在香港的黄之锋主讲:

两承包商因破坏总水管 共被罚7万7000元

两家建筑承包商被指破坏公用事业局食用水总水管,损失的食用水足可填满三个奥林匹克规格泳池,一共被罚款7万7000元。 公用事业局发文告指出,两家建筑公司:HSC水管工程公司和SNK工程与贸易公司,因为对公用事业局的食用水总水管造成破坏,而在去年8月各被罚款4万7000元和3万元。 公用事业局指损失的食水高达6400立方米,足可填满三个奥林匹克规格的泳池。 HSC公司被指在2016年12月17日,在兀兰大道8和兀兰大道9交叉口的工地,进行地下顶管施工时,破坏了1200毫米的总水管。该公司被指在施工前,理应先检测该地下水管的具体方位、深度和长度,还要向公用事业局请求批准施工。 然而, HSC并未先确认总水管的方位,致使探入地下的顶管机击中总水管。公用事业局被迫关闭该总水管,致使附近一带商业区水工中断而遭投诉。对此该局以《公用事业法》第47A(1)(b)项起诉HSC。 文告指HSC也有“前科”,在2013年6月曾损毁一个150毫米直径的水管,而被罚款3千元。 至于SNK公司则被指在2017年10月2日,于丝丝街的工地破坏了直径300毫米的总水管。作为分包商的SNK受聘拆除在该处拆除现有排水沟,并建造新的水沟和人行道,但却凿穿了上述水管,造成360立法米的水源损失。 公用事业局指有关公司在接近水管处施工,却未遵守该局的防护条例以减低意外风险。对此,以《公用事业法》第47A(1)(b)项,对SNK施以罚款。 公用事业局水源供应(网络)总监瑞端指出,总水管是非常重要的设施,让经过滤处理的水能输送到住宅和商业区,对此严厉关注任何破坏总水管的行为。总水管损坏会对民众造成极大不便,对此呼吁所有承包商在有铺设总水管的地区施工时,理应谨慎和小心。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