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October 2019

对耶鲁-国大校方指控 亚菲言脸书打破沉默

上月中旬,耶鲁—国大学院宣布临时取消一门名为《新加坡的异议与抵抗》的课程。而根据最近美国耶鲁大学总校的调查,则指出耶鲁-国大校方的取消课程决定,没有受到政府干预,且考虑到学术要求和法律问题。 根据调查报告,耶鲁-国大学院课程委员会,在五月底对负责课程的新加坡知名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提出带外籍学生到芳林公园“模拟”示威可能触法,要求他修改教程。但根据他们说法,他们未能联系上亚菲言,后者则表示未获清楚指示。 耶鲁—国大学院校长陈大荣教授解释,课程“未批判性地接触多元观点,这对于探讨围绕在异议周边的政治、社会和伦理议题,去做作妥当的学术检视是需要的”。 虽然课程被喊停,不过Singapore Matters 脸书专页,制作成视频抨击有关课程,指该课程有意鼓励学生进行示威运动,尤其宣传暴力示威。此前亚菲言已解释,当初该课程设计,旨在引导学生从不同角度思考新加坡的抗议行动,例如抗议的意义、以及为何媒体需要将抗议组织或人士设定为“麻烦者”、他们又是为谁制造了麻烦,并非如视频中说的教导学生如何组织公共示威,并指控将课程与香港的政治动荡画上等号是不符合他当初的意愿。 然而针对校方和外界近期的论述,亚菲言打破沉默,在个人脸书有感而发,直言自己绝不喜欢当“代罪羔羊”。 “要把艺术家看作“麻烦制造者”很容易,也是很便利的论述。当然一所学术机构理应被信赖,更何况是一座博雅(liberal arts)学府。” 原相信校方能透明、专业处理 他说他已经尽量保持克制,也婉拒了媒体采访,因为他相信耶鲁-国大学院能透明、专业地处理此事。当校方和职员召开会议和对话也没邀请他,自己也没提出异议,还天真地以为这算是展示“绅士风度”。 然而令他感到惊讶的是,校方发表的说法却和他自己与校方的互动及经历有出入,“我的沉默被利用了。他们作出的指控包括:我拒绝了校方所有的修改课程建议,且坚持让学生进行“模拟”示威,以及我似乎不清楚带国际学生到芳林公园展示标语的法律风险。” 这反而把亚菲言描绘成叛逆、鲁莽和无能的形象,一些存有恶意的网站也乐于去放大这点。 但亚菲言强调,自己仍存有许多电邮和Whatsapp对话细节,足以证明这些指控是虚假和诽谤的。 亚菲言坦言,自己其实一直在挣扎公开自己的事,因为不清楚会造成什么后果,例如证明一些原本被视为追求真理、知识、德高望重的一些大专教职员,其实在撒谎?哪一些基层职员要为此背黑锅?而管理层将来要怎么面对学生? 正草拟新闻声明详述细节 他指自己其实根本不在乎究竟取消课程是因为内部或外部压力,他认为校方在评估风险后做出决定,然而他更关心,校方做出的决定必须负上全部责任,而不是把责难都转移到他身上。 他透露目前正在草拟新闻声明,并详述事件的细节和提供相关文件佐证,尽管很累人,但如果自己继续在报章看到针对自己的不实指控,他将别无选择公诸于世。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