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August 2019

陈硕茂以余光中《九广铁路》诗词寄语香港

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陈硕茂,在脸书以诗人余光中的诗词《九广铁路》,寄予香港。 他分享道,过去数周对于许多选区居民,很常询问他对于香港目前局势的看法,令他感到惊讶。 尽管香港是“国外问题”,但新加坡人对香港人的福祉和未来所展现的关心,在他意料之外。“和许多人一样,香港在我心目中,占有特殊的位置。祝福香港的朋友们。” 余光中(1928-2017)《九广铁路》诗词原文: 你问我香港的滋味是什么滋味 握着你一方小邮简,我凄然笑了 香港是一种铿然的节奏,吾友 用一千只铁轮在铁轨上弹奏 向边境,自边境,日起到日落 北上南下反反复复奏不尽的边愁 剪不断碾不绝一根无奈的脐带 伸向北方的茫茫苍苍 又亲切又生涩的那个母体 似相连又似久绝了那土地 一只古摇篮遥远地摇 摇你的,吾友啊,我的回忆 而正如一切的神经末梢 这条铁轨是特别敏感的 就像此刻,小站的月台上 握着你的信,倚着灯柱 ...

居民抱怨起居深受干扰 班丹蓄水池旁闹“虫患”

班丹蓄水池近日被成千上万的蠓虫(midges,学名为Chironomide)“侵略”,在蓄水池附近可见成群的虫子飞舞,蓄水池旁边的马路和附近组屋区的居民也深受影响。 有读者指出,数量惊人的小虫子虽然体积不大,容易躲藏在蓄水池边的石头和草丛间,但是它们成群飞窜时,路过的人们躲都躲不开。 47岁的技师肖恩指出,跑步时会尽量远离池边,以避开蠓虫。 “虽然它们不蜇人,但是会随风吹进人的眼睛里,数次跑步都遭殃,眼睛疼到不行,我担心会把虫子吸入肺部。” 他指出,蠓虫的数量自上个月开始暴增,近几个星期情况更严重了。 而马路旁等车的公众也受到蠓虫干扰,因为蠓虫会随着风向,由蓄水池区朝租屋区“吹去”。 他指出,经常看到等巴士的人们在躲闪蠓虫。“有些正在过马路的人也突然停下来,挥手赶虫子,挺危险的。” 住户夜里紧闭门窗 住在蓄水池对面组屋的32岁司机,杨先生指出,该区的居民为了避免蠓虫入屋,在夜里都习惯紧闭门窗。 他表示曾经忘记关窗,导致吃饭时有虫子掉到饭中,菜肴也粘了飞虫。 而住在第30座组屋的七旬老先生,李云基指出,组屋五六楼以下的住户都遭受“蠓虫患”,连杀虫剂都不能见效。“白天虫子在走廊飞来飞去,晚上则被家中的灯火引入屋,第二天就遍地虫尸。” 环境局竖“网墙”喷雾 环境局在面对居民投诉后,于蓄水池旁边竖起“网墙”,阻止飞虫飞翔马路对面的组屋。 环境局也在蓄水池池边张贴告示,通知民众将自7月29日至8月4日期间,当局将每天展开两次的喷雾杀虫工作。 另外,公用事业局也发文表示,密切关注班丹蓄水池附近组屋区出现蠓虫肆虐情况,并采取措施,例如移除在池边石头会水面的虫卵,以及使用生物杀虫方法如苏云金芽孢杆菌(Bti)杀死蠓虫幼虫。 该局也会在早上晚上在蓄水池附近、排水沟和堤坝喷雾杀虫;以及从晚上七点至早上七点,在蓄水池泵站以强光吸引住蠓虫成虫,避免他们飞往组屋区。 从本月1日起,该局将从傍晚六点至早上九点,关闭班丹蓄水池设施中心的厕所以及第二楼,直至另行通知。该局也会到组屋区底楼喷雾。 公用事业局表示,蠓虫多栖息繁殖于水池、水道附近,但难以完全消灭根除。尽管蠓虫不会咬人或传染疾病,但大批虫只出动也不免影响居民生活。该局也建议民众可加装蚊网避免蠓虫等虫只入屋。 如有任何疑问,也可询问公用事业局24小时热线:1800 CALL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