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 August 2018

“怪”标题标签精神压力女佣 客工层层剥削   媒体视而不见

上月26日,《联合晚报》刊登一则25岁女佣闹跳楼的新闻。报导中描述事件发生在蔡厝港地区的组屋,指出这名女佣爬出八楼单位的窗外,站在墙檐,惊动拯救队人员到场,拯救企图自杀的女佣。 据该报导,记者采访女佣的雇主陈楚萍,后者称女佣名为卡斯罗,来自印尼,在六周前刚来工作,开工不到两天就出现怪异举动,常望着窗外发呆,且只喝水不进食。雇主告知记者,以为女佣还在适应新环境,也耐心教导她如何做家务。 女佣不谙英语,为此雇主以谷歌翻译和女佣沟通。“某次,她看见女佣连洗个碗都有气没力,好意提点女佣,岂料女佣竟趴在沙发上哭了一个多小时。雇主打电话向代理求助,沟通后女佣还是不开心,独自躲在房间角落里缀泣。” https://www.facebook.com/lianhewanbao/posts/1812571548812230 事发当天只有20多岁的雇主儿子和女佣在家,女佣爬出窗外,儿子也尝试劝他入屋并马上报警。警员和民防队员到场,灾难拯救人员则攀绳而下从窗外把女佣就回屋内。惟女佣在企图自杀罪名下被捕。 该篇报导并未引述专业拯救人员或心理医生意见,但却打着:《怪女佣开工两天不进食  第六周竟闹跳楼》的标题,引起维权份子范国瀚不满,谴责该标题太刻薄,女佣面对的是精神压力,但是编辑却设误导性的标题,把她描述成神经古怪、没有理性之人。 “加深对精神患者刻板印象” “精神健康是重要的社会问题,这种故事只是进一步加深对精神衰弱患者的偏见和刻板印象。” 《联合早报》也被批评,以耸动标题来骗取读者阅读量,却对社会不同群体缺乏敏感度。 针对有网民评论,常常有女佣闹跳楼,谎称被“鬼上身”,欺瞒雇主以便能早点离开新加坡,范国瀚表示不认同,他认为这种说法并没有考虑到这些家庭女佣面对的情绪和心态,“是不是有无法跨越的苦难?他是不是精神上有很多压力,或者有不敢说出来的恐惧?” 他补充,遽下断语之前,媒体必须推究事理,而不是急于责怪工人。 长工时、不给假日,当女佣奴隶 询及新加坡人是否仍对客工存有不实际的偏见,范国瀚表示,很遗憾地,仍有国人把她们当成现代的奴隶,而政府的政策以及法律似乎也鼓励、怂恿雇主的坏行为。 “女佣剥削和被虐待都是很普遍的。虐待不只涵盖殴打工人或不给她粮食,虐待和剥削也包括过长的工作时间,不给休假日,严格的限制使用手机,或者没收工人的手机和个人财产等等 。“ 也是“情义之家”(HOME)客工人道组织前执行长,范国瀚认为要改善现况,必须要有一个全面的改革规划,包括制定进步的劳工法律,更积极地教育民众,倡导大家重视外籍劳工的权益。 事实上,除了工作压力,民众无法从上述《晚报》报导中看到的,还有普遍女佣和客工们,他们远在家乡的沉重家庭负担、在来狮城前,就必须先支付一笔高昂、不合理的中介费,或被不平等的工作合约绑死,美其名保证他们不会逃跑,实际上就是变相的剥削。 范国瀚认为,客工应有权利自由转换雇主。“因为他们没有这个自由,被剥削的工人必然会忍气吞声,坐以待毙。如果得罪老板的话, 准证会被割除,工人就立刻被遣送回国。”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