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4 February 2021

职责与多个机构重叠令民众困惑 毕丹星冀审视市长职务有无必要

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就市长职责提出质问,直言至今许多新加坡人对市长一职的职务感到非常模糊,且市长的职务似乎能够被其他职位取代。 也有民众非议“有薪”市长,因为他们实际工作似乎与市长一职并不相称。 事缘于去年11月,《亚洲新闻台》记录了刘燕玲当市长与在社区发展理事会(CDC)工作的日常。其职务除了到处参观社区与小学之外,似乎无其他重大工作,因此遭到网友抨击,指上述工作仅需指派议员也同样能完成,引发人民对市长和社区发展理事会职务的质疑。 对此,毕丹星表示,“有些新加坡人认为,社区发展理事会的功能能够由其他法定机构或委员会,包括人民协会下其他组织接手。” 就社区发展理事会与市长的职责之模糊,毕丹星表示出对全职市长提出质疑,因此有必要认真审查该职位的必要性。 目前,我国共有五个社区发展理事会,其中包括西南区、中区、西北区、东南区以及东北区,每一区将任命一位市长。 以西南区市长刘燕玲为例,刘燕玲不仅仅是西南区市长,亦是蔡厝港的议员、贸工部兼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部长。刘燕玲也是五位市长之首。 在视频播出后,遭来许多网友质疑,他们表示从视频中可见市长之责与议员有多么相似,因此开始对市长一职提出质疑。 根据2012年有关政府薪金白皮书,市长年薪为66万元,加上议员津贴约19万2500元,这还不包括花红。 毕丹星指出,政府去年在预算案中拨款2千万元给社区发展理事会,随后在韧性预算案再拨款7千500万元。 他强调,“这些注资相当于社区发展理事会2018年财年年度报告所呈现的所有储备。” 比起社区发展理事会,毕丹星表示公民咨询委员会(Citizens' Consultative Committees,简称CCC)等机构更能与民间接触。 他发现许多超市和商人都似乎都有在公民咨询委员会担任代表,且公民咨询委员会更具针对性,因为在每个选区都有设立类似的委员会。 “因此在我看来,政府更像是因公众社区发展理事会的形象,设法将社区发展理事会进行改革,尽量让他们有所关联。”

将统一现有的求助服务  社会家庭部推出反暴力热线

将统一现有的求助服务 社会家庭部推出反暴力热线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发起国家反暴力热线服务,在全国推行,致力于减少国内的家庭暴力事件,单单是在上个月就接到约450个电话。 这热线号码为1800 777 0000,专门提供给民众和受害者举报以及寻求帮助。 当局表示,在2021年前,国内已有五条针对虐待儿童案件,以及五条用于举报家庭暴力的援助热线服务,而这些热线服务目前仍在运作。 而这新的全国求助热线于1月18日开始,和社区服务机构蒙福关爱(Montfort Care)一起运作。热线主要以英语交流,并且在需要时,也会提供华语、马来语和淡米尔语的专业服务。 自开始运作后,该热线单单是在上个月就接到了450通来电。 资深社会工作者及求助热线团队主管陈思颖(Tan Si Ying音译)于周二受访时,讲述她曾接到民众来电,揭发附近有孩子的邻居家中,传出哭声和尖叫声。也是接听员之一的她表示,“民众有时也不清楚,什么事情需要举报,什么是令人关注的” 。 “但我认为这是好事,民众决定拨打热线后,我们可以和她作进一步的讨论,有关她所听到的东西,或是她可以提供相关的单位,让我们可以和社区合作伙伴进行调查。”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孙雪玲指出,新的热线服务,为寻求帮助的人们提供了一个统一的平台。 “在推出国家反暴力热线服务之前,国内拥有不同的热线,由不同的社区合作伙伴运作。我们认为有必要将不同的热线,汇总到一条综合的热线中,以方便寻求帮助的人们知晓,他们能够在一个地方获得帮助。” “这是一组容易让他们记住的数字,且非常重要的,这是一项全天候七天提供的服务,经由受过培训的社区工作者运作。这些人知道如何区分来电、为暴力家庭的受害者转介相关的单位,让受害者们能够寻得进一步的帮助。” DHL为指定营运商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指定了DHL 快递公司,作为该热线的营运商。发言人指出,DHL客服职员在接到电话后,会处理一般的查询,并会将暴力事件来电转交给蒙福关爱社会服务专员。 发言人补充道,总共有约17人负责求救热线服务,其中10人来自蒙福关爱,剩余的则来自DHL。 ...

王瑞杰:若经济和财政状况持续恶化 将考虑再次动用储备金

王瑞杰:若经济和财政状况持续恶化 将考虑再次动用储备金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表示,若国内经济和财政状况持续恶化,可能需要再次动用储备金,以便拨款投资,确保我国能渡过危机。 王瑞杰今日(24日)在脸书上表示,连续第二年动用储备金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平衡的财政预算案是我国财政韧性的基石。 他表示,在发布财政预算案时已解释,若经济按预期复苏,政府将无需再动用储备金。 不过,如今全球前景充满着许多不确定性,因此复苏之路将会充满艰险和崎岖,需要花费更长时间做好准备。 “如果经济和财政状况比预期更糟,我国仍需进行长期投资…届时可能需要再次向总统申请动用储备金,使新加坡能够携手度过这场前所未有的重大危机,从中变得更强大。“ 王瑞杰也表示,若到时使用了储备金,我们也必须思考如何重建储备金,并保持先辈的审慎态度,确保下一代也能应对可能的危机。 对此,他也将在财政预算案进行结辩时,发表更多看法。 https://www.facebook.com/hengsweekeat/posts/3799190173452813

Page 1 of 4 1 2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