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9 January 2021

少年计划攻击清真寺遭逮捕   张素兰提醒内安法下可无限拘留

少年计划攻击清真寺遭逮捕 张素兰提醒内安法下可无限拘留

作者:人权律师张素兰 日前,《今日报》报道一名16岁少年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捕,并指出嫌犯的年龄并非在考虑范围内。 这竟然是从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的口中说出,他怎么可以在使用内安法令下,无视少年的年龄。难道他忘了我国自愿加入儿童权力公约(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并接受了18岁以下的人均属儿童或少年的规定吗? 根据儿童与青少年法令,18岁以下的人必须在特别法庭受审,身份也必须保密。 然而,在内安法令之下,部长却削弱了特别法庭和司法系统的权利。部长还哀叹说道,“我认为我们都同意他拥有破坏的能力,所以一直到他改造辅导(rehabilitated)前,如果一直把他留在外,然后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我相信到时候会发生憾事。” 他的意思是,如果指控属实,不通过内安法令的苛刻法律,少年就无法改造辅导?他能有多确定通过内安法令就能让少年教化?少年是否会对内安法令的严重指控而感到委屈,借此让他反抗国家? 部长应该知道,内安法令的“威力”有多强大,可以在未经任何审判下,无限趋拘留任何人,而显然这并不适合对待少年,乃至于任何人。在被拘留的第一个月,被拘留者往往需承受非人对待,并被单独监禁。 部长能否保证这种待遇不会在少年身上留下不良影响?如果不是单独被监禁,部长又是否能够保证在和一位成年人共用一个牢房期间能够善待他? 尚穆根接着说,“刑事程序并不适合这类案件,因为可以说的是,少年迄今为止尚未实施任何犯罪行为。 他显然忘了,根据我国法律,企图犯罪也是一种罪行。 如果警方有足够证据表明,少年确实采取实质行动计划攻击清真寺,他可以在特别法庭内被定罪,再交由专业的儿童心理学家让他教化,与无限期拘留不同,这是内安法令下无法做的事情。 《亚洲新闻台》报道,尚穆根表示,少年将在内安法令下举行听证会,并为他聘雇一名律师,让他能够发表他的立场,且父母将会全程参与。 这对他还是父母而言才是最糟糕的事情,内安法令的听证会与在法院受审远远不同。被拘留者将会随同三名咨询委员会出庭,且该三名委员会通常由三名官员组成,包括一名高等法院法官。 听证会在法官的私人房间内全程录影,因此律师在面临模糊的指控下,对被拘留者毫无帮助,也不会为被拘留者反驳的证据。事实上,任何内部安全局的官员也不会出席。 ...

在生铁上雕刻致敬已故同仁   78岁本地艺术家展出还剩两天!

在生铁上雕刻致敬已故同仁 78岁本地艺术家展出还剩两天!

寸心寸铁寸心寸草,寸心寸木寸心寸土; 无事无心无事无为,无事于心无心于事; 十九八九二〇二〇”——— 唐大雾 我国当代艺术家唐大雾以生铁为创作素材,在逗号空间场域展出最新个展生铁装置,并使用小刀雕刻出三个人物肖像,向已故的视觉艺术家庄心珍、李文和雅辛(Juliana Yasin)致敬。 今年78岁的唐大雾自1974年在圣马丁学院学习以来,便钟爱沉重的生铁,迄今为止,他仍然醉心于创作各种生铁作品,即使它沉重且硬邦邦,且带有一定的危险性,其艺术风格生硬却相当有力。 唐大雾也表示,作品以不同的生铁片连接而成呈现示威了几年三名本地著名已故视觉艺术家,同时该作品也反映了自己对2999年后的世界的想象,与未加工的工业建筑逗号空间相辅相成。 尽管具有一定的风险,唐大雾也向本地导演陈彬彬透露,表示他事先让供应商把生铁切成他可携带的尺寸,才会开始创作。唐大雾说道,虽然自己已经78岁,但这对他仍可应付,加上还有许多人一起和他完成作品,才会在此展现,欢迎民众可前往参观。 “我喜欢将工作调整成自己可以完成的程度的想法,当然还有许多人帮忙设置,因为生铁很重!” https://www.facebook.com/tanpinpin/posts/10157476666772455 展览16日至1月31日,在逗号空间(51 Jalan Pemimpin#04-02 S577206)举行,星期二至五须预约(电邮:[email protected],网址:comma-space.com),星期六、日下午1时至6时开放。

设计违反金管局条例  6小时售罄大老板红包袋下架

设计违反金管局条例 6小时售罄大老板红包袋下架

本地设计工作室“小时候工作屋”(WhenIWasFour)趁着农历新年的来临,于本月28日宣布新产品大老板红包袋(Big Boss Red Packet),在推出后六小时内就于线上售罄。 红包袋的设计看似用红色彩带绑着千元现钞,引起网民关注,但是产品在售罄后就不再推出了。 据《慈母舰》报导,该工作室原本打算补货,但是接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联系,要求他们撤销该产品,因为新加坡货币不允许被复制。所以,红包袋也从“小时候工作室”的官网、脸书和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中被删除。 当被询及红包袋被迫下架的感受时,“小时候”表示确实感到很难过,因为他们只想通过设计,和每个人分享这些简单的幸福。 “当客户看到大老板红包袋所发出的笑声和喜悦时,我们也觉得很高兴,就好像从他们身上看到正在大笑的自己一样。但是我们必须遵守法律。我们很感激金管局,先和我们联系,而不是直接联系警方。他们表示,若有人不遵守法律条规,他们才会这样做。” 对于目前无法出货的订单,“小时候”表示,对于已经订购但是他们还没发货的订单,他们将会取消有关订单并退款。“我们的补货也无法出售了。” 根据金管局,唯有满足数项条件才可以在没有当局的批准下,可复制新加坡货币图像,包括用于教育目的、或与任何新闻或事实文章或报告有关的广告或出版物;展示在涉及操作优管纸币或硬币的机器示意图上,已解释该机器可接受的货币种类,以及如何放入纸币或硬币。 任何在进口或制造包含我国纸币或硬币的照片、图表、设计商品或产品,都必须获得当局的批准。

Page 1 of 5 1 2 5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