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December 2018

高达14万家户(2015年数据)落在绝对贫穷范围 “富者越富”已发生在新加坡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引述连氏基金会与管理大学在2015年推出的《新加坡不平等、贫困、与为满足社会需求手册》,在2015年有10-14万家户落在绝对贫穷范围,意即他们无法负担基本生活需求。 再者,有20-35巴仙的家户处在相对贫穷范围。他们的收入少过国人中位数薪资所得(4400元)的一半,即仅为2200元。 他指出,新加坡的经济哲学,始终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理应是所有公民,而不只是有些公民,来分享国家繁荣的果实。” 他说,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原本设想的,国人的收入分配模式呈橄榄形状,但是如今却变成了梨状。 而联合国也把我国列为仅次于香港,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国家。 强调有尊严的生活工资 许通美说,在国家繁荣当下,也不应忽略贫穷的程度。“我的看法是,要让国内的劳工们,都获取生活工资。什么是生活工资?生活工资确保劳工和他的家人,在有尊严、物资充足的情况下生活。” 很多劳工都没有获得足以维生的生活工资(living wage)。 他说,政府退出渐进式薪资(PW)和就业入息补贴计划(WIS),但是他们的补贴或给付并不多,仍不足以让劳工摆脱贫穷。 全球187国落实最低薪资制 许通美也指出,全球92巴仙、即187个国际劳工组织成员国,都已推行最低薪资制,只有八巴仙,包括新加坡还没有。 “政府老是说,最低薪资制会造成非法就业、失业等问题。但是香港和台湾等,都没有这种问题。” 此外,许通美回答《海时》编辑蔡美芬,有关低薪劳工存在的提问。他指出,在大部分经合组织国家(OECD),劳动薪资与资本在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是50:50。即便是高度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劳动占比也达到60:40;瑞士则是62:38.。 低薪劳工和低薪外劳竞争 但是在新加坡,却是44:56,换句话说,我们过度奖励资本,对劳动者的报酬比例不足。 “再者,新加坡金字塔底层的低薪劳工,还要和一百万低薪外劳竞争。平均这些外劳的每月所得为600新元,或每小时两美元而已。为何他们的收入那么少?正是因为没有最低薪资制。” 对此,也受邀出席对话会的淡马锡控股主席林文兴则认为,每个国家国情不同,以各国劳动:资本分配在GDP比例来对比,很难反映实情。 林文兴:我国也受国际劳动市场影响 他说,应观察国家在所得分配的逐年变化,例如英美国家这些年来对劳动所得的分配都下降了,相比下新加坡的分配较持平。 ...

许通美:最低薪资制降低竞争力是假论述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不认同那些声称最低薪金制将降低竞争力、影响经济乃至吓跑外资的说法,直言这都是”假论述“,企图制造民间对最低薪资制的恐惧。 许通美直言,不论是渐进式薪资制还是就业入息补贴,仍不足以让低收入劳工走出贫穷,关键在于,必须让劳工赚取足以维持生活的生活工资(living wage )。 许通美指出,过去政府也不赞同公共领域五天上班制,指出会侵蚀工作操守、减少竞争力或吓跑外资。但是在2004年,李显龙总理在2004年接任后,宣布把原有5天半制改为五天制,当时全民欢腾,人们几乎都忘了过去反对五天制的论述。 他强调,最低薪资制也不会减少竞争能力,不会为我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香港落实最低薪资  14万人脱贫 他举例,在香港,制定了约为1400新元的最低薪资,至少让14万脱贫,这是不小的数目。 “在香港、台湾、南韩和日本都有(最低薪资),但是都没出现失业或非法就业的问题。所以,为何要制造最低薪资制会影响经济的假论述?尝试营造恐惧?我是不会被这种假论述吓倒的!” 《海峡时报》在昨日举办一项圆桌对话会,邀请淡马锡控股主席林文兴、许通美、新加坡中小企业协会会长王崇健以及清洁公司Nimbus创办人之一汤信豪,探讨在破坏式经济时代下,国内劳动阶级的薪资模式。 从脸书隔空论战  林文兴许通美再续最低薪资制辩论 这是许通美和林文兴两人,续上月初在脸书隔空论战后,面对面再针对更适合国人的薪资制度进行辩论。 也是前内阁部长、职总前秘书长的林文兴,则坚称最低薪资并无法改善低收入群体的困境。他认为那些落实该制度的国家仍有失业和赤贫问题的存在,且很难去落实生活工资(living wage)。 ”我们有就业入息补贴计划,为低收入员工补贴;渐进式薪资设定不同领域如清洁工和保安,确保他们有起始薪资,且依表现逐年增加。“ 主持圆桌对话会的《海时》编辑蔡美芬则抛出问题,政府和许多部长都曾指出,对于落实最低薪资没有“意识上的异议”,既然如此,为何我们国家不尝试落实呢? 对此,白沙榜鹅集选区议员再纳就指出,其实目前就有依据不同就业领域划分的“最低薪资”;但许通美不赞同,直言渐进式薪资模式仍不够好,除非政府是以渐进式薪资为先行政策,之后再逐步落实最低薪资,或许还算有诚意。 林文兴则指出,目前的关键在于,就业入息补贴(WIS)和渐进式薪制,对劳工是否足够?对此蔡美芬则追问,那么现有的制度,是否有效地帮助劳工摆脱绝对贫穷?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