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2 October 2018

经济增长下的菲律宾 孩童却在挨饿

新闻来源:半岛新闻台(Al Jazeera )作者Anne Bouleanu 菲律宾在去年的经济增长率达到7巴仙。马尼拉金融区的摩天大楼如雨后春笋林立,但是在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地方,距离数里之遥的却是马尼拉人口最稠密的贫民窟Tondo。 这里有小孩在垃圾堆中寻找还能烹煮的老鸡;许多生活在这里的家庭,以拾荒和回收变卖旧物来维持生活。 根据当地非政府组织Bahay Tuluyan副总监凯特琳谢丽(Catherine Scerri),孩童营养不良问题很严重,而且情况还在持续。 菲律宾超过33巴仙儿童患有营养不良和相关的并发症,如发育迟缓。这些孩子每天要面对三餐不继的现实。 政府热衷打击毒品 数据显示,发育迟缓和营养不良问题,使得菲律宾每年花费掉3千260亿比索(60亿美元)-占该国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巴仙。然而, 政府和总统杜特蒂似乎更热衷于毒品战争。 人权观察组织估计,因打击毒品已经导致至少1万2千人丧命。而往往穷人备受针对。只要有摩多车声响呼啸,孩子们便恐惧四散,深怕警察可能会逮捕或杀死他们认识的亲友。 救助儿童会发现,整体亚洲营养不良情况下降,但是菲律宾的比率不降反升。Bahay Tuluyan则尝试援助饱受贩毒战争和饥饿之苦的孩童援助,例如提供膳食、请他们在非政府组织设施中洗澡,以及为面对困境的年轻人提供社会支援。 17岁的Gani Damil是直接的受害者。他已经多年没见到母亲、他的父亲和哥哥于两年前在毒品罪名下被拘禁。 改善营养不良不是政府主要议程 Bahay ...

需负担奖励顾客归还托盘费用 裕廊西小贩联署要求废除

裕廊西小贩中心12名小贩,提交一份联署诉求信,呼吁环境局指示该小贩中心运营商,废除由小贩承担的奖励顾客送还托盘措施。 顾客每自行归还一个餐盘,可获得两角钱的奖励;但是这笔费用却要由小贩们承担。有感于每个月多出数百元增加负担,这12名小贩致函环境局,也把诉求信提呈给裕廊西小贩中心的运营商,口福集团子公司Hawker Management。 根据《今日报》报导,这些小贩是在今年8月作出上述申诉。小贩们称,打从裕廊西小贩中心在去年开张以来,只有该小贩中心奖励顾客,在用餐后归还托盘。 其中一名小贩透露,除了每月约两千元的租金和其他附加费用,承担奖励顾客归还托盘的开销,每月累积下来,有时可高达900元。 其余附加费用还包括1100元的清洁和收碗盘费、250元的服务费和300元的自动现钱机费用,致使小贩每月开销加上租金可高达4千元。 其中一名40岁不愿具名小贩表示,为此他们也曾于顾客争议,例如假设食物分量用一个托盘就可装完,顾客却拿了三个托盘,就必须给顾客6角钱的奖励。如果生意较好时,这种成本还会增加。 也有小贩反映,随着近几个月客流量减少,回归托盘的费用也侵蚀了小贩们的盈利。在生意难以为继的情况下,一些小贩选择转移经营地点。 至于环境局发言人称,有收到部分小贩的反映,但认为他们在和Hawker Management签署租赁合约时,理应注意到有关的收费条款。 另一方面,Hawker Management 则告诉《今日报》,管理层是与摊主们合作推动奖励顾客归还餐盘,惟他们将探讨小贩们的诉求。 “这项措施的初衷乃是鼓励顾客归还餐盘,以便为大家打造干净和舒适的饮食环境;同时提升小贩中心的产能,为社区提供可负担的食物选项。”  

社企处处收费小贩开销重 食评家致函部长抱不平

早前,环境与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国会指出,环境局将要求社会企业运营小贩中心,成本和收费需透明化,任何额外收费也需获得环境局批准,确保小贩中心的租金可负担得起。 对此,本地知名食评家司徒国辉再次于“食尊”网站,致部长许连碹公开信,呼吁国家环境局接管小贩中心,以维持小贩低营运成本,才能让消费者享用价格廉宜美食。 (转载自"食尊"网站) 致部长许连碹博士的公开信 请维护公共小贩中心 感谢您着手探讨社会企业小贩中心所施行的不公平措施,要求这些社企把附加费用透明化和非强制收费。不过请容许我分享我的意见,此事不仅关乎收费透明化,公共小贩中心总体运营开销过高更应关注。 您说社企小贩中心的租金和开销媲美其他私人食阁,但我认为,如果再拿百余家环境局小贩中心和咖啡店(其中有好些已由职总富食客营运)相对比,差异九十分明显。作为私营企业,私人食阁有权征收他们认为适合的收费。 原本我以为东部地区的小贩遇到的合约条款是最糟的,直到有位来自社企小贩中心的小贩,和我分享他们的困境,那才是糟糕透顶。 直到下个租户签约为止,租金照付 这小贩在一家本地知名连锁食阁管理的社企小贩中心,经营面谈。一年后,由于客流量走下坡生意难以维续,这名小贩决定放弃每月4千元营销(包括基本租金和比租金超过一倍的服务费)的面摊。 令我惊异的是,他们还得继续付还最低两千元的租金至合约期限终止,或者直到新租户接手。(管理层的条款参考下图) 这位小贩较后转移到位于住宅区的私人咖啡店经营,租金和运营费相同,但是却又较高客流量。但与此同时,他们还得缴付先前社企小贩中心的违约“惩罚”租金。 “他们只是为养活家人的创业小贩,以为能够在社会企业管理模式下的公共小贩中心得到帮助。结果根本不是这样。” 即使小贩想放弃续租,管理层仍指出,根据合约小贩需继续付还至少两千元的租金,直到合约期限结束或新租户接手为止。(图源:”食尊“网站) 为每个送还餐盘承担两角钱 社企小贩中心也规定,顾客每送还一个托盘可得两角钱奖励。讽刺的是,小贩却得承担这笔费用。我发现小贩承担奖励顾客送还托盘的费用可高达每月400-800元,比清洁和保养费还来得高。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