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7 March 2021

因园长疏忽而被困车内四小时  三岁男童被活活闷死

因园长疏忽而被困车内四小时 三岁男童被活活闷死

一时疏忽大意,幼儿园园长竟然将被托付的三岁男童遗留在车内长达四小时,被发现时男童已缺氧闷死,幼儿园园长被逮捕。 据马来西亚新闻网《星洲日报》报道,此事件于昨日中午12时30分,在吉打州双溪大年的瓜拉姆拉丽雅花园一所幼儿园前发生,涉事园长为49岁的旁遮普女子,而死者为三岁的莫哈末哈拉阿言。死者的父亲为军人,母亲则是测量局职员。 瓜拉姆拉警区主任阿兹利今日发文告指出,园长于昨早7时45分到死者家中载人,把死者安置在后方车座后,就到另一个住家载另一名五岁的男童。 他表示,抵达幼儿园后,一名教师将五岁男童带到幼儿园内,园长则把车子停在幼儿园外后,就进入校园了。当她在中午12时15分准备接死者下课回家时,却惊见男童并不在班上,教师也表示没看到男童。 “园长这时才恍然大悟,立刻跑到车内查看,结果看到死者已经躺在座位上,不省人事。” 文告指出,园长立刻联络救伤队伍,并现场进行心肺复苏术,但是小死者依然没有反应。当死者被送到医院后,证实已死亡。 警方预计死者是在早上8时至中午12时15分之间,因缺氧窒息。因此援引2001年儿童法令第31(1)(A)条文,即父母和监护人疏忽照顾孩子,导致孩子暴露在危险下,来调查此事。

缅甸国家僧侣协会谴责军政府滥杀无辜

缅甸国家僧侣协会谴责军政府滥杀无辜

缅甸最大的佛教僧侣协会,谴责部分武装份子自上月政变以来,对无辜平民进行杀害,呼吁军政府结束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 据路透社报道,此次的声明是国家僧侣协会(State Sahgha Maha Nayaka Committee, Mahana)自政变以来对军政府最直接的谴责,并抗议他们血腥镇压。 僧侣协会也在另一份声明草案中表示,其成员打算通过明显的抗议,停止举办活动。 缅甸媒体援引一名参加委员会会议的僧人说,缅甸国家僧侣大法师协会(The State Sangha Maha Nayaka),计划在周四咨询宗教事务部长后发布最终声明。 僧侣在缅甸有长期的激进主义历史。他们曾在2007年反对军事统治 “藏红花革命” 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该场革命运动遭受镇压,却有助于该国的民主改革。 截至目前,路透社碍于缅甸行动网络全面停摆,难以僧侣协会取得进一步联系。缅甸示威持续发烧,根据缅甸援助政治犯协会( Assistance Association for ...

粉丝崩溃了 日本重机车美女竟是大叔

粉丝崩溃了 日本重机车美女竟是大叔

现今社会不缺女神,只缺会修图的“女神”。日本近日也因“照骗事件”掀起全民热议,一名长相甜美的重型机车美女骑士,却原来是一名50岁的大叔,一时间令粉丝相当崩溃。 该名重型机车金发美女骑士,以“宗谷の苍冰”账号为粉丝熟知,因长相甜美,经常身穿摩托车服饰骑着重型机车拍照而在网络上爆红,近日因拍摄一张照片时疑似露出破绽,被网友质疑。 据了解,“宗谷の苍冰”本来身分非常神秘,平日只会上载自拍和重型机车的照片,没有透露过年龄、亦没有人看过她真面目,身份成疑。 直到近日,当她上传一张重机车照片时,有眼尖的网民从车头倒后镜发现一名中年男子,令她的身份更引人猜测。 日本当地综艺节目也因此开始进行调查,当节目组人员找到本人时,对方脱下头盔后,才发现照片中的“女神“,竟是一名50岁大叔,吓得主持人都说不出话来。 然而,大叔在发现身份被揭露后,也未多加掩饰,并公开了自己的修图软件和修图方式。 他坦言修图的原因,也就是想让自己的贴文能够受到更多人关注。 “我想分享骑车的照片,但没有人想看大叔吧。” 至于为何选择是美女,他则表示,修图非常成功,以前的照片顶多是多人按赞,现在则有逾千人点赞,因此非常享受当“美女”的感觉。 在节目播出后引起网民热烈讨论,同时也让大叔的社交媒体追踪人数再次攀升,网民也不禁感叹在网络世界真真假假,就连每天追踪、按爱心的美女,搞不好也都是中年大叔!

马国工程师首次入境工作 却被糟糕隔离设施吓傻

马国工程师首次入境工作 却被糟糕隔离设施吓傻

一名持S准证的马来西亚籍工程师兼工料测量师,原以为只需要接受14天的居家通知(SHN),却在第15天被送到另一地点,接受额外七天隔离和接受检测。 尽管可以理解防疫需要,不过这位S准证持有者Felix Kwan却被隔离地点的环境和安排吓傻了:他必须和另外四人共享一间肮脏且狭小的旧单位,其中房内墙壁和地板就有发霉的迹象,四处是灰尘,且厕所似乎已老旧斑驳,整间单位仅有一个饮用水水源。 Felix Kwan昨日(16日)在脸书向网友诉苦,分享他在隔离期间面对的问题。他指因工作需要,而持建筑领域的S准证入境。他多次询问人力部和负责隔离通知的人员,以确认自己需要被隔离的天数,因为据人力部官网的声明指出,建筑业的工作准证和S准证持有者必须增加七天的隔离天数。 “很多人力部官员都告诉我,我不用履行额外的七天隔离天数,因为我是组屋租户,而不是在客工宿舍内。” 对隔离措施感混肴 Felix表示,在结束了14天的隔离后,他进行了两次的冠状病毒19检测和血清检测,都呈现阴性反应,于是拨电到酒店前台要求退房。“但是他们告诉我,我将被转移到另一个隔离设施内,以履行七天的隔离期。” Felix也指出,对于人力部官网的信息也有不清楚的部分,因为声明指出,只有建筑业的工作准证和S准证持有者需要履行额外的七天隔离天数。“假设两名来自同一个国家的工程师,但各别持有S准证和E准证,是否表示E准证持有者就无需履行额外的七天隔离天数?” 尽管满腹疑惑,但Felix Kwan还是来到了另一位于裕廊路上段第529座的隔离设施时。但是在这类i,他须和另外四人共享一间肮脏且狭小的旧单位,其中房内墙壁和地板就有发霉的迹象,四处是灰尘,且厕所非常肮脏,而整件单位内,只有一个饮用水的水源。 隔离单位环境欠佳 贴文中,他在履行七天额外隔离天数的第二天,曾向隔离设施的负责人提过有关事件,而当局就给他安排了新房间,“那应该是整栋建筑物中最干净的单位”。遗憾的是,新单位的状况仍然相同。 对于自己所面对的待遇,他认为非常不满。他也对我国仍然存在这种超级破败的地方,以及当局在应对类似情况的方式,感到沮丧和难过。 “杨莉明部长,你能帮得上忙吗?我不介意履行额外七天隔离通知,真的,但这整栋建筑物简直就无法住人。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把我们安置在如此肮脏的设施内。” 他也提到,该隔离设施内有九成是即将到客工宿舍居住的孟加拉籍客工,“难道你们真的以为这些客工不会提起,这个问题就能够这样被接受了吗?”。 只能够更换房间 他也质疑,那是唯一一栋让人们履行额外七天隔离天数的设施,并补充其雇主也向人力部做出投诉,但是官员表示他只能够要求更换房间,就算有其他的隔离设施也无法转移。 Felix也提到,隔离设施的营运中心曾向他表示,他们是根据人力部的指示行事,其中一名较为粗鲁的官员更表示他们无法做什么,只能够帮他换房间然后居住一周。“因为数百名孟加拉籍客工都没有抱怨,而我不能指望太多,因为这里不是酒店。” “我真的认为我的要求不高,只是想要一个有着清洁厕所的干净隔离设施,这显然已经超出了官员们的认知。” ...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