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9 September 2019

“新加坡被颜色革命的人盯上?” 为何吴俊刚对非暴力逆权如此恐惧?

上周,耶鲁—国大学院临时取消一门名为《新加坡的异议与抵抗》的课程,院方给的给的理由是,课程“未批判性地接触多元观点”,课程建议的活动和选取讲员,也有损该校不把政党政治利益带入校园的承诺。 昨日,前资深报人暨前国会议员吴俊刚,也对于耶鲁-国大学院的这项决定,在《联合早报》专栏发表评述。 在这篇题为《新加坡不需要颜色革命》,吴俊刚显示介绍课程的背景,由本地剧作家亚菲言和课程经理Tan Yock Theng负责。 根据课纲内容,课程活动之一,包括观看独立制片人苏德祥制作“光谱行动”纪录片《1987解开阴谋》(1987: Untracing the Conspiracy)、有关香港抗争活动代表人物黄之锋的纪录片。课程也安排了学生与苏德祥对话。 同时,也邀请资深老报人巴吉尔(PN Balji)、历史工作者覃炳鑫、社运分子范国瀚、艺术家施兰(Seelan Palay)以及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等人,与学生交流。 指课程政治意味浓厚、由异议分子包办 对此,吴俊刚指出,对稍有关注国内时事的人,这一连串名字并不陌生,都是“所谓的异议人士或反对现行体制者。” 课程被腰斩事件,也让吴俊刚联想到该学院去年的学生静坐抗议,正是颜色革命所采取的非暴力抗争手段之一。他质问,为何课程策划者要办政治意味浓厚的短期课程?且看起来“不像是个学术课程,倒十足像个非暴力抗争工作坊。” 吴俊刚也认为院方能及时拦下课程,“实属侥幸”,“这也说明,办“自由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是有风险的,特别是外来影响乘机而入的风险。” 他指出,自由教育有博雅教育、通识教育、文科教育、人文教育、通才教育等别名,强调跨学科学习,学生参与,以及师生互动等。不过他认为,且不论是否能培养对社会有用通才,但“由于它有着美国的影响,首先就很难避免在管理上出现不同价值观和社会规范发生冲突的问题。” 他担忧政治异议活动是否已侵入我国高等学府?他也质问黄之峰是否是学习榜样?也抨击黄之峰公然邀请美国等外国势力干预中国内政;艾末末和新加坡有何关系? ...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