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8 July 2019

适当时候将阐述政府意见 内政部审视“刻意无视”概念

内政部(MHA)将检讨有关“刻意无视”(wilful blindness)法律概念的不同意见。今年5月,上诉庭对一名因不知自己运毒,而被判死刑的尼日利亚男子进行翻案时,“刻意无视”让该男子得以无罪释放起到关键作用。 上诉庭于5月27日,在针对尼日利亚男子阿迪里(Adili Chibuike Ejike)的案件中指出,控方未能确定男子是否知道行李中藏着1.96公斤甲基安非他命(Methamphetamine,俗称冰毒),是他刻意为之。 阿迪里是于2011年11月,在樟宜机场被逮捕。当局在他被儿时玩伴委托的行李箱的内衬中,搜出两包病毒。他的儿时玩伴要求他将行李交给新加坡的其他人。 内政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在周一的国会中指出,上诉庭对“刻意无视”提出了其他意见,“我们正在仔细审视这些意见,并且会在适当时候阐述政府的意见,以及决定是否有需要进行法例修订” 。 透过推测来肯定嫌犯违法 他在回应荷兰- 武吉知马集选区议员迪舒沙(Christopher De Souza)询问有关《滥用毒品法令》中的条例,是否需要随着阿迪里获得无罪释放而必须进行检讨。 安宁阿敏表示,对于根据《滥用毒品法令》第7项触犯运毒罪的人士,他必须是拥有该毒品、了解其存在和性质,并且未经授权下将毒品带入新加坡。 “实际上,很难确定一个人的心态。内政部透过将想法建立在推测上,来解决这个问题。” “当采用了这些推测,被控运毒的人士可以被推定知道这些违禁品的存在,以及违禁品性质。然后被告必须提供足够的证据,来反驳有关的推测。” 对于内政部内置的“刻意无视”概念则是,被假设为了解这些违禁品的人,如果可以证明他怀疑某些事情的不对劲,但是基于担心受到法律制裁,所以没有正式怀疑,那么他有合理的手段去发现真相。 安宁阿敏表示,在阿迪里的案件中,对方是否可以针对他知道行李中毒品性质的推测进行反驳,成为了关键。 阿迪里案件不能依赖推测 上诉庭指出,控方承认阿迪里实际上并不知道毒品的存在,而是通过方询问和论点来定下罪名。 ...

国会: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仍未成立

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仍未成立。 贸工部长陈振声是在今日(8日)代表李显龙总理书面答复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的提问。这已是毕丹星第二度询问上述委会是否已成立。 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的成立,旨在于选举前划分选区,也是迈入大选前进行的例行工作。 在2006年和2011年,该委会用了四个月时间提交报告。在选区划分地图公布后,下一步就是解散国会,召开选举。 2011年选举,从公布选区划分地图再到提名日,有62天的差距。 在2015年7月24日公布新的选区地图,提名日则是在9月1日,从公布选区划分到提名,只有39天。 总理曾在2016年1月表示,将建议选区范围检讨委会缩小集选区规模,划出更多单选区。 直到总理李显龙宣布成立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该委会在选举前公布选区划分报告之前,潜在候选人都不会知道,下届选举的选举划分会是怎样的。 今年3月1日,工人党议员毕丹星曾质问,为何不在上述委会成立后政府自行作出宣布,但贸工部长陈振声则代总理回答,惯例是让委会专业地进行工作,不受不必要媒体关注或公共压力影响。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