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8 June 2019

研究显示调高公积金缴交率益处多 网民斥恐加剧年长雇员觅职困境

本地主流媒体《联合早报》报导,一项研究指若55岁至64岁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保持和年轻人一样,那10年间就能累积超过14万元,能提高年长者工作意愿,他们的公积金入息甚至足于缴交房贷。 但是网民们对此的反应似乎一面倒,表示难以接受,因为提高公积金缴交率不仅减少了现有的可动用资金,甚至会让年长雇员更难觅得工作,因为雇主的公积金缴交率也提高了。 这项由新加坡政策研究所演技研究员进行的模拟推算发现,若是将55岁至64岁员工的公积金保持和55岁之前一样,他们的退休储蓄可在10年内累积超过14万元,退休后的每月入息也会因此增加超过一倍。 这项由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余国安和副研究员黄锐洲展开的研究,假设一名员工在55岁后的公积金缴交率保持和年轻员工一样,那么在从55岁到64岁之间,其普通和特别户头储蓄能够在这10年间累积多少。 终身入息可增加150巴仙 有关的研究以人力部公开的数据,估算了55岁到59岁员工的大概月薪金额后进行推算,发现最低和最高的第10个百分位的员工,能够累积到3万1056元至14万5117元。研究人员推算发现员工在10年内,累积的储蓄能增加三倍,月薪处于第20个百分位的员工,储蓄从2万5610元增加到6万6524元;处于中位数的员工的储蓄从5万1557元增加到13万3923元。 如果将这些额外储蓄纳入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CPF LIFE)中,月薪处于第20个百分位的员工在65岁起,每月能领的入息将从166元增加到414元,增幅约150巴仙;月薪处于中位数的员工每月入息,也将从326元增至777元,增幅为140巴仙。 他们也发现若只是把缴交率提高一个百分比,处于第20个百分位的员工也能够在10年期间多存约5000元,每个月的公积金终身入息能多领33元。 一次性调高或需累进元素 本地年长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曾于1988年、1993年和1999年,在面对金融危机时进行下调,确保他们在经济萧条时段能够保住工作。缴交率虽然在之后有所恢复,但是55岁之后的缴交率仍然不如年轻员工。 目前55岁以下员工的公积金缴交率为月薪的37巴仙,雇主17巴仙及雇员20巴仙;55岁到60属于的缴交率为26巴仙,雇主和雇员各13巴仙;60岁到65岁为16.5巴仙,雇主9巴仙和雇员7.5巴仙;以及65岁及以上的缴交率为12.5巴仙,雇主7.5巴仙而雇员5巴仙。 研究人员指出,若一次性调高公积金缴交率,员工的每月可支配收入将会减少,雇主则需要多缴付公积金,但是可以让年薪较高的年长员工受益。而在低收入员工方面,余国安表示,可能要加入一些累进(progressive)的元素,才能在调高缴交率时更好地帮助他们。 研究员估算雇主的总工资成本在第一年可能增加8亿元,因此建议政府在缓冲雇主负担方面,可提供过渡式津贴或改为逐步调高公积金缴交率。 报告指出,调高公积金缴交率能鼓励年长员工回到工作群体,并对员工的退休金储蓄有更显著的帮助,这意味着他们在55岁之后,就算面对房屋贷款期被拉长方面,也可不用动用现金,公积金储蓄就足够偿还了。 多机构支持调高公积金缴交率 除了学术界,人民行动党乐龄行动小组也曾经提出提高年长员工公积金缴交率的建议,而人力部劳资政工作小组也进行了这方面的探讨。 针对这项报告,人力部表示工作小组为了取得劳资政共识,正广泛征询意见,并且致力于加强退休保障和为年长员工创造可持续就业环境之间取得平衡。 该部门也指出,工作小组将在今年内提呈详细建议。 网民指研究仅纸上谈兵 ...

政府对非主流媒体处处提防,是天生的恐惧?

两周前,《雅虎新闻》记者Nicholas Yong上载了一篇文章,揭露非主流媒体在采访工作上和政府打交道时,往往会面对各种困难,例如无法第一时间获得重要官方通知、未获通知和邀请出席政府部门的记者会或重要活动。 他诉苦道,主流媒体新闻出街几小时后后,他们才收到官方文告;重要的官方活动亦会以“仅限本地媒体”为由,限制非主流媒体出席。 Nicholas 写道,“还有一次,我们向政府要求预先提供国庆日当天的演说稿--这可是一整年里面最重要的政治演说,但我们却被各个资深官员以“我手头上没有”而拒绝提供。相反地,主流媒体一天前就拿到讲稿了。” 主流与非主流媒体的差别待遇已不是新鲜事,Nicholas也曾提及,前两年的国会新闻采访上,非主流媒体被迫挤在狭窄的国会新闻发布室上,室内禁止携带手机,而且无法第一时间获得演讲稿。反观新加坡报业控股与新传媒记者,却可以获得国会实况。 “今时今日,为什么仍给予主流媒体抢占先机,难道是为了主导论述吗?”他质问。 同样地,本社对于这种厚此薄彼的偏驳,也感同身受。有准证的非主流媒体不会收到政府文告,而且有时这些完整文告也不会上载到政府部门官网,但主流媒体却可以率先报导出街。 举个例子:学术界联署反对《防假消息法》,但是教育部的回应声明,并没有第一时间上载到官方网站上,反而独家给了《海峡时报》。即便到今天,这则教育部声明也没办法在该部官网找到。 然而,有别于《雅虎新闻》获得媒体认证,本社则是注册在新闻与艺术部下的其中一家受监督媒体机构。 本社也曾在去年申请媒体认证,然而却被告知本社不需要取得认证即可报导本地新闻,而要不要发出认证,也取决于政府的斟酌: 如同Nicholas所提,政府真的对主流与非主流媒体有差别待遇,不论对已注册在新闻及艺术部下的媒体如《雅虎新闻》或本社,都有限制? 我们且来看,加州理工州立大學伦理学家与荣誉博士史蒂芬明兹如何定义媒体自由: 针对政治领导者的决策问责监督 将至关重要的课题传达予社会,影响社会 对于政府研拟的草案有监督之责 促进社会舆论与讨论 然而,墨尔本大学法学院教授安德鲁(Andrew T. Kenyon)在其研究:《探究寒蟬效應:马来西亚、新加坡和澳洲的媒体和公开演说》(原文:Investigating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