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4 June 2019

筹募备战选举运营资金 网络公民7月6日办募款晚宴

有鉴于新加坡选举可能在未来数月举行,为了备战选举,筹募选举期间所需的运营开销,网络公民将在7月6日(星期六),傍晚6时30分至9时,在新置地大厦(Singapore Land Tower)第45层顶层阁楼,举办募款晚宴。 “网络公民”是新加坡运作最久的独立网络媒体平台。2006年五月份全国大选,半年后“网络公民”成立。那个时候,读者可阅览的独立政经时事媒体平台,选择并不多。“网络公民”的出现为读者开启一道非主流论述的时事窗口,也涵盖被主流媒体忽略掉的社会课题。 但有别于其他资源富足的媒体机构,如今本社运营全凭总编辑许渊臣一力支撑,所幸还有一众志工或撰稿人供稿,以及社会热心民众提供资讯、给予各方面的协助,网络公民才得以陪伴各位读者到今天。 坦率地说,本地非官方、非主流网络媒体的维持,可说是举步维艰。早期本地网媒的创立,多出于本地公民社会的自发力量,期许能开创主流媒体以外的另一发声管道,突破一言堂的封锁。因此并不如主流媒体,有大集团或背后有实力雄厚的财力撑腰。(例如新传媒唯一股东是新加坡政府操控的淡马锡控股) 再者,还要面对相关机构诸多条例掣肘,又或者卷入与官方机构的诉讼,(例如2015年2月,国防部基于本社文章对该部构成骚扰,要求本社撤文;去年11月,本社被指刊载涉诽谤我国内阁成员内容的信函。许渊臣在刑事法典第500条文(刑事诽谤)下被提控。) 所以说,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公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中我国排名第151名,不是没有原因的。 对言论自由的打压,不仅仅是体现在有没有记者被迫害,而是在我国有不少的法律都在钳制者媒体自由,更何况政府强行通过新法《防止网络假消息及网络操纵法案》,赋予部长相当大的权力来裁定何谓假消息,同时限制一些独立新闻媒体如本社的资金来源。 结果,在寒蝉效应之下,只有极少数的媒体或记者能“谨慎发言”,更多人只能“自我审查”,深怕一时失言说了不中听的话,惹怒了小气方丈,惹来官司缠身。 然而,即便面对种种不利情境,何以网络公民得以支撑至今日?这不仅仅是一己之力可以力挽狂澜,更重要的是:公民力量。正是每个关心新加坡前途的网络公民们,多年来默默地守候和支持,仰仗读者、社会热心人士的情义相挺,网络公民才能走得更远,紧随新加坡的社会和公民力量发展,生生不息。 在下月6日举行的募款晚宴,预计宴请200人,门票为每人100新元,欲知更多购票详情,可透过简讯或Whatsapp联系96155947。 此外,有意捐献者,也可捐献至本社Paynow账户: 201543138DTOC,或者银行转账至本社MAYBANK 户口:04011108619。 如蒙社会各界善长仁翁鼎力支持,本社感激不尽,也希望能做得更好,为关心新加坡时事的公民们反映多元社会和格局观点,推动培养知情和参与式的公民社会,为新加坡未来共同努力。 网络公民募款晚宴 时间:2019年7月6日傍晚6时30分至9时 地点:新置地大厦(Singapore Land ...

网友质疑“立国一代配套”无法助老人纾困,仅选举前的强销

今年2月,财政部长王瑞杰在2019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宣布设立“立国一代配套”,旨在协助立国一代的老人照顾他们的医疗保健需求。 政府表示为减缓年长者生活负担、让他们安享晚年,推出上述配套。符合资格的年长者,是指出生于1950年1月1日至1959年12月31日,以及 在1996年12月31日或之前成为新加坡公民。 此外,出生于1949年12月31日 或更早之前,以及在1996年12月31日或之前成为新加坡公民,并且未获得建国一代配套者,也复活的立国一代配套。 “立国一代配套”有多项方案,如今年起,连续五年,每年在符合资格的公民保健储蓄户头中填补200元,一直到2023年;一次性在符合资格的公民的百盛乐龄卡(Passion silver cards)中填补100元,鼓励他们保持活跃的生活;加入终身护保(CareShield Life)计划的公民,将能额外获得1500元的奖励金;终身获得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保费额外津贴,额外5巴仙常年保费津贴,75岁以后,可获得的额外常年保费津贴将增至10巴仙。 为了能广泛推广配套,政府也于上月释出视频“Merdeka 5 For Life”说明老人的福利。该视频以脍炙人口歌曲《Mambo No. 5》为音乐,改编其歌词,将所有的好处都写入歌词中,并以五名老人演员载歌载舞,视频充满能量与欢乐。视频一出,已达到一百万观赏人数。 而在视频上载的官方脸书专页,许多网民也批评,“立国一代配套”的推出意味着,还有许多老人仍在水深火热的生活中,表明配套提供的是一次性的福利,而无法长久解决问题。 网友YtLam: 小心,如果有些东西是好的,真的好,超级好,就不用推广!这是强销; 网友Alvin Yeo: ...

大学生网上帖文 为肝硬化父亲寻获捐献者

为救肝硬化的父亲,一名孝顺大学生在上网发帖文找“肝”,获得多达50名热心网民回应,而最终一名36岁的男子捐出部分肝脏,成功救了其父亲一命。 肝硬化末期患者,59岁的陈明亮之前也曾被《8视界》等媒体报导过,其腹部如皮球般肿胀,且无法吃喝,命在旦夕。 其24岁的儿子陈政宇不忍看父亲受苦,到脸书上设立专页,寻找乐意帮他救父亲的捐肝者。 帖文上载十余天后,他成功为父亲找到合适的捐献者,随后在国大医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恢复情况良好 就读南洋理工大学会计与商科的他昨日受访时,指其父亲目前正接受药物治疗,情况良好。如果情况好转了,就可以减少复诊次数。 他表示,父亲因为住院的40多天里,都没办法好好的吃饭睡觉,因此体重有下降,从入院的85公斤降到70公斤。 透过照片,可以看到陈明亮的肿胀腹部在手术后,已经有所消除,只是留下了手术后的疤痕。 陈政宇披露,其实一开始为父亲寻找捐献者时,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令他意外的是,经过发出帖文和媒体帮助发布消息后,他获得很多人士的鼓励,有超过50人表示乐意捐肝。 惟,器官捐献者必须符合包括身体状况、年龄和体重等条件。 他指出,捐肝者是一名36岁的新加坡男子HanWei。而据他说,HanWei的弟弟也是一名器官捐献者,曾经肾脏捐给一个陌生人。 他非常感激捐肝者的无私,他也感谢捐献者家人和另一半的支持,让捐献者愿意做出如此重大决定。 他也将其父亲写给捐献者的感谢信上载到网络上。内容为: 谢谢你的善良,让我能够继续照顾我的两个好孩子,并与家人一起过上充实的生活。我自死亡的边缘回过来,学会了珍惜和爱惜生命。 我自内心深处感谢你给我的第二次机会。你的勇气令我们佩服,并为你珍贵的生命礼物所感动。 我也感谢国大医院团队,他们的奉献、专业精神已经远远超过了职业范围,提供真正的关怀。我感谢Dr. Shridhar、Dr. Alfred、Dr. Glenn以及器官移植团队,让这场手术成功。我还感谢专注且可靠的护士们,让我获得良好帮助,并顺利康复。 陈政宇表示,希望通过类似的分享,让面对相同困境的人们能够找到希望。

裕廊西煤气厂火患酿一死 伤者一出院一已清醒

裕廊西地区惹兰布罗路的一家液化煤气厂于上周五(21日)发生连环爆炸,导致一死二伤,其中一名伤者日前已经完成手术,目前已能够和他人交谈,且神志清醒,另一名伤者也已经出院休养了。 新加坡外籍劳工中心指,上述意外中的死伤者皆为中国籍男子。出院伤者已经回到由雇主安排的住宿地点去休养,相信很快会完全康复。 该中心主席杨木光也指出,死者的家属目前正在申请办签证,而该中心目前协助提交报告、索偿、安排悼念仪式和运送遗体回国等事宜。 该起液化煤气厂连环爆炸案于21日傍晚5时许发生,民防部队赶抵现场时火势已经非常猛烈,现场频频传出爆炸声,现场浓烟滚滚,就连裕廊东部和西部、德曼花园等地区的民众都能看到。 火势凶猛发生连环爆炸 这间隶属优联能源集团旗下Summit Gas Systems的液化煤气工厂火患,民防部接获消息后,派出了120名消防员、35辆救火车,动用了7支高压水枪和一架无人驾驶灭火机展开救火工作,在耗费了两个半小时后才成功将火势控制住。 据悉,疑因有工人在为25公斤煤气桶充气时,煤气桶不知何故着火,而周围都是煤气桶,因此火势迅速蔓延开来。 由于火势凶猛,当局将现场周边200米内的路段封锁,并且派遣警员到现场维持秩序,确保没有人进入小路。民防部危险物质控制专业人员(HazMat)也到现场提供支援。 一名43岁的男子不幸在事件中身亡,另外有两名分别29岁和45岁的男子受伤,他们皆在清醒的情况下被送到新加坡医院就医。 民防部队第四分区司令卓英杰上校在现场受访时指出,这是当局至今面对的最大宗液化煤气厂火患,涉及了大小不一的煤气桶,牵涉范围有两个足球场大。 他指出,当局展开灭火工作,更要确保设施内两个60公吨大的液化煤气缸不会被殃及。失火肇因尚在调查中。 预计导致余万元亏损 优联能源集团执行董事张学彬受访时表示,一共有约1万4000个液化煤气桶被烧毁,估计将造成逾1000万元的亏损。 他指出,受影响的40余名员工已经在隔日(22日),到位于文礼惹兰柏沙瓦的另一家工厂上班,液化煤气的供应不会受到影响。 他强调,会对死者家属和伤者作出赔偿,并重新检讨工地安全,确保不会有安全疏漏,导致历史重演。 他对事件的发生感到遗憾,且目前正在商榷具体的赔偿金,希望员工们能够尽快走出阴霾,重整旗鼓。 由于事发现场位于工业区,事发单位隔邻时新加坡石油公司(SPC)的油厂和油站,该公司发言人表示,虽然火势没有扩散到该公司油厂,但是他们当时已疏散所有员工。 将向股东讲解营运影响 ...

不上学不上班不接受培训 我国逾两万人成“尼特族”

“他长期“宅”在家,他不去学校,也不上班,也没有接受职前训练。他减低自己的开支,空闲时在家阅读报章、上网或听广播。偶尔才会出外帮维持家计的父母当跑腿。” 这是本杰明的故事,他24岁,毕业于新加坡理工学院媒体与传播系。在此之前,他被10家公司拒绝,加上他在实习期间经历不愉快的经验,包括因在工作时手脚比较慢而被活动公司解雇。去年开始,他患上忧郁症。 而本杰明正是属于尼特族(NEET)的一份子。由世界银行和国际劳工组织定义的尼特族,指不升学、不就业、不进修或不参加就业辅导(Not in Education, employment or training )的年轻人。 《海峡时报》报导,根据我国青年理事会曾2016年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尼特族(NEET)约两万人口左右,占据青年居住人口的4.1巴仙。此数据高于2013年的1万9700名(3.7%),提升了0.4巴仙。 该数据来自年新加坡人力部与人才署(NPTD),分别于2016年与2013年15-34岁年轻人进行调查,2013年期间共有2843名青年参与调查;2016年则邀请3531名青年参与调查。 该数据的研究对象更广泛,不仅包括待业但积极寻工之人,亦涵完全放弃寻找工作的年轻人,以此更全面追踪及评估我国青年的待业状况。 在2016年的调查当中,近半数的参与者暂时失业,而约四分之一则选择暂时休息。然而值得关注的是,2016年长期失业的人竟高于2013年,从6巴仙提升至6.5巴仙。长期失业定义,即指待业超过25周或放弃找工作。 虽然尼特族的问题一直浮现,但相对其他先进国如德国或芬兰,我国的尼特族比率也相对较低。据悉德国和芬兰,其尼特族的比例分别占6.5巴仙及9.9巴仙。 尼特族群风险高易忧郁,成青年人口的弱势族群 人力部同国际劳工组织(ILO)指出,尼特族是青年人口中的弱势群组,他们在人力市场及社会排斥方面具有更高的风险。 根据专家表示,随着经济局势的不稳定及青年对工作的高要求,将可能尼特族数字增长。 CLA执行董事Delane Lim表示,青年对于工作的要求不如以往,他们追求生活/工作间的平衡,以及他们对工作有着不切实际的期待,导致他们长期无法寻求合适的职位。 CLA ...

新、柬总理同意不再“揭开旧伤疤”

李显龙总理和柬埔寨总理洪森一致同意,本着维护两国外交关系精神,同意放下重提过去问题,不再“揭开旧伤疤”(not to scratch old wounds)。 我国总理在周末前往泰国曼谷,出席第34届东盟峰会,期间也会见柬埔寨总理。 根据《高棉时报》报导,柬埔寨外交部长布拉索昆(Prak Sokhonn)在一份声明中指出,新加坡和柬埔寨两国领导同意不再追究旧问题,以免伤及两国关系。 “两国领导都意识到,对于过去事件存有不同看法,也没人能改变过去的事,不过,清楚认识不再刮开过去的旧伤疤造成痛苦,是很重要的。” 柬埔寨当年率先承认新加坡独立 他也指出,当年在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后,柬埔寨是第一个承认新加坡独立的国家。 李显龙在曼谷出席为期两天的亚细安峰会时,在场边分别会晤越南总理阮春福、洪森,也会见了泰国首相巴育和印尼总统佐科。 总理认为,与柬埔寨已取得共识,双方认同理应继续往前发展关系,“与其掩饰问题当作不曾发生,较有用的做法是尝试了解彼此的立场。” 在与越南越南总理阮春福会面时,阮春福也曾重申1979-1980年阶段越南“入侵”柬埔寨的言论,是不正确的。对此,李显龙总理解释,新加坡并非故意伤害越南,而是仅提起印度支那史上一段痛苦的篇章,进而突出强调今日的和平、稳定与繁荣是来之不易。 我国总理李显龙因为在5月31日的脸书贴文,以及在本月初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曾两度提及“越南侵柬”论。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