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3 May 2019

公司托管逾三千万元不翼而飞 律师所合伙人疑取走

一家上市公司Allied Technologies申诉,其交给本地律师事务所 JLC Advisors托管的3300万元款项不知所踪。 根据《商业时报》报导,Allied Tech在今日(23日)傍晚告知新交所,有关款项可能是受到该律师所管理合伙人王赐安指示取走。据了解目前他们也无法联系上后者。 该科技公司把王赐安视为失踪款项的关键人物。该公司称,从今年3月23日起,包括本月17日已多次向该事务所索讨上述款项,不过王赐安都一再告知款项很快就会发放,从未提及这笔钱已经不见,或后者无法遵照托管合约交出款项。 2014年,JLC Advisors律师事务所曾代表城市丰收教会,起诉前教会成员与基金经理周英汉。 曾代表丰收教会案被告 王赐安也曾代表城市丰收案的被告--前采购主任黄玉音与教会财务经理陈绍云(Sharon Tan)。 Allied Tech在本周三收到JLC事务所的信函告知有关3340万元托管款项已被提取,而事务所仍在调查此事,并指有理由相信这笔钱可能由合伙人王赐安“未经授权”提取。JLC事务所已向有关单位举报。 Allied Tech执行董事Low Si Ren和独立董事Lim Jin Wei ,才是托管账户的联合签署方,两位董事都已确认没有给予任何要求释放托管款项的指示。 ...

三人已出院 八人情况稳定 59人福利院用餐食物中毒

59人在万国(Buangkok)柏兰夷村(Pelangi Village)的两家福利院用餐后,出现食物中毒现象,当局已经展开调查工作。 卫生部和新加坡食品局(SFA)于22日发出联合声明指出,周一中午,该区的两家福利院,即德教安善福利院(Angsana Home)与德教万缘福利院(Banyan Home)分别传出22和37宗类似胃肠炎的病例。 声明指出,所有59名患者是于5月14日至18日,出现有关的症状。 受影响的人中,有11人已经住院。其中有三人已经出院,其余的仍然住院而且情况稳定。 二福利院厨房暂时关闭 卫生部和食品局在声明中指出,患者们是食用了相关福利院厨房处理的食物,而有关的厨房目前已经被指示停业,以便进行调查。 胃肠炎的症状有腹泻或呕吐,是由病毒、细菌换货细菌毒素所引起。这可能是由于食用了受污染的食物,或是直接接触受感染的人、受污染的表面或物体,然后没有洗手就接触到口腔所引起的。 受感染着需要通过多喝水来保持身体的水分,并且必要时需求医。 当局表示,有关单位的食品供应链非常广泛,食品可能在任何时候受到污染了。 他们指出,多管齐下,包括确保良好的食品卫生和安全程序,以及预防和控制感染措施被所有主要利益相关者,如工厂和民众采纳了,即可大大减少胃肠炎的发病率。 针对有关事件,记者尝试联络了事发的两家福利院,但是他们均拒绝发表评论。

研究:65岁以上年长者 每月需至少1379元应付开销

新加坡研究人员首次聚集55岁及以上受访者,探讨他们对基本生活标准的看法,并计算出一名65岁及以上的单身男性或女性,每月的生活消费至少需要花费1千379元。 一对65岁及以上的夫妇,则需要2千351元来维持一个月的生活。 来自不同机构的研究人员,是根据所有参与者都认同为必需品,并且证明了其合理性,来计算。其中包括偶尔和家人或朋友一起外出享用便宜一餐、舒适和安全的住宿、以及每年在邻近地点,消费约500元的度假。 至于奢侈品如空调和汽车,都未列入必须品开销清单中。 有关的《新加坡年长者需要:家庭预算报告》于星期三(5月22日)公布,研究员表示,该研究有助于了解年长者的基本生活需求,以及大致有关需求会面对的不足,并且在制定一系列政策、计划和服务收费上提供参考。 除此之外,后代可能无法以来家庭支持作为退休收入来源,而单靠中央公积金的退休金也可能是不足够的。 这份研究由李光耀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LKYSPP)助理教授黄国和(Ng Kok Hoe)领导,研究员包括南洋理工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张优远副教授,和来自不同背景的103名参与者进行焦点小组讨论。 他们包括了居住在出租公寓和私人产业的国人,以及包括少数民族和妇女的群体代表,以确保收集到各种观点。 该研究采用了由拉夫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开发,并且已经在日本和爱尔兰等国家使用的最低收入标准(MIS)研究方式。 还没包括医疗花费 在确定基本生活标准时,参与者超越了衣、食、住,概括了教育、就业、工作和生活平衡、及医疗保健。它还应该具归属感、受尊重、安全感和独立性,包括有参与社会活动的自由,以及涵盖了个人的文化和宗教活动。 研究员表示,有关的清单反映了现今新加坡人的生活规范和价值观。 根据详细商定的清单中,包括了不是最低价,但是价格“底”或“平价”的项目,研究员根据NTUC Fairprice等商店的价格表订制了预算,并且就有关费用所需金额,咨询了食品和医疗保健等方面的专家。 研究员表示,家庭预算的总体形状和退休家庭的实际支出模式有着惊人的相似度。但是,由于该研究是假设这群体都拥有良好的健康状况,所以预算中,娱乐和文化的成分较大,而医疗保健的成分较小。 依靠家庭将形成胶着状况 该研究发起人表示,新加坡一些年长者无法退休,但是需要依赖家庭成员和个人储蓄等来源来补充收入,已达到他们想要的生活基本标准。 ...

中国籍男子涉非礼遭控,友人曾嚣张录视频辱警

日前涉嫌非礼啤酒女郎的中国籍男子,今日以非礼罪名遭提控。 中国籍男子余志勇(译音,41岁)于本月18日晚上9点35分在兀兰咖啡店,涉嫌非礼30岁的啤酒女郎。根据指控所诉,他被指伸出左手拍打女性的臀部右侧。 而早前在SG Kay Poh 的脸书上上载一段中国籍男子狂拍执法警员的视频,据了解,视频中身着红衣为中国籍男子余志勇,而其友人(蓝衣)则以嚣张的态度对着正在进行问话的执法警员狂拍。 现场民众也以拍摄视频,警告蓝衣男子要尊重新加坡法律,并扬言将此违法行为放上网络。视频曝光后,已有逾四万人次观看。一些网民也非议涉事者友人的态度。 被告随后以5000新元获批保外,并于本月30日再次上庭。 一旦罪成,被告或将判处鞭刑、罚款或最高2年监禁。 https://www.facebook.com/sgkaypohloh/videos/408607969870815/

柔州政府警告业者妥善处理污水,违规者或遭提控

自马来西亚希盟政府上台以来,柔佛河流域已发生四次严重水源污染事件,柔州政府严正以待,并向业者发出“最后警告”,要求他们妥善处理污水。 根据《东方日报》报道,柔佛国际贸易、投资与公用事业行政议员潘伟斯透露,2018至2019年共发生4宗柔佛河氨含量超标导致制水事件,基于河流污染事件频密,柔州政府不排除援引1921年水务法令(2014年修正)对导致河流污染的厂商作出提控。 潘伟斯于周二(21日)中午与柔佛河周边经营油棕厂和养鸡场业者进行对话会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如是表示。 他指出,柔佛河流经多县,共有7个滤水站,水供用户达39万6809个,人数多达200万名,是柔南地区人民自来水供应的主要来源。 在柔佛河河流周边进行这两项工业的多达35家,其中包括八家油棕厂及27家养鸡场。该养鸡场则散布于古来(15家)、哥打丁宜(三家)和居銮(九家)。 针对河水严重污染问题,他表示,过去违规业者多数以罚款处置,但今后当局将采取更严厉的行动。他也提醒业者,须提升改进排污和处理废料系统,若发现违规者将污水废料倒入河中,当局将依法侦办,包括中断业者的水源供应或援引法令提供涉案者。 根据记录显示,柔佛于2013年迄今已发生超过三起大型的河水污染事件。 2015年,柔佛河士芒加滤水站生水氨含量超标,导致制水32个小时,约170万人受影响,罪魁祸首是一间古来二手轮胎处理厂; 2016年7月,因一间油棕厂排放污水至沙翁河(Sungai Sayong)导致制水26个小时,约185万人受影响; 再来,今年4月3日发生,位于士年纳的油棕厂因污水处理库破裂,导致制水21小时,185万人受影响,是三起事件中最严重的一次。 至于今年3月7日爆发的巴西古当金金河化学毒废料污染,造成多所学校学生出现身体不适状况入院治疗、111所学校被下令停课。涉事业者则触犯当地环境法被提控,包括一名新加坡籍业者。 潘伟斯提醒,“我们传达上述讯息给业者,相信能得到正面的回应。柔州水利灌溉局也将会展开爱护河流的宣导活动,提高人民爱护河流的意识。” 而位于柔佛河流周边的业者也纷纷回应,若要妥善处理污水,将会提高成本,而执意执法可能会导致损害员工的工作机会。对此,潘伟斯也指出,“你们(厂商)不要威胁我,若真的有人失去工作,我们可以找工作给他们。” 柔佛河流是马来西亚众多州属中,情况最为严重的州,根据统计,全国已有29条高度污染的河流,其中21条河流位于柔佛州,污染缘由包括工业、畜牧业、棕油厂及采砂活动的作业,业者非法排放化学肥料、垃圾或污水进入河流。 目前柔佛河多条河流已被列入4级(仅用于灌溉目的)和5级(极度污染),这些河流包括柔佛河、乌鲁地南河、金金河、地不佬河及甘拔士河等。 柔佛河是柔佛州最长及流域最广的河流,也是最主要的水源之一。但柔佛河近年来多次因海水倒灌及人为污染而影响水供。例如柔佛河2009年及2010年的干旱季节由于海水倒灌导致盐水入侵,造成新加坡公用事业局(PUB)在哥打丁宜泰丰港的滤水站数度无法操作。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在2013年12月展开柔佛河坝工程。这项设施成功解决柔佛河盐水入侵的问题并增加供水量。

曾与猴痘症患者近距离接触 18人证实安全结束隔离期

22名与猴痘症患者近距离接触者被隔离在国家传染病中心,确认没有出现被感染的症状后,其中18人已经结束隔离期了。 猴痘症(monkeypox)感染者自本月8日被确诊后,已经在转染病中心的负压隔离病房留医至今,而22名与感染者近距离接触者在被隔离至昨日都没有出现被感染的症状,其中18人已经结束隔离期了。 猴痘症患者为38岁的尼日利亚男子。自从他被确诊后,与他有近距离接触的22人也被隔离,一直到为期21天的传染病潜伏最长期限结束后,才陆续有人可以脱离隔离区。 由于22人和感染者接触的日期各异,有者已经于本月21日结束隔离期,最后一名接触者需要等到28日才能结束隔离期。 患者康复情况良好 卫生部指出,猴痘症患者目前仍在接受治疗,康复情况良好。院方会在他康复后,确定不具备传染风险后,就让他出院。 患者称当时到尼日利亚出席婚礼,吃了野生动物的肉(bush meat),然后就于4月28日独自来到我国。卫生部怀疑患者所食用的野生动物肉或是染病原因,并且对和患者近距离接触的22人带到国家传染病中心进行监督。其中包括18名工作坊参与者、一名活动现场职员,以及四名酒店职员。 马国卫生部驳谣 马来西亚卫生总监诺希山。 另外,马来西亚卫生总监诺希山发文告反驳流传于社交媒体,指一名在新加坡的马国人感染上猴痘症的传闻。 最近,社交媒体上也有传闻指出,吉隆坡和柔佛出现了猴痘症患者。 ...

雅加达暴乱发现神秘信封袋 印尼警方:有人蓄意煽动暴乱

印尼选委会21日凌晨正式公布大选结果,如同预期,现任总统佐科(Joko Widodo)以55.5巴仙的过半得票率打败普拉博沃(Prabowo ),成功连任。但普拉博沃拒绝接受结果,发起“选举无效”诉讼,其支持者们21日晚间更聚集在中选会总部抗议,与警方爆发严重冲突。 截至22日天亮为止,已知有六名示威者死亡——反对派民众指控警方以“实弹镇压”才会有人死亡;警方表示,现场被捕的暴民“大多不是雅加达本地人”,有者身上搜出“装满现金的同款神秘信封袋”,因此全案将朝“蓄意煽动暴乱”的方向侦查。 印尼于今年首次举办 “多合一选举”,是全世界最大规模的“单日投票选举”。投票当日印尼超过1亿9000名合格选民,于短短数小时内投下了总统票、国会票与地方议会票,夸张庞大的选务工作与票务物流,也让印尼上下“全国总动员”。 而投票截止结束后,印尼各大媒体联合出口民调,认为佐科已“笃定当选”,但反对派候选人普拉博沃,与他的保守派民粹政党“大印尼运动党”(Gerindra)并不接受结果,声称佐科利用国家机器进行“舞弊坐票”。 普拉博沃也多次宣布不承认选后结果,并誓言“必将提起选举无效之诉”,“为了印尼人民的宪政民主奋战到底!”于是选后计票的1个月内,朝野各党也都积极动员、预备著结果公布后的“政治决战”。而伊斯兰强硬派团体与普拉博沃也不认同选举结果,侗言到中选会进行抗议。 因此,印尼政府也调度了大批军警进驻首都雅加达,并透过各种管道“呼吁民众冷静”、“尊重民主的选择”,而印尼中选会为了缓冲支持者的激动情绪,竟选择在21日凌晨宣布结果。 由于目前正值“斋戒月”时期,白天仍相安无事,但到了21日晚间9点斋月晚间的特别礼拜“泰拉威”(Tarawih)过后——近千名反对选举结果的示威者,却突然成群结队地出现在雅加达市区,并朝中选会总部方向集结前进,试图突破军警隔离、闯入中选会。围绕在中选会大楼外的警民冲突,自此一夜开打。 根据雅加达省政府翌日的清点公告,21日的选举暴乱,一路持续到22日破晓——整起事件共有101名“暴乱者”被捕;冲突中有200人受伤,已知至少6人死亡。 各方政党呼吁停止暴乱,普拉博沃否认发动暴乱 副总统尤素夫要求普拉博沃阵营停止让其支持者们发动暴乱。 “每当叛乱发生,印尼整体包括经济与人民将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请谨记1998年雅加达曾发生的叛乱事件”指停止上演20年前印尼排华事件。” 1998年5月13日至16日发生在印尼棉兰、雅加达、梭罗等城市的由暴徒发动的一系列针对华裔社群之暴动。暴乱持续约三天,被害者人数不计其数。 根据《雅加达邮报》报导,普拉伯沃阵营否认是事件幕后黑手,并指这是挑衅者所为。 普拉博沃也呼吁支持者停止暴力行为,应和平抗议 他与周三在推特上发表视频,“我敦促所有参与暴力事件人员,包括支持者、警方、军方以及其他不要再以暴制暴。” 普拉伯沃的选举竞选团队发言人达尼尔,周三在抵达普拉伯沃位于南雅加达的私人住宅时说:“这是挑衅者的暴力行为。从一开始,普拉伯沃就呼吁和平集会。” 总统佐科周三也对此发表,誓言不会容忍任何破坏安全、民主进程及国家团结的人。佐科告诉记者:“我们不会为试图破坏我们国家,及印尼团结的暴徒提供任何空间。” ...

Page 1 of 2 1 2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