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0 March 2021

电力站何去何从?林瑞莲与孙雪玲因电力站课题交锋

电力站何去何从?林瑞莲与孙雪玲因电力站课题交锋

近日本地艺术中心电力站(The Substation)因宣布在今年七月撤出亚美尼亚45号后永久关闭,令本地文艺界惋惜。有关课题也在本周一带入国会讨论,引发议员之间的交锋。 此前,电力站的所在之处亚美尼亚45号街建筑因需进行翻修,电力站被迫撤出两年,并在返回原址后需与其他艺术团体共用亚美尼亚45号建筑的空间。 电力站以失去原有的意义和对整体空间设施的自主权,经过与国家艺术理事会多方商榷后,仍无法达成双方协议。担忧影响作为独立艺术中心的运作能力,电力站作出永久关闭的艰难决定。 随后,国家艺术理事会也证实此事,并称若一个艺术团体有将近九成的运营经费(包括分租场地的租金收入)须靠政府,那是难以持久运作下去的。 国家艺术理事会的一番说法引起了各界的舆论。对此,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也将电力站的课题带进国会进行辩论。针对失去常年矗立于亚美尼亚45号街的自主权,艺术界感到相当不安。 林瑞莲在周一(8日)的国会上质问,政府是否同意若以艺术者本身经营艺术中心,会比政府接管经营更能体现艺术的纯粹和可持续?同时还能丰富社会的生态系统。 她表示,目前之所以会引起舆论是因为电力站目前的定位,因为这是许多艺术家孕育自己艺术生涯的最初之地。 “电力站”是在1990年由已故戏剧大师和文化奖得主郭宝崑成立。 中心现址在1970年代末之前用作为公用事业局的设施,因此郭宝崑成立这所艺术中心时,就以电力站命名,并已独立运作近30年。 “我想询问政府能否再次检视目前的对话,并加以改进,让艺术界人士了解政府愿意敞开心胸与他们商榷,且他们的声音能够被重视。” 刘燕玲确保将持续与利益相关者咨询 对此,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政务部长刘燕玲则表示,多年来我国的艺术空间已有所进展,国家艺术理事会也确保这些艺术空间为艺术界,尤其是年轻有为的艺术家提供更公平与包容途径,因此艺理会也会定时更新和提升措施,希望这些空间能够被善于利用。 至于对于电力站的支援,刘燕玲则回应,自2017年,国家艺术理事会积极为电力站与管理层提供支援,不仅在各方面提供协助,还有组织层面的重组和其他事情上都会伸出援手。 “我们也希望能够持续支持它们(电力站),让更多年轻未被认同的艺术家提供更多平台,也让艺术和社区文化能够持续合作。” 刘燕玲也确保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国家艺术理事会等人会相继与有关利益者咨询,是否再为电力站拨款或提供电力站基础设施和空间。 她表示,会利用接下来几个月持续进行焦点团体,并与不同的有关利益者、自由业者、艺术与文化团体等人进行对话,收集各种意见。 至于电力站的空间如何被运用,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兼律政部第二部长唐振辉也站出来回应,指在经查看后,当局发现电力站大部分的空间并非为电力站本身所用,反而大部分空间是第三方在使用,因此几经考虑后,当局认为电力站和第三方成为共同合租空间更为合适。  

见老翁跌坐人行道边沿 无力站起  暖心女车长主动停车伸援手

见老翁跌坐人行道边沿 无力站起 暖心女车长主动停车伸援手

见到一名使用行动辅助工具(PMA)的老翁跌坐在地,巴士车长立刻将巴士停下后,和数名乘客一起下车帮助老翁,网友见了倍感暖心,将这一幕分享到脸书上。 网友Jessica C Lee周一(3月8日)在脸书发文指出,以上事件发生在武吉巴督转换站外。 Jessica在贴文中指出,她当时乘坐947的公共巴士朝向武吉巴督转换站前行时,看见一名老翁相信是从行动辅助工具上摔倒,跌坐在人行道边沿的草地上。他似乎双脚无力,无法站起来。 “对他来说,这是很危险的,因为巴士都要驶入转换站。” “庆幸的是,我(乘坐)的巴士正要转入转换站,车长和我们都清楚看到老翁。于是善良的女车长马上停下巴士,下车去帮助这名老翁。一些乘客也下车去帮忙。” 经过三名乘客和车长的帮助,老翁重新坐上行动辅助工具上,而车长在确认老翁安全离开后,才回到驾驶座上,将巴士驶入转换站。 她在贴文中指出,“看到这么多人都乐意生出援手,真的很令人暖心。就像它已嵌入我们的本能和DNA内,可以对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并慷慨大方” 。 她也忆述,一些在不友善环境中的成人,都会显得较无礼、不耐烦和不体贴,导致政府必须安排一些礼貌活动,以教育民众。“我觉得这么多年来的付出和努力,以及家庭和校方的教育,已经取得了回报。” https://www.facebook.com/leelaiyiehjessica/posts/10158753554105469

回教和犹太社群表明坚定立场 对极端激进主义及暴力行为说“不”

20岁的前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意图袭击本地犹太人而被逮捕,我国回教和犹太社群坚定立场,对一切形式的极端和激进主义及暴力行为,说“不”。 新加坡回教理事会发文告指出,新加坡回教宗教司纳兹鲁汀指出,当局面对激进和极端主义思想的“泛滥”,会尽可能的保护回教社群和年轻人,避免他们受到荼毒。 文告指出,他与回理会理事长依萨等人今天到犹太教堂,和犹太长老拉比莫迪凯·阿贝热尔及犹太人福利协会领导层见面,重申两大社群的友好情谊。 此外,当局也在脸书上发文,对被逮捕年轻人的事件感到悲伤和困扰,并且谴责任何透过信仰而针对任何人的暴力行为。“我们珍惜我们两种信徒质检所建立的友好关系,并继续加深。” “作为犹太人和穆斯林,我们接受我们共同的亚伯拉罕传统;作为新加坡人,我们对天彼此的共同承诺,即相互保护,为所有人建立和平的家园。” https://www.facebook.com/MUIS.SG/posts/10158670483131329

前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未展开袭击就被捕 武装部队:目前无武器丢失

前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未展开袭击就被捕 武装部队:目前无武器丢失

新加坡武装部队证实目前部队内虽有全职国民服役人员能够持有武器,但目前没有任何武器丢失。 事缘于上月5日,20岁的前全职国民服役人员阿米鲁(Amirul)被发现有自我激化(self-radicalised)的倾向,并准备在本地发动袭击刺杀犹太人激化,还想要到巴勒斯坦卡萨地区参加哈马斯的军事部队,警方援引内安法令下将其逮捕。 国防部今日(10日)发声明回应,表示在事发后,国防部与内安局立即介入调查,并确认没有任何武器遗失。 国防部也续指,阿米鲁在服役期间学会了如何使用操作自制 AK-47 的步枪,为日后参军哈马斯军事部队做好准备。 然而,一切计划随着武装部队的发现后也只能就此作罢。武装部队当时发现正在服兵役的阿米鲁可能有被极端主义影响而激进化的迹象。不过,没有任何迹象显示,他试图对身边的人进行“教化”。 国防部也进一步解释,武装部队军营里通常都会有储藏室,用于收藏砍刀,而步枪则需另外安置,且服役人员在使用步枪时都需留下借出和归还的记录。 “武装部队将会对潜在激化迹象和激进行为保持高度关注。” 此前,根据内安局的文告指出,阿米鲁于3月左右在内安法令条规下被拘留,据调查显示,阿米鲁于2014年开始对以色列和巴基斯坦的冲突课题感兴趣。随着他深入搜索后,更加深了对以色列的痛恨,并于2018年曾表示想将加入巴勒斯坦参加武装组织的意愿。 他也被告知,如果在战场上牺牲,就会成为烈士。因此他计划在服完兵役后前往巴勒斯坦。 2019年,阿米鲁观看了本地犹太群的时事节目后,发现本地犹太人都过得很好,反观在国外的巴勒斯坦人却一直在受苦,引发他极大的不满,甚至动了向发动袭击的念头。 他曾计划在位于滑铁卢街的犹太教堂发动袭击,准备用刀刺杀从教堂出来的犹太人。为此,他做了周详的袭击计划, 然而,他在同年发现发动袭击被捕后被判死刑,担心无法成为殉教烈士,于是他放弃了本地袭击计划,然而一而再再二三看见巴勒斯坦平民受苦,使得他再次动了袭击的念头。 然而,当时正在服兵役的阿弥鲁却被国防部发现,可能有被极端主义影响而激进化的迹象。内部安全局进行调查后,确认他是自我激进化。随后在内安法令下被拘留。

---

【冠状病毒19】3月10日新增10例确诊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10日午12时,本地新增十例冠病19确诊病例,皆为入境病例,无社区病例。 当局表示,入境病例在抵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 本地累计确诊病例增至6万0062例。 当局仍在收集新病例详情并将在晚间公布更多细节。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