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8 September 2020

购买烟酒手法层出不穷 人力部已严厉对付违法客工

为了满足私欲,客工想方设法偷运烟酒,手法层出不穷,有白饭藏酒、送餐员夹带、清洁工帮忙运货,但是统统都被查获上缴,而人力部也表示已经对这些违反宿舍禁令的客工,采取严厉行动。 针对日前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有关辅警将充公的啤酒倒入水沟短片,人力部表示和警方已经知晓有客工在过去数个月,非法偷运酒和香烟进入宿舍。 当局指出,客工在冠状病毒19疫情之前,可在宿舍内指定地区喝酒吸烟,但是随着疫情来袭,为了保障治安,才禁止客工在宿舍内喝酒和销售酒精饮料。 因此对违反有关禁令的客工,当局将会采取严厉的对付行动,包括罚款。 此外,当局也将依据疫情的趋势进行调整,考虑逐步放宽禁酒禁烟措施。 其实客工们在面对禁酒禁烟措施上,也有难以压抑的时候,因此千方百计要把酒和烟送到宿舍内。 双溪登加客工宿舍(Sungei Tengah Lodge)的客工就透露,其实香烟、酒和非法嚼烟自今年4月就有人偷运如宿舍了。他们透过垃圾收集工人,利用卡车将这些违禁品运入宿舍后,交给清洁工,后转交给已沟通好的客工,再由该客工进行分发。“客工会先提供用来装酒的空塑料瓶,避免宿舍管理人起疑心。” S11榜鹅客工宿舍的客工,则要求送餐员帮忙夹带酒和香烟,并且和其他客工宿舍,将违禁品藏于食物袋中。但是有关事件最后被揭发,夹带违禁品动作也于5月份结束。 住在西雅卓源宿舍的客工则表示,他们是以和物价对等的“价码”买通了宿舍外的人群,让他们帮忙购买烟酒后,扔进围栏内宿舍的隐蔽地区。“如果我要买10元的物品,就必须支付他们10元的佣金,这样他们才愿意冒险帮忙。” https://www.facebook.com/wangluogongming/posts/3240905192623314

精英、防卫性思维却自夸“务实” 陈思贤叹行动党陷入“衰败”

盛极必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助理教授陈思贤认为,当今人民行动党已达到“成就的巅峰”(the zenith of its achievements)在极速增长中精疲力竭,陷入“衰败”(“decadent)。 本月11日,悉尼大学澳洲新马社会研究中心(Malaysia and Singapore Society of Australia)举办一场网络座谈会,题为:《新加坡2020年大选:真正的分水岭?》 参与分享看法的陈思贤,尽管认同“分水岭”这个形容此次选举的用词,但他也提及行动党往往在选举后进行许多“灵魂探索”(soul-searching),特别是当选举结果不太理想的时候。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可能会作重新振兴该党的举动,不过在很多方面,今日她无法自我革新。 长期执政下,后殖民时期开国领袖,在那个豪情时代原来的家长式和专制主义,到今天就显得少了气魄、缺乏变革,而“技术官僚”(technocracy)也显得不够鼓舞人心。 行动党执政日久,陷入“精英权利、防护性的思维、棘手的人格以及教条式主义”的形式,却仍胆敢自称是务实的。 陈思贤认为,行动党议员也意识到,他们全面政策和政治抱负中面对的局限。要在行动党的强硬路线内生存,他们只得和“玻璃天花板”(无形、人为的困难)和复杂的“OB”标记网抗衡。 OB标记指的是那些在新加坡可公共讨论的议题。 但陈思贤分析,如果这些革新的举动不是一些进行增值的基本尝试,也很可能只是为了能仿效多元、包容的展示,好赢得一些选票。 形容行动党“盛极而衰”,他指出行动党自觉在迅速增长的过程中“彻底精疲力尽”,而过去促成新加坡的旧有理论也似乎走到了头。 “我想,这可能是缺乏新颖和令人兴奋的独创概念,这也意味着要去振奋国人士气、迈向未来就变得愈发困难。” ...

发布未经授权选举付费广告 选举局举报《新叙事》

选举局今日(18日)发文指责,本地网络媒体《新叙事》(New Naratif),未经授权下发布与选举相关的付费广告,助理选举官已就此事报警。 选举局是在竞选期间的7月3日、7日和8日,要求新叙事撤下在该专页的五则付费广告。 文告解释,根据国会选举法令,任何选举活动,都需要得到相关候选人或其代理的书面授权。否则形同非法进行竞选活动,抵触国会选举法令。 当局在7月3日,已针对新叙事未经授权刊登广告发表声明,不过仍在4日公开表示,将撤下之前的内容,但仍继续刊载其余付费广告。 当局提醒,未经授权下进行竞选活动,若罪名成立,可罚款最高2000元或坐牢12个月,或两者兼施。

【冠状病毒19】一社区一入境 9月18日确诊病例增11起

截至中午12时,我国今日(9月18日)的新增冠状病毒19确诊病例为11起,包括一起社区病例和一起入境病例。 据卫生部文告指出,今日新增的社区病例为一名本地公民,而入境病例的患者已在抵达我国后,履行居家通知。 这也是我国半年多来,连续两天达到的最低新增病例。我国确诊病例至今已累计了5万7543起。

替父母伪造解雇信骗疫情薪金补贴 男子被判监禁三个月

为了骗取政府三个月的冠状病毒19薪金补贴,男子伪造母亲和父亲的解雇信函,遭当局揭发后被控上庭,昨日(9月17日)被判入狱三个月。 当时处于失业状况的43岁被告,爱德华(译音)昨日在庭上面对两项伪造文件控状,他认罪后被判刑。他也是首个因骗取政府冠病津贴,而被定罪的个案。 据案情指出,政府冠病疫情薪金补贴(Covid-19 Support Grant)于今年3月宣布推出,提供长达三个月,不超过800元的津贴,以协助因疫情失业、被迫拿三个月无薪假、薪水减少超过三成的中低收入社群。 被告的母亲(67岁)为饮食摊位助理,于5月4日被摊位老板以疫情为由,口头通知她被裁退,直到6月3日才发出裁员信函。而被告早已离异的厨师老爸(68岁),于3月2日到老板介绍的新东家摊位工作,但是因不喜欢环境而选择在同月9日辞职。 在得知父母亲都失业的情况后,被告就用电脑上的应用程序,将雇佣信件上的雇主签名“转移”到所伪造的父母亲解雇信函内,并于5月5日和5月14日将“解雇信函”递交给社会及家庭发展部。 有关信件起初成功骗过当局,被告父亲获得了首个800元的津贴。但是当局很快发现信件的可疑之处,停止对被告父亲继续发放津贴,也没有批准被告母亲的申请。被告父亲在事发后,已经将800元交还给政府当局了。 庭上,控方指疫情津贴并非“免费钱”,是用来帮助受疫情影响而失业或失去收入的群体,但是被告却利用疫情来为父母谋取政府津贴,犯下了难以发现的罪行,法庭应该给出强烈信息以遏止类似恶性。 控方认为被告知法犯法,深知父亲不符合资格,母亲没有文件却还策划这起案件,实不可取。惟,控方指出,被告母亲其实符合了申请资格,只是在申请时段还未获得解雇信函,因此促请法官将被告判入狱三个月。 被告法官在求情时指出,被告在整件事情中并没有受惠,他所作旨在帮助失业的父母亲谋得福利,只是方式不对,因此请求法官判监刑六至八个星期。 法官最终同意控方的建议,下判被告入狱三个月,以起到警醒社会的作用。

油运商IPP司法经理 有意将吴作栋之子提控上庭

去年12月9日,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吊销一家油运供应商Inter-Pacific Petroleum Pte Ltd (IPP)的执照。 有关油运商提呈司法管理申请至新加坡高庭,并委任了司法经理(Judicial manager)。值得注意的是,IPP 的主要股东之一,就是前总理吴作栋之子吴仁轩。他在2011年6月28日至2019年8月20日期间,担任该公司董事。 本月16日,由德勤事务所(Deloitte & Touche LLP )担任的司法经理,向高庭申请再延长司法管理长达半年,以考量是否将前董事吴仁轩控上法庭。 根据油运船舶资讯网Manifold Times的报导,司法经理调查公司事务,有理由相信吴仁轩“违反身为董事,以技能、审慎行事的职责。” IPP两家最大的债权人,即马来亚银行和法国兴业银行新加坡分行(“SocGen),亦有意资助对吴仁轩的法律行动。 马来亚银行遭拖欠8千830万美金,法国兴业也被拖欠8千130万美元。 据了解,早在去年6月底,海事局已临时暂停IPP的执照。事缘当局调查该公司,发现其中一艘油轮“Consort Justice ”,船员篡改了一个质量流量计。该公司未能确保员工遵守其执照的条例。 ...

允许八人以上同桌 以铁茶壶装酒售卖 三餐饮场所被下令停业10天

违反安全管理措施,三个餐饮场所被下令停业10天,10个场所被罚款1000元,而五个重新违反措施的餐饮场所则被罚款2000元。 永续发展与环境部昨晚(9月17日)发文告,宣布以上处罚事件,并列出被停业餐馆的违例行为。 位于乌节商业中心的Jiang Hu Xia Ke餐馆违反了冠病19(临时措施)法令中,晚上10时30分后不可售卖和饮用酒精饮品条例,还以铁茶壶内装酒售卖以逃避执法人员的耳目,让顾客饮酒。被识破后,餐馆被新加坡旅游局下令自9月16日开始,停业10天至9月25日。 位于兴业通道(Venture Drive)的96 Food Fusion & Bar则违反了安全距离措施,允许八名顾客同桌,被新加坡食品局下令关闭10天,从本月17日开始至26日。 最后一家餐饮场所是位于摩士街(Mosque Street)的Frog Meat Fish Head餐馆,该餐馆违反了聚会不可超过五人的规定,允许10名顾客定位,并将顾客安排在同一个包厢,分两桌而坐,官员检查时还谎称两桌客户相互不认识,因此被下令停业10天,从9月17日开始至26日。

Page 2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