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 September 2020

梁文辉吁应从国人角度出发改善政策 勿掀仇外和歧视心态

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呼吁,在现今外籍人才政策上,应从国人的角度出发,并考虑外籍人才的情况,而不是制造仇外和歧视心态,让双方掀起骂战。 梁文辉在国会发表演说时表示,对于政府的欲发展开放型经济和社会的观点表示赞同,与此同时,政策内应该加入国人的角度。 “老实说,以我国的规模,这无疑是必然的选择,但前进党认为,政策内应该涵盖更多同理心。如今,我们迫切需要重新平衡对外来人才的开放政策,源于政府的现有政策无法为国人提供足够的思虑。” 梁文辉也指出,碍于我国的地缘条件,一旦外国人超出一定的门槛,将会形成任何形式的歧视,且往往是以牺牲我国人民利益为代价。因此,必须制定一项流程,确保本地的劳动力能够发挥其效。· 他强调一直以来,我国都出现矛盾的循环,本地人才不被重视,行业的领导者均存在失误的观念,认为应该仰赖外国人才来填补或领导企业,因此许多重要职位均由外国人才担任,却未曾想过培养本地人才。 举例而言,星展银行从未出现一位“本土”执行董事,这是否意味着,对于本地人才的培养是否做得不足。 “这显然不足以令人信服,因为星展银行一直以来都靠外国人来领导。而我们是否有提供一个过程,培养本地人才来履行其职。” 他也提到,由于外国人才备受重视,因此可授予公民身份,却让土生土长的本地公民反遭剥夺,失去权力。 为此,他强调政府应该以国人的角度出发,而不是引发仇外和歧视,给予本地人才更多的机会,着重培养本地人才,而非发出声明,以此对抗外来人才。 此外,梁文辉也表示,不应该放弃已成为我国公民的外来人才。 “如今被视为是公民的外籍人才也不应该被放弃,我们有保护现有公民的政策,因为他们也可能是该政策的末端接收者。” 比起无端的指责和影射,梁文辉更希望能够拥有一个平台辩论有关政策,为国民创造更好的发展,也呼吁人民勿借此机会攻击星展银行执行董事皮亞希,或其他人。 https://www.facebook.com/leongmwofficial/posts/173860340971337?_rdc=1&_rdr

多缴费、未评估开销是否合理 审计署批公用事业局水厂项目疏失

公用事业局委托一名承包商,建设海水淡化厂,2015年11月动工,2018年11月完工。承包商还需负责两年的服务和维修。 审计署检视这三份总值2亿2709万元的顾问、施工和维修保养服务合约。审计署发现,在该项目的施工合同变更管理上有疏失、调整价格变动疏失,以及未有评估维修合同中,非熟练技工费用成本是否合理。 在58项合同变更中,审计署发现,其中13项(价值459万元,或经审计变更总成本的53.9巴仙),是在施工开始、或完成的1至7个月后,才向有关当局申请批准! 还有12份合同变更(价值456万元),则是等到工程早已完成的5至7个月才来申请批准! 其中三项显著变更成本却未征求批准,涨幅高达23.9巴仙至59.1巴仙!这三份合同变更,最终成本价高达33万6800元,原本预估成本仅为25万6千元,但最终却暴涨31.6巴仙。 再者,未完成工作的成本也未被扣除,导致公用事业局多缴付了2万3200的款项。 根据公用事业局和承包商的施工合同,该局依据钢筋及混凝土材料的价格波动,每月支付给承包商。 到审计帐目时,针对钢筋和混凝土的价格波动,分别进行了104万7千元(增加)和82万0100元(扣除)的调整,且价格是由公共事业局委托的顾问决定的。 可是,审计署审查后,却发现一些价格调整,实则未有按合同条款作合适评估。八个建设结构中有七个的钢筋价格调整,使用不正确的价格指数,导致多付了将近11万3千元款项! 再有四个结构的没有进行价格调整,结果少支付了承包商达8千600元。 另一方面,公用事业局请承包商提供非熟练工友,协助水厂的运营。然而审计署认为,这笔员工开销似乎太高且该局没有对价格是否合理作评估,未能让公帑发挥所值。 这笔费用高达60万7千元。但审计署指出,若根据竞标各承包商报价推算,平均这些非熟练员工开销也仅为36万5400元,远远低了39.8巴仙。 据了解,公用事业局已关注上述疏失,并将向承包商追讨多付的款项。

Page 2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