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3 November 2020

武吉巴督现骨痛热症病例 徐顺全促当局处理有问题排水坑

武吉巴督西大道6号191栋组屋出现两起骨痛热症病例,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到该地区查看,发现一个排水系统中的排水坑结构有问题,导致积水流不出,形成蚊子孕育的温床。 徐顺全于今日(11月13日)在脸书上发文指出,他是经居民知会后,才发现有关的排水坑有问题。 他在贴文中也分享了水坑的图片,只见水坑内的出入水管位置处于结构底层的上方,导致水坑内常常都会有水无法流出,已经成为蚊虫生长的温床。 他指出,有关居民已就有关问题于11月3日致函国家环境局,以及裕廊-金文泰市镇理事会。 环境局回复指出,有关积水已经立即被清理了,并表示会监督有关情况,会毫不犹豫地对付导致蚊子繁殖的人们。 六天后,该居民再次通知环境局,该水坑内又积水了,因为“最近几周经常下雨” 。环境部给出同样的回复,并表示水堵塞已交由市镇会处理和清除。 而到了11月11日,即又过了三天后,环境局宣布在武吉巴督191栋组屋出现了骨痛热症病例,即190栋和191栋组屋各一起。 质问二单位为何不认真对待 徐顺全表示,他是在昨日(11月12日)才被告知有关问题,顿时感到有些不解了。 他认为这个问题在很多层面上,都是错误的,包括哪个“天才”将污水坑内的导出水管置于水面上;为什么市镇会没有立即采取行动解决问题,“甚至可以临时在水坑底部填上沙子,直到找到永久的解决方法为止”。 他询问环境局为什么要对居民表示问题“已获得解决了”,但是实际上并非如此。他相信环境局说指的水堵塞问题,并非指停滞在污水坑底部的积水。 他也怀疑市镇会并不清楚问题所在,即污水坑的构造有问题了。 “更不可原谅的事,为什么在将近一周后,污水坑内再次积水的问题无法获得解决?” 在问责制度下,徐顺全很想知道,环境局是否会像所承诺般,坚决对付裕廊-金文泰市镇会,因为当局一直都有对付那些粗心大意的住户。 “我在月前曾强调,住宅区附近的排水沟都长满了杂草,影响排水系统的运作,也警告这或将导致骨痛热症爆发。然而现在,缺乏关注和行动让我的担忧成真了。” 他再次重复提醒相关当局,不要随意对待人民的安全事务。“武吉巴督的居民正在等待市镇会的行动。我将会跟进和监督有关情况。” https://www.facebook.com/cheesoonjuan/posts/10161037279438849?_rdc=2&_rdr

包括新、美、印等国出席 南韩军人赴泰会议返国后确诊

据泰媒《Khaosod》昨日(12日)报道,包括新加坡在内,多达202各国军官参加在泰国罗勇府的战略规划会议,不过会议结束后,一名韩国军人返回韩国,却在机场的冠病检测出呈阳性。 据报道指出,该名32岁军人,于本月3日至日参加了金色眼镜蛇联合军事演习(Cobra Gold)会议,派代表出席的国家也包括泰国、美国、印尼、澳洲、新加坡、日本、中国和印度。 泰国公共卫生部管制司流行病学部主任瓦莱叻(Walairat Chaifoo)昨日表示,该名韩国军人于上月17日入境泰国,并接受隔离至11月1日,两次检测均呈阴性。 随后,他也在11月2日出发前往罗勇府参加会议。目前已有19名参与相同会议之士兵已被隔离。 瓦莱叻也指出,目前仍未了解他是在韩国或是泰国被感染。 基于报导提及有我国士官也出席上述演习会议,本社已向我国国防部询问,目前仍未获得任何回复。

罕见猫头鹰现身私人住宅区 属点斑林鸮

私人住宅出现罕见点斑林鸮(Spotted Wood Owl)品种猫头鹰,引起民众拍照留念。 网民Tan Wee Liang于11日在脸书专页Singapore Wildlife Sightings上发文,分享一头罕见猫头鹰栖息与栏杆上,甚至与镜头对眼。 从照片上可得知猫头鹰正在有地住宅的房子附近,据了解是在武吉知马一带的女皇路(Queen’s Road)。 从猫头鹰的身姿可判断为点斑林鸮,据国家公园局资料显示,点斑林鸮具有独特的“无耳”头和大胆黑色条纹的下半身,是我国最大的猫头鹰;属于濒危鸟类,数量则约22头左右,一般出没于森林和林地。 我国第一次发现点斑林鸮是在1985年12月,位于中央集水区森林,后来也在其他地区发现过踪迹。 网民还说,猫头鹰从一个栏杆飞到另一个栏杆,翼幅(wing span)相当长,而且恰巧网民在拍摄时,猫头鹰与镜头对眼,如同摆好姿态等拍照,非常可爱!

Page 2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