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26 August 2019

白人涂黑脸扮黑人 比利时民俗庆典“阿特游行”惹议

比利时民俗庆典阿特游行(Ducasse d'Ath)当地时间周日于阿特(Ath)登场,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由白人扮成黑人的“野蛮人”的游行,尽管获得许多观众的支持与喝彩,但却引来反种族歧视团体的大声抨击,认为“涂黑脸”游行带有歧视的意味。 比利时小城阿特会在每年8月的第四星期举行,原本是为了纪念当地教区与守护圣者的圣职受任(consecration),之后更发展为出盛大的游行大游行,绚丽夺目的巨大塑像吸引许多观光客参访。 每年的阿特游行都有一名比利时白人涂黑脸(blackface)、再配戴夸张的鼻环、耳环、锁链和头饰站上游行花车,吓唬孩子并在他们脸上留下黑色印记。 据悉,“野蛮人”的形象反映19世纪的异国风情想象。 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将阿特的巨人游行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名单。然而, 这场游行近年来,却引起平权组织批评,更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请愿,认为由“白脸涂上黑脸”的巨像充满种族歧视的意味,已违背了UNESCO指定文化遗产的初衷,应从“世界文化遗产名单”中除名。 反种族歧视团体“布鲁塞尔黑豹“发言人瑞吉夫(Mouhad Reghif)表示,传播包容与和平的文化是所有人应尽的义务,若社会上仍存在反黑人的活动,将无法实现多元民族和谐的愿景。 瑞吉夫续指,“正因为阿特游行享负盛名,且被UNESCO 认可,如果可以移除黑脸角色的活动,或许比利时社会可以停止涂黑脸歧视。” “涂黑脸”仅仅是为了好玩,还是隐藏种族歧视意味? “涂黑脸”歧视并不仅发生在比利时,我国也难逃涂黑脸歧视的课题。上月,闹得沸沸扬扬的电子支付平台广告,周崇庆在广告中一人分饰四角,包括印度人和穆斯林妇女,被指制造刻板种族形象,欠缺敏感度。 当中有人批评广告商,为何不聘用每个种族,反而是由一人饰演四角;有人则认为广告并未含种族色彩。广告商亦解释,因为看中周崇庆的娱乐效果,所以才决定由他一人饰演四角,透过轻松的方式向民众传达“每个人都能使用电子付款”的用意,并为此道歉。 由此可见,我国虽然存在多元种族,但种族问题仍然是一个火药箱,据2016年《亚洲新闻台》与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IPS),针对2000名民众进行调查,发现仍然有一半以上的人认为种族歧视仍存在在新加坡,即指,我国人民的种族敏感意识并不如想象中敏感。 ...

贿赂马国官员 持假车牌 男子承认30项控状

一名35岁国人于今日(26日)承认曾经贿赂马来西亚官员以考取驾驶执照,并在我国驾驶带着马来西亚车牌的轿车,甚至导致被罚款等一连串的相关违法事件。 35岁的张伟达(Zhang Weida,译音)面对多达30项指控,且大部分与交通有关,他认罪。 法庭获知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LTA)在被告的黑色宝马车内发现两张马来西亚的驾驶执照后,一直调查他涉及的各种罪行。 当局发现被告为了获得马来西亚驾驶执照,支付7000令吉(约2310新元)给中间人。被告表示,他是透过吉隆坡的朋友认识该中间人,中间人曾对他表示人士马国陆路交通局部的工作人员。 副检察官Stephanie Chew 指出,“被告明显了解这名中间人将会贿赂马国政府官员,以便在无需经过任何考试的情况下获得驾驶执照。而他也同意如此做法”。 他通过西联汇款转账给中间人,并且在同年假新加坡昇菘分行,自另一人手中接过以其名字注册的驾驶执照。 当被逮捕之后,张伟达承认他并没有参与任何考取驾驶执照的理论或驾驶考试。 二车辆皆带着假车牌 一名调查警官发现,即使没有合法驾驶执照,被告已在国内购买了两辆持有马国注册车牌的轿车,分别是铃木Swift Sport和宝马320i。在去年5月,这两辆轿车就因为未缴清停车罚款,而被市区重建局扣押。 接着,陆交局修车员工发现那两辆车的车牌都是假的,而且之前曾在我国注册。 被告是于去年4月份,自一名马国汽车经销商手中买下铃木Swift Sport。同月,他驾驶该带着假车牌的铃木沿着泛岛高速公路行驶,并且在没有安装IU设备下,越过电子道路收费(ERP)闸门。 由于未缴清ERP和停车罚款,导致该车牌号码真实持有者的脚车都被拦截,禁止进入我国兀兰关卡。 据法庭文件显示,车牌真实持有者为一名黄姓女士。她曾接获自市区重建局所发出的信函,要求她付清所有的罚单。女事主较后报警,并向当局证明她是无辜的。 被告于2017年5月,自马国汽车经销商手中购买宝马320i。该车辆同样带着假车牌,去年在我国三个不同地区违规停车,因此被开罚单。 此外,被告也在2017年2月,被发现在惹兰苏丹违规停放一辆带着马国车牌的雷克萨斯。 ...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