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 June 2019

张素兰发文悼林福寿医生:他是李光耀“相当惧怕”的自由斗士

光谱行动前政治扣留者、人权律师张素兰今日(4日)于脸书专页功能八号氏族会,发表短文悼念60年代左派领导者,已故林福寿医生。 张素兰在文中形容,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相当惧怕”林福寿医生,是60年代有能力的领导者、写作人和很有说服力的演说家。他所拥有的特质与智慧能与李光耀平起平坐。 当时,李光耀不折手段,成功掌握中英左派领导者。1963年2月2日,他发起冷藏行动,在英国殖民与马来亚的帮忙下,对逾133位左派领导者包括林福寿、工会工作人员、专家、教育工作者以及学生领袖,进行拘留并在未经审判下长时间监禁他们。 林福寿医生为了维护新加坡人民的权益,他积极参与领导了反对大马来西亚计划的运动,陈述英殖民政府违背新加坡人民意愿成立马来西亚联邦。 直至1982年,林福寿医生才获释,当时他已61岁高龄,他的阵营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sialis)早已不复存在。在获释后10年,即是2009年,他呼吁重启调查委员会,调查当年的“冷藏行动”。2011年,他与15位昔日于1950-1987年间遭遇政治打压的被扣留者,联合发出声明,呼吁成立调查委员会及废除内安法令。 不幸的是,林福寿医生在2012年6月4日逝世,享年81岁。在他逝世后一个月,相关纪念手册也出版,悼念他。 张素兰文章中也提到,当时,他无法理解名言“权力使人腐化,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化”,直到他得知林福寿医生在未经审判下被关押。 她也分享,在光谱行动25周年纪念之前,林福寿医生也曾鼓励她向当权者施压以成立调查委员会,针对废除内安法令和当年被拘留者的境遇进行公开听证。 张素兰说,如果当时林福寿医生的健康情况允许,相信他一定会出席当时的纪念集会,因为废除内安法令一直都是他的政治主张。 滥用内安法令夺走了他20年光阴,让他妻离子散,迫使他的妻子陈宗孟医生独自养育他5个月大的儿子。我们都无法想象这对他和他的家人是多么折磨身心的日子。 她继续呼吁,“我们可以也应该感謝林福寿医生提出废除内安法令和重启调查的诉求。“ 张素兰引述林福寿医生8年前在功能八号氏族会举办的研讨会--“改变世界系列”(Changing World Series)的演讲, “根据我的评估他们(人民行动党)将会把内安法令作为保障人民行动党利益的后备武器,我希望它不会被用到,但我觉得这将成为他们的武器之一。” 当时,有与会者询问林福寿医生,行动党今时今日是否仍会实施内安法令。 曾批评滥用内安法令致使延长10年监刑 事實上,1972年3月18日,林福寿医生曾透过妻子发出声明,批评人民行动党当时的制度与滥用内安法令一说。张素兰表示,此番言论使他未经审判下,延长监刑10年。 張素兰还说,“林福寿医生的判刑,竟由一群人民行动党的部长所决定,刑罚竟然是比一般监刑两倍长的终身监禁!到底林福寿医生做了什么,让他需要承受来自部长擅自决定的刑罚?” ...

《慈母舰》采访普杰立视频出现政党标志、宣传政策 本地导演质问资媒局:是否抵触《电影法》?

本地电影导演施忠明在脸书发文分享,他今早电邮致函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IMDA),向后者询问本地英语网络媒体“慈母舰”制作的一段视频,因其内容呈现政党标志、有政治人物宣传政治课题,是否抵触了《电影法》禁止制作政党政治影片的条文? 新加坡英语网络媒体“慈母舰”(Mothership sg)日前录制视频,采访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内容谈及陆路交通规划和2040年陆路交通发展总蓝图。 由于普杰立的父亲多米尼克(Dominic Puthucheary),曾是社阵政治人物,视频中的快问快答访谈,不免询问普杰立,行动党和社阵,会如何选择。后者则回答选行动党,不过他说很久以前两者过去曾在一起(指社阵领袖原一同创立行动党,惟后来因政见不同离开)。 针对这段视频,施忠明质疑,既然这是“慈母舰”拍摄、并非政府创作的视频,就不能在《电影法》下的第40条文被豁免(只有政府指示或发行的影片可豁免)。 而根据新加坡《电影法》第33条文,私自制作政党政治影片是被违法的。在该条文下,任何人进口、制作、发行或放映政党政治影片即属犯罪,可面对不超过10万元的罚款或监禁不超过两年。 施忠明认为,上述视频里又出现偏驳政治立场、政治人物推介政治课题、出现政党标志等等。 ”敢问有关视频是否已送交(资媒局)进行分级?在电影法第33条文下,会否被归类为政党政治影片?“他在电邮中如是质问资媒局。 2015年民主党拍《白衣牌洗衣粉》视频 此外,施忠明也在贴文中附上2015年的一个案例,那时资媒局指民主党制作的一段诙谐讽刺短片,根据《电影法》定义乃是政党政治影片。 对此民主党领导徐顺全批评资媒局选择性地诠释该法,因为政府也有以漫画的形式,借中国寓言和歌舞等来生动描绘建国一代配套和终身健保等重要政策。 徐顺全也认为,既然这样,政府的视频也是针对即将来临的选举推出,和民主党制作的宣传视频也没什么不同。 然而,资媒局在回应声明中反驳徐顺全把民主党的视频和政府政策宣导短片混为一谈,后者旨在宣传公共政策,而没提及任何政党。 不过,当时资媒局指民主党拍摄的短片,乃是首个和政党政治影片条例有关的案例,或许有关政党并不清楚有关法律限制,所以并未追究。 《电影法》第40条文 在《电影法》第40条文(2)下,相关部长若认为合适,可宪报公布任何人士、影片或广告等,豁免于《电影法》。 这意味着,如果部长觉得合适,可依法豁免上述采访普杰立的视频,不受《电影法》制约。 谁资助“慈母舰”? 2014年,资媒局曾要求“慈母舰”在类别执照计划(Class ...

Page 1 of 3 1 2 3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