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 March 2021

【国会】毕丹星冀政府重申世俗主义  尚穆根重申捍卫多元群体权益

【国会】毕丹星冀政府重申世俗主义 尚穆根重申捍卫多元群体权益

本月初,本地一名男子在一家餐厅内,扯下柜台上象征包容跨性别群体的彩虹旗(Rainbow Flag)。男子还拿起旗帜朝餐厅员工丢去,诋毁员工“侮辱国家”,“去死吧!”。 国会反对党领袖毕丹星,提到过去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曾针对本地性少数群体( LGBTQ)表态。部长曾强调政府职责乃是部份族群、信仰和性别,捍卫所有国人。 尚穆根曾针对上述彩虹旗被扯事件,强调“在国内,每个人都应该觉得是安全的。我们不会容忍任何涉及人身安全的威胁” 。“没有人应该因为性多元群体,而欺负他人;同样的,没有人能够因为宗教信仰,而威胁他人。” 他在今日的国会重申,性少数群体和他人一样都是平等的,若有人针对任何性少数群体或宗教群体散播仇恨言论,政府仍会采取行动。 对此,毕丹星先是赞扬尚穆根已提出显著和有力的声明,他也质询政府应持续奉行世俗主义(secularism),确保在工作指南、法律上,国人都理解我国是元种族和宗教社会,无论在法律、政策等,没人可被视为高人一等。 与此同时,他也提醒在激进主义和极端主义引起关注之下,政府应考虑重新检视1989年发表《维持宗教和谐白皮书》。 不过,尚穆根则回应,有鉴于当前对于促进宗教和谐所作出的种种努力,目前暂未有发表另一份白皮书的必要。 1989年《维持宗教和谐白皮书》产生的背景,是在当时宗教狂热席卷全球的时期,当年的白皮书,是为维持宗教和谐法令的落实奠定了基础。 尚穆根则强调,政府向来坚守世俗立场,制定公共政策维系宗教中立,确保所有宗教自由不偏袒任何宗教群体。 我国是在2019年10月,修订维持宗教和谐法令(MRHA)。尚穆根指出,修订该法既是为了抵御可能针对宗教和谐的威胁,并作出更有效反应。

【国会】杨莉明:新加坡需要立法“杠杆” 防止外国干预者

【国会】杨莉明:新加坡需要立法“杠杆” 防止外国干预者

新加坡需要立法“杠杆”,以此应对敌对的情报活动,防止外国干预我国政治。 新加坡人力部长兼内政部第二部长杨莉明周一(1日)表示,这些“杠杆”将使政府能够获取必要信息,以调查敌对信息活动,确定情报来源是来自外国或是人为。 杨莉明表示,若发现外国欲透过情报活动进行政治干预,颠覆新加坡政治,当局也会被允许进行反信息传递,提醒新加坡人民留意这些信息提供,以此打破信息的流传。 因此,我国也正在研究其他国家在应付这方面的方法。 “新加坡需要向世界开放才能谋生,但同时也借此对外国干预者提供机会。” 杨莉明指出,在20世纪的70年代,我国曾遇过两次的外国干预活动,其中包括当时的媒体《东方太阳报》(The Eastern Sun)和《新加坡先驱报》(Singapore Herald),他们均从外国获得资金,刊登了试图破坏我国新生所建设的努力。 我国也曾在2018年和2019年,与邻国面临问题时,当时对新加坡的批评言论出现了“莫名的高峰”。 “这些留言都是来自匿名账户,试图制造新加坡人对我国的立场表示强烈而重大的反对意见。” 根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显示,从2011年至2015年,网络上的外国干预选举案件原本也只有七宗,但在2016年至2020年竟上升至41宗。这些涉嫌出现外国干预者的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新西兰,他们分别通过收买政党和个别政客来影响他国政治。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也并没有要处理这些威胁,例如美国政治观察家发现美国国会大厦的风暴则需归咎于社交媒体平台的公正性,即对选举的误导信息采取及时和坚定的行动。” 她也谈及,还好在去年的国会选举时,我国是以和平的方式,然而,纵观其他国家,杨莉明认为我们有理由采取更有力的预防措施。 目前已有许多国家采取相应的措施降低风险,例如通过立法应对外国干预者所带来的威胁。 杨莉明也呼吁,在面对外国干预者时,首先必须培养新加坡人辨别合法且故意的线上对话,并对此作出相应的反应。然而,由于干预操作愈渐复杂,且被伪装得很好,因此如今公众未有足够的知识辨别。 她也提及对于外国干预者而言,资金、支援和主导必须有一定程度的透明度,且公众在审视这方面具有重要的角色,才能制定提案并给予最终保障措施最有利的支持。 2019年2月,时任律政部高级政务部长唐振辉表示,政府将考虑更新对外国干预活动的法律框架。他指出,有迹象显示,我国已然成为外国干预者的目标,在蓄意散播网络假信息委员会上利用相关新闻文章突出证词,并以社交媒体的影响力影响了部分人口。 杨莉名认为,外国干预者向来是内政部非常关注的问题,并指出目前也有一些平台正积极地处理有害内容,但并不是所有平台都会将社会利益摆于第一位。 她解释,平台有自己的价值观和商业利益驱动,因此许多国家已经发现了对社交平台进行监管的必要。 ...

【国会】 依据致幻效果潜力  政府拟修法管制新化合致幻药物

【国会】 依据致幻效果潜力 政府拟修法管制新化合致幻药物

内政部表示,鉴于新化合致幻药物在近几年有成为毒品的趋势,当局将修订滥用毒品法令。 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费绍尔今天(3月1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内政部开支预算时,做出上述发言。他表示,当局将依据药物所产生的致幻效果潜力,进行管制。 他在会上谈及我国为打击毒品所做出的的努力时指出,从发现到将新化合致幻药物列入法令的过程中,或需要一些时间。而且,贩毒者可能会趁机不断改变有关毒品的化学结构,以逃避执法管制。 因此,他指出,修订法令后,将能够加快中央肃毒局的执法行动,将不法之徒绳之於法。

“党籍不会过期失效”  前进党称已就党籍终止知会卡拉

【国会】尚穆根称 警方凭电眼侦破4900起案件

截至去年12月,警方凭借电眼录下的画面,侦破了逾4千900 起案件。 内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部门开支预算时表示,目前警方已经在全国各地安装电眼,包括公共场所、组屋、邻里中心和停车场,约九万个电眼。 据调查显示,安装电眼更能给公众带来安全感。 尚穆根表示,未来几年内,当局也将根据财政状况,在更多地方安装警方的电眼。 他表示,警方和中央肃毒局也将通过科技,加强查案能力。 此外,尚穆根指出,警方和中央肃毒局人员的查案和案件管理系统已经数码化和自动化,使得系统更精简。 执法人员无需回到办公室,就能够马上查看系统的案件资讯和更新资料。

【国会】国民服役人员贡献大 严燕松倡议为受伤服役人员加保

【国会】国民服役人员贡献大 严燕松倡议为受伤服役人员加保

国民服役人员对我国保家卫国贡献巨大,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严燕松献议,为受伤的服役人员的保险金额发声。他表示,国民服役人员在我国国防战略上有着巨大的贡献,因此若服役人员在为民服务期间受伤时,应获得公平的补偿。 严燕松今日(1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部门开支预算时,提出四项质询,首先,15万元的团体定期人寿险和团体人身意外险,是否有涵盖在国民服役人员身上? 他解释,国民服役人员尽管在一年中可能服役的时间仅40天,但也常面临有风险的军事演习。 其次,国民服役人员的保险金额又是如何计算,在服役人员死亡或永久残疾的情况下,是否有加保的可能,保障他们的未来? 再者,若发生永久残疾的情况,欲要启动一次性残疾赔偿条款,又要符合哪些条件?最后,若服役人员在实战中受伤,其赔偿额是否与训练时相同。 与此同时,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潘群勤也敦促政府作出调整,尽管目前的抚恤金是足够的,但应以国民服役人员的一般公民工资为基准,再加上受伤的服役人员的工作寿命,计算出合理的金额。她也提议为这些服役人员制定纪念日,纪念这些牺牲的服役人员。 黄志豪:死亡或永久残疾国民服役人员涵盖在工伤赔偿法案 对此,国防部高级政务部长王志豪作出回应,指目前我国针对死亡或永久残疾的国民服役人员是涵盖在《工伤赔偿法案》(WICA)之下,且受伤的服役人员都可以前往我国的公立医院、诊所以及社区医院,所有费用将国防部承担,其中可享用的服务包括医疗、辅导或特别需求。 不仅如此,黄志豪补充,这些服务不仅限于服役人员本身,也包括服役人员的家属。 至于受伤的服役人员在退役后可能会因伤失去收入,黄志豪也表示,国防部也会为退役人员提供最高两年的赔偿金额。 他称,其赔偿金额甚至是超越了工商赔偿法案所制定的年数,即一年,且受伤的服役人员也会获得来自国防部福利计划下的中期至长期的财政支援,可以即时协助服役人员与其家属度过生活难关。 此外,黄志豪也指出,在国民服役期间,所有的服役人员将享有人寿险和意外险。 至于潘群勤所提及的纪念日,黄志豪也回应,目前我国也有针对这些牺牲的国民服役人员设立纪念日,即军人节(SAF Day)。 严燕松:是否为实战中受伤或死亡的国民服役人员增加新赔偿框架 针对黄志豪的回应,严燕松进一步追问,因故受伤的国民服役人员是否会获得如同全职国民服役人员相同的赔偿和保险? “如果没有,鉴于国民服役人员对我国的贡献,国防部是否可朝着这方向修缮?” 另外,严燕松也针对团体定期保险金额提出质问,指是否有要加保相关金额。 黄志豪随后也回应,他表示,目前受伤的国民服役人员将获得与全职国民服役人员相同的赔偿金额和保险。至于加保保险金额一事,他则表示国防部也针对服役人员的保险金额进行定期检视,且将所有相关因素加以考量 最后,严燕松也询问,是否会为实战中受伤或死亡的服役人员增加新的赔偿框架。对此,黄志豪则答复,目前的赔偿框架也涵盖了实战中受伤或死亡的服役人员。

【国会】尚穆根:因患精神疾病  三年内31人被拒考驾照

【国会】尚穆根:因患精神疾病 三年内31人被拒考驾照

我国在过去三年期间,一共拒绝了31人考取驾照,因为他们患有精神疾病。 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通过书面方式,答复工人党议员贝理安的询问时指出,2018年至2020年期间,一共31人被拒申请驾照,占了申请者的0.014%。 贝理安询问到,在过去五年,共有多少人因此被拒绝申请驾照,以及当局如何界定无法考取驾照的患病人士。 尚穆根也指出,交通警察并没有2018年之前的相关数据,因为当时还未实施网上申请临时驾照的程序。 他指出,若在申请驾照时注明是精神疾病患者,或被质疑患有精神疾病,申请者将被要求接受健康检查。而医生将依据新加坡医药协会准则,未申请者进行评估,确认后者是否适合开车。唯有得到医生认证后,申请者才能开始参加驾驶考试。

【国会】让缅甸重新迈向民主进程  维文促释放文敏和翁山淑枝

【国会】让缅甸重新迈向民主进程 维文促释放文敏和翁山淑枝

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再度呼吁缅甸军方停止使用致命武器,尽力避免进一步的暴力和死亡,并坦诚地面对特别亚西安外交部长视频会议,以达致长期政治和平的解决方案。 维文今午(3月1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部门开支预算上指出,亚西安外交部长明天将针对缅甸政局发展,召开特别亚西安外交部长视频会议,与该国军方代表进行对话。 他指出,我国和亚细安成员国都非常关注缅甸局势。然而,我国的立场一直坚持不变,即支持亚细安促进缅甸恢复正常和稳定。“虽然亚细安的核心原则是寻求共识,且互不干涉内政,但是在促进缅甸恢复正常和稳定方面,这组织仍然可以发挥建设性作用。” 他也表示,缅甸的长期动荡将会对该国、亚细安和本区域带来严重后果,因此他促请缅甸各方在明天的视频会议中,真诚且坦诚地参与讨论和谈判,以取得政治和平的和解方案,包括将该国回到民主进程内。 “我们认为要启动这个进程,就必须立即释放缅甸总统文敏、国务资政兼外交部长翁山淑枝,还有其他的被扣押者。” 维文表示,他坚信只有这样,缅甸才能够朝向并达致和平解决方案。 他也指出,亚细安将和所有外部伙伴国保持密切合作,让和主要利益相关者的包容性对话得以成功进行,避免缅甸议题影响亚细安和伙伴国之间的互利关系。

Page 1 of 5 1 2 5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