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7 September 2020

告别政坛后 蓝彬明和安宁投身私人领域

自7月的大选中落败后,蓝彬明和安宁阿敏回到私人领域中,蓝彬明重操旧业,而安宁阿敏则投身两家科技公司,甚至表示对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抱有期待。 安宁阿敏昨日(9月6日)在脸书上帖文指出,他将于9月14日开始投入新工作,在区域性机器人和自动化公司碧绿威集团(PBA)担任战略总监,并加入人工智能公司Adera Global,担任其非执行顾问。 原任内政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次长的他忆述,曾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谈到除了担任国会议员、投身政府服务,他也会选择重返私人领域。 他对人生的下个阶段充满期待,希望将他的潜力扩展到法律和政府之外,而加入这两个前途无量的科技领域公司,感到兴奋不已。 “我后悔出战盛港集选区吗?当然不。毫不后悔,因为能够为党打一场最艰苦的战斗并捍卫我的信念,是一种荣幸。能够担任国会议员为您服务,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之一。” “我可能戴着不同的帽子,但是内在是一样的。我还是会聆听民声。我的想法和心永远和你同在。要保持联系和互相照顾,好吗?” https://www.facebook.com/amrin.page/posts/2721988278088641 重返眼科中心服务 此外,原任交通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的蓝彬明也宣布好消息,表示他在本月会重返私人领域,回到鹰眼科中心(Eagle Eye Centre)担任总裁兼小儿眼科和成人斜视部门主任。 他指出,上次加入鹰眼中心是在六年前,2014年1月,但是在短短七个月后,就被召到卫生部担任政治职务了。他表示,在那短暂而充实的时段内,他协助成立了小儿科和成人斜视服务。“现在我非常高兴并充满期待,将返回全职的临床治疗中,充实对医生职业的热忱,尤其是在幼儿眼疾治疗方面。” 他介绍到,鹰眼中心设立于2006年,从最初的中等诊所,至今已发展成拥有七家诊所、16名眼科专家和约100名敬业员工的综合眼科机构。 他表示,期待和眼科中心的团队一起,为所有患者提供世界一流、专业和值得信赖的眼部保健服务做出贡献。 https://www.facebook.com/LamPinMin/posts/3671370592892890

年度账目出现造假情况 裕廊集团报警处理

裕廊集团的账目被被审计署发现,年度审计长报告中有假收据和投标商报价情况,报警处理。 2019/2020财政年审计长报告出现造假情况,裕廊集团表示已经报警,并且解除涉案职员的职务,经过警方调查后,没有发现其他的非法行为。 为了避免收据和投标商报价造假事件发生,当局改进了采购程序,让员工参与提供加强合约管理能力的培训,并为合同管理咨询设立专责部门。 此外,裕廊集团自今年1月份开始,停止接受现金付款交易。 当局也和民防部队、市区重建局合作,加强稽查工作,法律对付违法租户,以杜绝非法转租、存放和售卖柴油的行动。而想要在租用的产业内设置柴油储存箱的裕廊集团工商产业租户,则需要事先取得集团同意后,才能向民防部队提出执照申请。

审计署点名三部门、八法定机构 出现疏漏

审计署发表的2019/2020财政年度审计长报告中 ,称多达三个部门、八个法定机构出现IT监管、采购和合约管理、运作管理,以及商业津贴项目管理等方面疏漏。 这三个部门包括:财政部的会计署、总理公署的公共服务部和外交部。 八个法定部门包括:国家图书馆局;教育部旗下的义安理工学院、共和国理工学院;环境与水源部旗下的公共事业局、贸工部旗下的裕廊集团、总理公署旗下的政府科技局;人力部劳动力发展局(Workforce);和贸工部企业发展局等等。 其中,国家图书馆局被揭发,旗下国家档案馆翻新计划,75项合同变动(contract variation),有近半都未有给出预估成本就获得原则上同意(in-principle approvals (IPAs)),缺乏审核官员的监督。 审计署在审计裕廊集团帐目时,发现有收据造假和投标商报价造假,该集团已报警处理。 财政部会计署 审计署发现,会计署[email protected]最重要的操作系统,供应商可以在不需密码情况下就登入;审核流程也不健全,无法侦测到未经授权的使用。这意味着该部的电脑资讯管理有待加强。 公共服务部 公共服务部方面,使用人力资源管理系统(HRMS)管理人员个资、薪资等记录。不过,审计署认为,管理HRMS的六个账号中,包括管理员和供应商。但是,在最重要的操作系统账号,未设下使用限制,至少两个管理员可使用之来进行每日运作;再者,还有两个账号可登入另两个账号而无需密码验证。 外交部签证代理收费过高 在外交部方面,审计署发现与外交部所授权的16签证代理中,有三个在网站张贴的签证申请费,竟比服务条款所订立的高出16至50巴仙!审计署促请外交部需监督和确保签证代理遵守服务条款。 再者,签证代理需使用指定的信用卡,把签证收费转账给外交部。然而,2018年6月至2019年3月,却有未指定的42份信用卡,用来进行1万5777次的费用转账。  

【冠状病毒19】9月7日新增22确诊 三例入境病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7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22例冠状病毒19确诊病例,其中有三例为入境病例,一例社区病例,为一名工作证件持有者。 本地累计确诊已增至5万7044例。 入境病例者在抵境后已遵守居家通知。当局将在今晚公布更多细节。

严燕松吁降低保健储蓄使用限制 助年长者偿还医疗费用

医疗费用向来是国人关注的课题之一,其高额医疗费用更是成为国人沉重的负担,尤其是长期与慢性疾病抗争的患者或老人。 阿裕尼选区议员严燕松呼吁,政府降低保健储蓄的使用限制,帮助年长者减少以现金偿还的医疗费用。 严燕松于本月4日的国会发言中,以中文演说提到,许多居民曾向他抱怨有关昂贵的医疗费用,甚至因高额医疗费用而选择不复诊,导致病情恶化。 “一旦病患的病情恶化到必须住院的情况,不管是对病患或者是对我们的医疗系统来说,负担都会增加。” 为此,他也提议将所有其他慢性疾病一并列入保健储蓄的可知支付项目中,并让60岁以上的年长者免去提款限额,以此减轻年长者的医疗费用负担。 https://www.facebook.com/geraldgiam.sg/posts/3591666277518439 国人受苦于高医疗费用 高额医疗费用在我国一直都是争议不断的课题,网络上也不时看见受医疗费用影响的案例。尽管我国的医疗服务水平获得世界的认可(新加坡中央医院(SGH)因其临床研究和卓越的护理服务,被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评选为全球第三最佳医院),然而却伴随着高医疗消费,让人民叫苦连天。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我国的医疗自付医疗费用竟高达36.7巴仙。虽然透过政府津贴和增加健保计划(Medishield)赔额,上述占比有所下降,但人民的自付率仍高于其他国家。 工人党不仅一次提及有关高额医疗费用的问题,工人党成员陈贞贞曾在本届大选期间呼吁,调低自付额和共同承担额,并不设限10万元额度,以确保人民能够负担其医药费。 她当时表示,坊间一直流传“能死不能病”,人民生活愈发困苦,尽管终生健保能够给付大部分医药费,但其设限在10万元,与此同时,病人仍需承担多达10巴仙的费用。 淡马亚也曾表示,目前保健储蓄户头(Medisave)、全民健保費用(MediShield Life)、保健基金(MediFund)均仅占整体医疗费用的15巴仙,而剩下的医疗费用则交由政府补助、雇主自主和自付,而后两者所需付的费用也愈来愈高,因此新加坡需要一个简简单单的通用支付系统。

第二季本地招聘活动 近四成被裁员工觅职成功

人力部调查显示,虽然今年第二季的本地招聘活动出现放缓现象,惟近四成于首季被裁退的员工,成功找到新工作,且薪金未被大幅度缩减。 该部门的每周就业情况报告指出,于首季度被裁退的2160名接受调查员工中,有39巴仙的员工已经在6月前找到工作了,与2018年同期的47巴仙相比少了八个百分点。 其中,有70巴仙的被裁员工在一个月内就找到新工作,而白领人士和年介30-40岁的员工更容易找到新工作。 寻获新工作的员工中,有一半人拥有其他技能,可以在不同领域发展,而超过一半的员工在找到新工作时都没有被大幅减薪。 另一方面,在“新心相连”就业和技能配套下,截至目前为止,已为超过220个来自旅游业的业者提供了超过1700个实习、见习、培训和工作机会。 所提供的就业机会,有四成以上是包括系统分析员、会议或活动策划员在内的白领工作,且大部分职位空缺都属于长期性质。而目前仍在招聘的单位,包括有滨海湾金沙、圣淘沙嘉佩乐酒店、实里达乡村俱乐部和莱佛士城市俱乐部。

Page 3 of 4 1 2 3 4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