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 story

短片揭清洁工住垃圾站两年 建屋局火速安排入住临时租房

身体抱恙中年清洁工R先生,申请建屋发展局租屋不果,在组屋垃圾处置站住了近两年。网民上载访问R先生的视频遭到疯传,也引起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迪舒沙和建屋局的关注。建屋局也随即发文回应,将安排R先生在本周先入住临时租房,解燃眉之急。 事缘上周四,一名林姓民众发现,清洁工R先生住在锦茂19A座组屋后的垃圾处置站。影片中显示,放置大型垃圾箱空间后方的两个小室,就是R先生的睡房和沐浴室。 根据视频中与林姓民众的对话,R先生透露本身是新加坡公民,刚从印尼搬回来,两年来向建屋局申请组屋,但是在议员帮忙下,至今都没有结果。由于在附近任职清洁工,所以就近住在这间垃圾处置站。 R先生也透露自己刚出院,身体状况欠佳,有心脏和呼吸系统问题。他说希望建屋局能安排租用组屋给他,虽然暂住在垃圾站,但比起露宿停车场或组屋楼下,至少现在有瓦遮头。 影片上载后遭网民疯传,点播率高达6万9875次,但是网民对短片中R先生的处境反应不一。有者质疑R先生没有透露更多实情且“扮可怜”,不过随即遭网民挞伐,指出不管他过去做错了什么,但不代表就应该剥夺他生活的尊严。 上载短片的民众也回应,老者只是希望有瓦遮头,租用组屋就已足矣,甚至不要求是否有房有厅,这难道要求太高了吗?“他只是努力生存...没有向大家讨过一分钱,只是希望能有一个居所让他好好休息。”他认为,老者需要比较卫生、舒适的环境养病,垃圾站显然不是养病的好地方。 建屋局:已安排临时租房给R先生 建屋局也注意到有关R先生的视频,马上发文回应,解释R先生在去年首次申请租用组屋,由于他自身不符条件(妻儿非新加坡公民),建屋局另安排他申请租住宅。不过他并没继续完成申请手续。 建屋局也指出,今年9月,议员迪舒沙替R先生上诉申请,建屋局也再次联系R先生,但是他拒绝了建屋局提供的单身者联合住房计划(Joint Singles Scheme)。他表示较后将连同一名家属再提交租屋申请。 “R先生申请长期的住房计划,建屋局已经再次联系他,作为应急措施提供他临时租房,先提供他合适的住房环境,解决燃眉之急。“建屋局表示,将竭力协助R先生,希望各界理解并呼吁民众停止对R先生的处境做其他揣测。 迪舒沙:短片内容“未反映事实全貌” 至于议员迪舒沙也另外在脸书贴文,称过去数周都见了R先生几次,影片所说的故事也”不全面“。他也解释,早前R先生没有接受建屋局的联合住房献议,因为他不愿和另一人同居一室。 ”R先生也申请了社区财务援助,目前还在审核中和等候他提交相关文件。我的选区团队会提供协助,包括分发购物券给他。“ 他补充,本身也敦促市镇会,继续聘用R先生,保障后者有稳定收入。 不过,他也在帖文中回应,往往上载视频很简单,营造负面的情绪,但却不能反映事实全貌。 “在镜头的背后,还有很多工作在默默进行,来改善居民的生活。我会和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以及建屋局官员一起,致力寻找解决方案。R先生也透露自己不清楚短片的拍摄目的。” 虽然迪舒沙声称,其选区团队背后也在为许多工作“默默耕耘”,不过何以他会默许R先生住在不卫生的环境下长达两年,我们不得而知。如果不是网民发短片揭露此事,建屋局是否会马上作出安排,让R先生先入住临时住房呢? 或许,迪舒沙也应该为揭露此事的民众和网民致谢,感谢大家对R先生的关心,让当局能从速为R先生安排合适的住所?

Read more

拥挤的新加坡医院?

彭博社在上月,把新加坡列为续香港后医疗系统最有效率国家,效率比分高达85.6(香港为87.3)。 但是,72巴仙的国人仍对本地的医疗服务不满意。其中有几项导因,包括漫长的等候就诊时间,还有越来越短缺的医疗资源(如病床)。 人口增长以及老龄人口的增加,有更多国人寻求在本地医疗机构就诊,似乎医院将变得更为拥挤。从2015年到2017年,我国总人口增长1.4巴仙,同期间到急症医院(公立和专科医院,不包括精神科医院)求诊的人数,也飙升了13.6巴仙。 即使在分析中把精神科医院和社区医院也涵括进来,仍可看出入院率从2010年以来就随着人口增长加快步伐攀升。 本地一家消费调查机构Value Penguin作出统计,梳理本地医院和医疗服务越发拥挤的情况。 该机构的报告也显示,人口老龄化、死亡率增长(比起2014-2016年人口增长2.5巴仙,死亡率也增长3.2巴仙)和医疗旅游,加之医疗资源供应跟不上日益增长的需求,都是导致医院越发拥挤的因素。 总人口中急症医院住院占比 图源:Value Penguin 除了住院率增长,在特定时期医院也会面对高度拥挤的状况。根据Value Penguin数据调查显示,医院在工作日反而比周末更为繁忙,以我国六家公立医院为例,都是在周一至周四的病床使用率最高。全年的病床使用率平均值也在85巴仙。 6家公立医院在2018年7月15日-21日期间的病床使用率 Value Penguin认为,漫长的等候时间,也是医院是否拥挤的最好指标。求诊人数多、但是医疗人手、器材和资源若不足,病患轮流等候就诊的时间就越长。根据2018年7月卫生部的数据显示,病患在6家公立医院,从急诊室转到病房的等候时间平均为2小时半。 同时,在周二和周三,在医院的平均等候就诊时间最长,平均要3.2小时,周末为1.6小时而周一和周五为2.3小时。这也说明,病患在平日到医院看诊,更容易产生医院拥挤的印象。...

Read more

社论:累进税制上全球包尾– 征税最多,对民开支却最少?

上周,乐施会公布一项指数,对比全球157国在降低贫富差距所做出的努力。其中,我国被指降低贫富差距成效不彰,排名只得倒数第九(149名)。 乐施会的报告,很快就遭到政府要员的反弹,其中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坚称,乐施会更应该看看我国政策所达成的成效,例如国民高拥屋率、医疗服务领先全球、学生表现排名佳子,说明现有政策已取得成效。 李智陞甚至言道,新加坡人普遍承担的所得税偏低,几乎一半人口不缴任何所得税,但是这些群体却能从政府获得高素质基础建设和较多社会援助。 王瑞杰对乐施会报告“失望” 此外,财政部长王瑞杰也对乐施会的报告感到失望,认为报告将资源投入和表现混为一谈,只关注政府在教育、医疗上的开销,是错误的分析。 图源:《今日报》 "世界银行发布“人力资本指数”就是为了研究如何改进政策成效,排列第一的我国非常乐意和其他国家分享我们的经验,也希望国人确信我国的制度很好地为他们服务。" 对此, 乐施会贫富不均政策负责人麦斯罗逊也回应了李智陞,指出为何在落实扶贫累进税制政策排名,我国包尾,也与我国宽容富有大企业和个人的税制有关。 他指出,我国税收政策的影响是跨国界的,甚至被富有企业视为避税天堂。结果是被规避掉的税收,侵害了其他发展中/落后国家的收益,使之缺乏可投入发展学校和医院建设的资金。 经济学家:应改革公积金税制 针对我国在促进累进税努力的包尾排名,本地金融服务专业前主席梁实轩也有话说。他在个人博客撰文,提及去年11月,出现在英媒《今日报》题为《公积金扣税更利富人,经济学家要求税制改革》的报导。 报导中称,假设一名富人存入100元在公积金户头,就可得到22元的所得税减免。但相对下,月入3千元的普通民众,只能得到2元的减免。 经济学家Walter Theseira建议,应改革我国公积金减免税制中的“累退性质”。比起高收入者,收入较少者却贡献出收入中更大占比回馈社会,可导致不同收入群体的潜在储蓄差距出现极端差异。 根据Walter的计算,收入较低的一半家户平均获得14巴仙公积金扣税,但是社会收入前10巴仙的家户却可得到31巴仙的扣税。...

Read more

每月6万中央洗碗盘服务 口福子公司外包予兄弟公司

不堪收费负担,裕廊西小贩中心12名小贩约在今年八月,提交一份联署诉求信,呼吁环境局指示该小贩中心运营商,废除由小贩承担的奖励顾客送还托盘措施。 其中一名小贩透露,除了每月约两千元的租金和其他附加费用,承担奖励顾客归还托盘的开销,每月累积下来,有时可高达900元。 其余附加费用还包括1100元的清洁和收碗盘费、250元的服务费和300元的自动现钱机费用,致使小贩每月开销加上租金可高达4千元。 除了环境局,这份诉求信也提呈给裕廊西小贩中心的运营商,口福集团子公司Hawker Management。 然而,环境局发言人对此答复,奖励归还托盘制是小贩和Hawker Management签署合约的一部分,在签约时应清楚有此条约。 另一方面,Hawker Management 则告诉《今日报》,管理层是与摊主们合作推动奖励顾客归还餐盘,并认为这有助打造干净舒适饮食环境。不过,他们将探讨小贩们的诉求。 其中一名小贩列出每月近4千元的开销: 租金:2140元 洗碗盘费:1100元 租用现钱机:300 归还托盘奖励:约数百至900元 服务费:250元 或许有经验读者会发现,高达1千100元的洗碗盘收费,小贩几乎可以自行聘请洗碗工。 口福集团执行主席庞琳,也是草根领袖 Hawker Management的母公司口福集团,乃是巴西立-榜鹅集选区草根领袖庞琳所创立。他是榜鹅21社区中心建设基金委员会副主席,也是榜鹅北公民咨询委员会和榜鹅21社区俱乐部管理委员会的赞助人。...

Read more

社企处处收费小贩开销重 食评家致函部长抱不平

早前,环境与水源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在国会指出,环境局将要求社会企业运营小贩中心,成本和收费需透明化,任何额外收费也需获得环境局批准,确保小贩中心的租金可负担得起。 对此,本地知名食评家司徒国辉再次于“食尊”网站,致部长许连碹公开信,呼吁国家环境局接管小贩中心,以维持小贩低营运成本,才能让消费者享用价格廉宜美食。 (转载自"食尊"网站) 致部长许连碹博士的公开信 请维护公共小贩中心 感谢您着手探讨社会企业小贩中心所施行的不公平措施,要求这些社企把附加费用透明化和非强制收费。不过请容许我分享我的意见,此事不仅关乎收费透明化,公共小贩中心总体运营开销过高更应关注。 您说社企小贩中心的租金和开销媲美其他私人食阁,但我认为,如果再拿百余家环境局小贩中心和咖啡店(其中有好些已由职总富食客营运)相对比,差异九十分明显。作为私营企业,私人食阁有权征收他们认为适合的收费。 原本我以为东部地区的小贩遇到的合约条款是最糟的,直到有位来自社企小贩中心的小贩,和我分享他们的困境,那才是糟糕透顶。 直到下个租户签约为止,租金照付 这小贩在一家本地知名连锁食阁管理的社企小贩中心,经营面谈。一年后,由于客流量走下坡生意难以维续,这名小贩决定放弃每月4千元营销(包括基本租金和比租金超过一倍的服务费)的面摊。 令我惊异的是,他们还得继续付还最低两千元的租金至合约期限终止,或者直到新租户接手。(管理层的条款参考下图) 这位小贩较后转移到位于住宅区的私人咖啡店经营,租金和运营费相同,但是却又较高客流量。但与此同时,他们还得缴付先前社企小贩中心的违约“惩罚”租金。 “他们只是为养活家人的创业小贩,以为能够在社会企业管理模式下的公共小贩中心得到帮助。结果根本不是这样。” 即使小贩想放弃续租,管理层仍指出,根据合约小贩需继续付还至少两千元的租金,直到合约期限结束或新租户接手为止。(图源:”食尊“网站) 为每个送还餐盘承担两角钱 社企小贩中心也规定,顾客每送还一个托盘可得两角钱奖励。讽刺的是,小贩却得承担这笔费用。我发现小贩承担奖励顾客送还托盘的费用可高达每月400-800元,比清洁和保养费还来得高。...

Read more

世界排名149 新加坡缩小社会贫富差距不力

国际慈善组织乐施会(Oxfam)于今日公布乐施会降低贫富不均指数,显示我国、尼日利亚和印度,社会中超级富豪和低收入阶层鸿沟扩大,在缩小贫富差距的努力上成效不彰,排名倒数十名。 该指数乃针对世界157各国家,对缩小贫富差距的努力作出排名,我国排名第149,尼日利亚因缩减贫富差距最为不力,排名垫底。 至于韩国、格鲁吉亚和印尼,从社会开支、税收和劳工权益着手,因致力改善贫富差距获赞扬。 乐施会提醒,贫富不均已达到严峻水平,世界最富有的1巴仙人口,却坐享2016至2017年中期生产的八成财富,但是最贫穷的一半人口的财富几乎没有任何增长。 解决贫富不均取决于政治意愿 这份指数是在巴厘岛举行的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会组织年会上发布,各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皆齐聚此会。 在缩小贫富差距努力上,倒数十名的国家,包括新加坡。(图源:2018贫富差距指数报告) 乐施会指出,要解决贫富不均问题乃取决于政治意愿,而非国家是否富有。 “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富有国家之一,但排名倒数第九,其便于避税的措施乃是部分因素。再者没有定制最低薪资,保障劳工权益不力。” 避税政策致政府消贫资金不足 报告指出,新加坡增加个人所得税达2巴仙,但是对于收入最多者的最高征税率仍维持22巴仙。再者,一些不利措施也导致一些大企业,在我国可以在海外避开数十亿元的税收,致使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解决贫富不均问题。 与此同时,对于社会开支仍相对很低- 只有39巴仙花在教育、医疗和社会保障上,不如南韩和泰国,一半开支都花在这三个项目。 新加坡在2017/18年,海拔教育开支削减达5巴仙,当时是世上对教育开支削减最多的国家。 “在保障劳工权益方面,新加坡排名71。除了清洁工和保安,没有为其他劳工制定最低薪资;女性劳工未获平等支薪,对于性侵和性骚扰的法律保障仍不足。” 报告认为,新加坡理应在解决国内和全球贫富不均,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乐施会贫富不均政策主任Max...

Read more

“自由的选举不一定公平” 覃炳鑫:政治强人操纵选举巩固维权

东南亚新闻与研究平台《新叙事》(New Naratif)总监,暨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提醒不应“过于依赖”、以为选举就是促进政治改革的不二法门。 他提醒,人们似乎已经认定,政权的合法只能透过选举产生。然而,朝鲜最高领导人,也是民选的领袖,操弄选举和制造恐惧对他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 “选举可以是自由的,但不代表它必然是公平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赢得过去所有选举,但是没有一场是自由而公平的……当然,如马国国阵,也善于划分不均选区、甚至在大选前,直接逮捕反对党政客来操盘选举结果。” “故此,选举不必然是公平的,透过选举产生的政府也不必然是正当的。我们太专注在讨论机制而本末倒置。民主本来就建立在价值观和社会典范,而不是机制。” 他也提醒,人们也应警惕不要把机制规章,误认为就是民主规范。 “2018酷隆坡嘉年华”在上周举行,覃炳鑫博士受邀为“东南亚强人的诉求”研讨环节主讲人之一,和马来亚大学法学系助理教授亚兹敏砂伦、菲律宾视觉艺术家与摄影记者伽罗卡布科和马国人权律师、净选盟前主席安美嘉,同台讨论东南亚政局。 冷战后东南亚多国“选边站” 在研讨环节初始,覃炳鑫从历史角度分析强人政治的起源。纵观历史,政治组织的起始状态都是帝国。而后在一战期间,民族主义(nationalism)成为政治组织的根本,民族国家(nation-state)终取代了帝国。 二战结束,国际冷战趋势影响下,迫使东南亚许多后殖民国家,必须作出“阵营分明”的意识形态“买队”抉择-- 要么倒向资本主义,要么共产主义。 “撇开这些抉择的对错,对于建国的新独立政府则是一笔赌注,为了稳固政权他们不得不选边站,并把你的政治对手打压下去。” 东南亚区域多从君主制的王国、苏丹国迈入殖民主义,民主意识扎根本就不深。我们也曾有短暂时期,共和主义、民主主义等百家齐鸣,但却因为迈入冷战时期嘎然而止。 其二,当权者试图假民族主义合理化他们的政权。整个60年代,左派面临大清洗:那些设想不同国家模式的人士、对于泛马联盟和马来亚/马来西亚民族主义的异议者…… 与此同时,苏卡诺在1965年倒台,共产党人被指控为幕后主使并被谋杀。 我们从没机会让共和主义,自由主义和民主理想在我们的文化中扎根。覃炳鑫认为,要议论东南亚强人,离不开讨论他们如何借民族主义、操纵国家机构来巩固权力,以及制造恐惧来树立威权政治。 安美嘉则询问覃炳鑫,其心目中谁堪称东南亚政治枭雄?后者直言:”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巫统的数位领导人、菲律宾的马科斯和现任总统杜特蒂,至于印尼则非苏哈多莫属。“ 放任式资本主义下的新剥削模式 他补充,近年来,东南亚社群正经历一个阶段,放任的资本主义加剧两个阶级间的不平等:拥有资金可自由移动的阶级,以及无法自由流动的劳动阶级。 这种情况形成另一种剥削模式:资本家有本钱威胁,把生意转移到更有盈利的地方经营,迫使劳动阶级被迫接受日益萎缩的薪资,否则将失去就业机会。...

Read more

社会关怀计划 去年逾亿元助7万9500人

社会与家庭发展部的社会关怀计划(ComCare),在去年发出的援助总额达到1亿3100万元,使7万9500人受惠。 该部在昨日发文告,发表社区关怀计划2017财政年报告和2013-2017年社会关怀计划进展报告。 社区关怀计划分为:短期援助(SMTA)、长期援助(LTA)、学术托管费援助\、临时补助(Comcare Interim Assistance)和社区补助。 中短期援助,旨在协助低收入家庭或个人,例如因疾病等因素而临时无法工作者、或收入低而需要辅助。 在2017财政年,有2万7986家庭,以及6万4191个人获得中短期援助,总值8千529万元。他们可获得针对不同开销的补助,例如生活开销、租金、水电费、医药费和就业补助。 在长期援助计划下,则有4千409家庭,以及4千675个人受惠,总拨款达2千352万元。长期援助主要针对年迈、疾病或伤残、收入/无收入、无家庭依靠的人士。其中79巴仙为年长者。 他们获得的援助可分为日常生活开销、保健储蓄补助和其他必需品的额外援助。 补助低收入家庭孩童上托管中心 在学生托管费援助下,去年则有8千413家庭和1万331名孩童受惠,拨款达2千045万元。有关补助针对年龄7至14岁的低收入家庭孩童,提供每月补助,在他们父母上班时,上学生托管中心(SCCs)。 至于社会关怀临时补助,在去年共援助了7千090人。由社会服务中心(SSO)、公民咨询委员会、家庭服务中心和社区正义中心等单位评估,需要紧急财务援助的家庭和个体。 补助形式可能是现钱或超市优惠券。以下为各项临时补助在2017财政年发放的款项: 公民咨询委员会社区关怀补助(CCF):发放134万元援助4千192人 家庭服务中心补助(FCF):发放18万4202元,援助1千405人 社区正义中心补助:9千050元于61人 临时补助(IAF):6万1414元,援助1千704人 报告中分析,2016年有8万3353人在社区关怀计划下受惠,而去年的人数降了5巴仙,主要原因是接受中短期和临时援助人数都下降了。 中短期和长期援助从2013至2015财政年有显著增加。社服中心进一步扩大提升便利,在2015年达到24间社服中心。在2016和2017年中短期援助受惠家庭才稍微下跌。 另一方面,申请中短期援助的家庭月入资格上限,在2014年从1千700元提升至1千900元。...

Read more

被物化的客工– 客工平权概念仍匮乏

日前,一家女佣代理公司SRC Recruitment LPP,因涉嫌透过网购网站推销女佣服务,被人力部提控144项控状。 这家公司和一名职员,透过网购网站Carousell推销女佣服务,人力部指责,此举已损害女佣尊严,将客工商品化。 在9月14日,该公司和职员,以maid.recruitment的用户名,在Carousell网站上载多名女佣头像和个人资料。 这些女佣来自印尼,新加入女佣被贴上”新鲜“标签,已找到雇主的女佣则列为“已售”。 人力部强调,把外籍劳工当成商品是不能接受的,也抵触了职业介绍所法令第11(1)(c)项,该条例阐明职业介绍所不应作出有损和贬低客户利益的行为。 简言之,客工委托职业介绍所协助寻找雇主,但却被当成商品贩售,矮化劳工的尊严。 该公司在广告也没有注明名字和注册号码,公司执照目前已被除名,有关职员也被撤销职业介绍所代理资格。该职员也面对99项控状。 这是一起单一的个案,但是也显见,可能社会上普遍对于客工平权的概念仍匮乏。 2017年12月,外籍劳工总数约为136万人,绝大多数从事“肮脏、劳累和危险”的3D职业,填补了劳力结构上的空缺。 然而,我国客工遭剥削问题一致存在,被招工代理征收昂贵中介费导致债务缠身、拖欠薪资、扣留护照甚至暴力和性侵事件,都是藏在新加坡经济繁荣的表象下。 而当面对雇主不公欺压时,由于人生地不熟,加之大多知识水平不高,求助无门,也不知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如果没有非盈利客工组织出手相助,相信一些客工只好哑口吃黄莲,却无法声讨权益。 “隐形”的底层客工? 诚如美国著名记者芭芭拉恩里克,在《我在底层的生活》,记述那些在酒店进行清洁工作的妇女,坦言:“那些在酒店走动的上流人士,不会注意到我们的存在,我们似乎是隐形的!” 然而,他们同我们一样生而为人,惟社会一些看不见的歧视和偏见仍然存在。他们生活在我们周遭,确保我们的住家井井有条、把组屋一栋栋地盖起来、把街道打扫干净。但是我们对他们的生活、风俗、语言文化等,恐怕一无所知。 一些不合时宜的规定也有必要检讨,例如客工为了来工作必须付还高额介绍费、雇主开除员工无需理由等等,一些雇主甚至限制客工休假和自由等等,再再显示,我们距离真正做到先进而尊重各阶层权益的文明国度,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Read more

即时:罗斯玛正式被捕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证实逮捕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她在今早到反贪会录供,料在明日会被控上庭。 反贪会发言人和罗斯玛律师吉旦,都证实她被捕的消息。预料她将在反洗黑钱法令(AMLA)下,被打倒吉隆坡地庭被提控。 今日是罗斯玛第三度到反贪会总部录供。早前,她分别在6月5日和9月26日前往录口供。 有消息指,罗斯玛可能面对超过20项刑事控状。反贪会怀疑她涉及洗黑钱、挪用SRC国际公司资金,来购买100万令吉的抗老美容品。 全国副警察总长丹斯里诺拉西也表示,将在近期传召罗斯玛,针对一马公司案调查,同时希望罗斯玛协助指认,从纳吉位于柏威年公寓住处搜出的金饰品。 警方在5月16日,从纳吉6个住处供搜出超过10亿令吉的各类财物。另有黎巴嫩著名珠宝商世皇贸易SAL公司(Global Royalty Trading SAL),起诉罗斯玛,指后者向该公司借了44件珠宝试戴,仍未付款。

Read more
Page 1 of 4 1 2 4

Trending posts

August 2021
MTWTFSS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