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水务公司凯发集团,因在前年首次陷入赤字、并在去年五月突然宣布停牌,令投资者震惊。

凯发在去年5月22日,向高庭申请法院监督程序,以重组债务和业务,并寻求“白武士”解救。

据《联合早报》前日报导,指莱佛士医疗保险(Raffles Health Insurance,RHI),宣称无法从凯发集团收回代该集团员工缴付的诊所看诊款项,反而向诊所追回诊金。

该公司为凯发集团提供第三方支付服务,为凯发员工看诊时代为支付诊金,之后才向凯发索讨。

根据莱佛士医疗保险发给相关合作诊所的电邮,该保险公司先是“感谢各诊所为提供保户们专业医疗服务”,并且从该公司保户得到良好的反馈。

不过随之话锋一转,“如您所知,年前本公司的客户之一凯发无力偿债,并且已与本公司终止合约。”

该公司在电邮中续指,只要索偿申请完整,RHI代看诊病患即时付款给诊所。即便未能从凯发那里收到任何款项,该保险公司仍继续提供服务。

而如今,他们要索回此前代凯发公司支付的款项。

另一方面,《海峡时报》也跟进报导此事,并引述RHI母公司莱佛士医疗集团发言人说法,后者辩称是为受影响各造“寻求友好解决方案”。

不过,他们未透露具体所欠款项,和受影响的合作诊所数量。

发言人也指从去年初开始,凯发就未能准时支付员工医疗费用。不过为了避免凯发员工的看诊、以及诊所的现金流不受影响,该保险公司仍继续付款给诊所。

该公司声称需向这些各别合作诊所追讨的款项,有90巴仙不超过700元,不过这也意味着,一些诊所会被该公司索回超过此数目。

套句俗话“冤有头债有主”,即便凯发申请法庭程序展延偿还债务,惟凯发集团才是该公司保险客户,何以反而向合作诊所追讨款项。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14% of recovered & discharged patients in Guangdong retested positive for Covid-19

Of the patients who have recovered from Covid-19 and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s…

Gilbert Goh is organising a gathering at Hong Lim Park on 3 November for Singaporeans to voice out against CECA, Ramesh, and 6.9 mil population plan

Gilbert Goh, founder of Transitioning.org and organiser of protests against the Population…

民间组织为客工充值话费 联系家人解乡愁

为了能够让客工与家人保持联系,民间组织“客工亦重”(Transient Workers Count Too)为客工筹集了100万元,帮助了4万多名客工的手机充值,让他们能够与家人保持联系。 据“客工亦重”的脸书贴文表示,从上周五至周一期间,已有电信公司包括M1、Singtel和Starhub均为账户内没有钱的客工自动充值。目前已有4万4千名外国客工获得10元的免费充值,让他们能够打电话。 “客工亦重”在过去两个月中透过脸书和新加坡社区基金会Sayang Sayang Fund的协助下,为4万4千名客工自动充值,而更多的充值卡也会分发到宿舍内,供有需要的客工使用。 不仅如此,自动充值活动也受益于刚被确诊的客工,同时也能协助医护人员追踪。 “客工亦重”表示,尽管如今客工都会使用免费网络和家人进行联系,但同时也会有家庭中没有智能手机的客工,所以自动充值能够提供偏远地区或信号不好的客工取得联系。

Coronavirus-stricken stock markets tanked following global oil price crash

On Monday (9 March), a vicious selloff was triggered due t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