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在上月,把新加坡列为续香港后医疗系统最有效率国家,效率比分高达85.6(香港为87.3)

但是,72巴仙的国人仍对本地的医疗服务不满意。其中有几项导因,包括漫长的等候就诊时间,还有越来越短缺的医疗资源(如病床)。

人口增长以及老龄人口的增加,有更多国人寻求在本地医疗机构就诊,似乎医院将变得更为拥挤。从2015年到2017年,我国总人口增长1.4巴仙,同期间到急症医院(公立和专科医院,不包括精神科医院)求诊的人数,也飙升了13.6巴仙。

即使在分析中把精神科医院和社区医院也涵括进来,仍可看出入院率从2010年以来就随着人口增长加快步伐攀升。

本地一家消费调查机构Value Penguin作出统计,梳理本地医院和医疗服务越发拥挤的情况。

该机构的报告也显示,人口老龄化、死亡率增长(比起2014-2016年人口增长2.5巴仙,死亡率也增长3.2巴仙)和医疗旅游,加之医疗资源供应跟不上日益增长的需求,都是导致医院越发拥挤的因素。

总人口中急症医院住院占比

图源:Value Penguin

除了住院率增长,在特定时期医院也会面对高度拥挤的状况。根据Value Penguin数据调查显示,医院在工作日反而比周末更为繁忙,以我国六家公立医院为例,都是在周一至周四的病床使用率最高。全年的病床使用率平均值也在85巴仙。

6家公立医院在2018年7月15日-21日期间的病床使用率

Value Penguin认为,漫长的等候时间,也是医院是否拥挤的最好指标。求诊人数多、但是医疗人手、器材和资源若不足,病患轮流等候就诊的时间就越长。根据2018年7月卫生部的数据显示,病患在6家公立医院,从急诊室转到病房的等候时间平均为2小时半。

同时,在周二和周三,在医院的平均等候就诊时间最长,平均要3.2小时,周末为1.6小时而周一和周五为2.3小时。这也说明,病患在平日到医院看诊,更容易产生医院拥挤的印象。

六家公立医院的平均等候时数(2018年7月15-21日)

六大公立医院平均病床使用率89巴仙

那么,哪一家医院几乎人满为患?根据卫生部的每周数据显示,邱德拔医院的病床使用率最高,达96巴仙,在一些单日甚至可以全满。不过,该医院的等候时间最短,相信是病人出入流动量较快。

从一周数据来看,六大公立医院都显示较高的病床使用率,平均值为89巴仙。

此外,陈笃生医院的等候时间最久,以每周数据为基准平均要4.5小时。它的病床使用率也是第二高,95巴仙,总体来看成为最拥挤的医院。至于樟宜医院的平均病床使用率85巴仙,等候时间为1.7小时。

六大公立医院从急诊部转入院等候时间(中位数)(2018年7月15-21日)

TTSH-陈笃生医院
SGH-新加坡中央医院
AVG-平均值
NTFGH-黄廷方综合医院
NUH(A)-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
CGH- 樟宜中央医院
KTPH- 邱德拔医院

医疗系统提升跟不上人口增长需求

Value Penguin认为,在医院设施的提升跟不上人口迅速增长之下,仍会有越来越多国人在医院求诊感到拥挤和不便。假如需求仍持续增加,即将开展的医疗提升项目可能仍不足以舒缓现状,更何况这些计划可能要数年才完成,例如2023年才竣工的中央医院急症大楼

故此,该机构提醒年轻国人应更注重疾病预防,改善饮食、培养运动习惯来改善健康。

虽然Value Penguin也建议可考虑购买私人综合健保(IP),入住A级病房或私人医院可减少等候时间,不过私人医院收费比起A级病床配套价格差距达127巴仙,视您的年龄,成本可从118至1527元不等。

随着年龄增长保费也越来越贵,消费者有需在医疗成本和看诊便利上作出权衡。

不同病床等级和年龄下选择性投保保费比较

*不包括终身健保保费和保健储蓄

浅蓝为B1病床配套,深蓝为A级病床,而青色为私人医院配套。图表可见年龄增长,三种配套的价格差距越扩大。

 

本文摘录翻译自Value Penguin网站: Are Singaporean Hospitals Overcrowded?“.

You May Also Like

匿名网民分析总审计署报告 揭政府机构管理失误

化名“千层糕”(Kueh Lapis)的网民,在电脑编程交流网站Github发布博文,整理出2012年至去年,总审计署所发现的多个公共部门出现的采购失误。 基于涉及工人党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诉讼风波近期被高调放大,“千层糕”透过分析总审计署报告,比较其他政府机构与此诉讼案的失误。 “千层糕”认为,工人党领袖若管理公款失当,就应负起全责。但他质问为何其他的个案却未被认真看待?也没有任何个案引致工人党现在面对的诉讼、甚至可能破产的局面。同时,为何“公款监护人“,似乎对其余的失误情况并不关心? 他认为,如果以上两大问题无法获得满意答复,似乎工人党领袖在审计失当课题上,遭遇到差别待遇。 担心被对付,“千层糕”在博文中表示不得不选择匿名,但强调撰写此文用意,乃是促进大家对关乎国人利益的国家议题,进行更严谨的辩论。 至少20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涉管理公款失当 在工人党市镇会诉讼案中,辩方被指未招标就直接委任FMSS公司成为市镇会管理代理,在2012-2013财政年把660万支付给后者。 但是,“千层糕”根据总审计署资料,发现AHTC案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公款管理失误”,而是至少有六至20个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犯上同样发失误,包括: 国家公园局(NParks)在没有合理理由情况下,免除掉三项总值2008万元的顾问服务的竞标项目。国家公园声称,免除竞标是因为时间紧迫,却未能证明是什么突发或紧急情况导致上述紧迫期限而需免除招标。 在没有合理理由下,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NRF)未招标就把总值230万的项目管理服务的合约,颁给一家供应商,已违反了政府采购透明化和公平竞争的守则。(资料来源:总审计署) 其二,工人党市镇会在10项项目中,被指把合同颁给收费较高的LST…

竞消委:GRAB收购优步违反竞争法 网民吁查职总企业收购KOPITIAM

新加坡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终裁定,私召车服务业者GRAB收购优步,已违反竞争法,两家公司都被罚款共1千300万新元。 优步罚款金额为658万2055元,GRAB公司被罚641万9647元。 竞消委今天召开记者会强调,GRAB公司今年三月完成并购优步东南亚业务,私召车市场车资平均涨了10到15巴仙,已大幅削减本地私召车市场竞争力,损害司机和乘客利益。 当局接到许多司机、搭客和其他私召业者投诉。搭客指GRAB下调搭客可累积的积分,并提高换取优惠的积分数。有意进军新市场的业者,也指GRAB的强大网络已垄断私召车市场,其市占率几乎达到80巴仙,令新业者已很难再跻身其中。 当局在今年7月完成针对这笔交易的调查,其中审查了GRAB和优步内部文件发现,如果GRAB没有收购优步,优步不会撤出本地市场,而可能转变策略继续在本地营业,例如同其他业者合并或卖给其他业者。 竞消委认为,这笔交易已触犯了竞争法零第54节条文,并对两家公司采取行动,减少并购交易对私召车司机和搭客影响,同时开放市场让新业者加入。 两家公司公司被令采取补救措施,包括确保司机可自由选择任何私召车平台,让司机和搭客更多选择,从而提升市场竞争力。另外,取消GRAB和本地德士公司或私人出租车公司的专营合约。 GRAB的车资和佣金制度等,也必须维持在收购优步前一样。 竞消委表示,施加罚款,乃是为了对损害竞争和并购交易起到阻遏作用,合并双方都要在并购交易前,取得该局批准。 GRAB公司针对竞消委的裁定,新加坡业务总经理林克捷指出,GRAB是在法律权限内完成合并交易,未刻意忽视并违反竞争法。 他强调,GRAB致力提供公平定价,并未在交易后涨价,”我们会继续抱持交易前的定价模式,定价政策和司机佣金,并会把每周数据呈交给竞消委检视。“ 网民提醒关注职总企业收购KOPITIAM…

官网驳网传部长薪资算法 网民吁公开薪水单

新加坡政府官网gov.sg脸书专页,上载一则文章,企图反驳日前网路上疯传的总理和部长薪资计算法。 有关文章反驳网路上指责,部长薪资的计算方法不明确,并提出在2012年国会已通过部长薪资白皮书,一切过于部长薪资的计算法都列明白皮书中。 根据官方说法, MR4初级部长年薪,乃是基本月薪+第13个月花红, 加上表现花红、年度可变花红(AVC)和国家表现花红的总和,大约为110万新元。 “如果部长表现不达标,或者国家经济表现不如预期,有关部长年薪可能少于110万新元。” 辩称总理220万年薪包含花红 其二,网传我国总理李显龙基本年薪为220万新元,加上花红等可高达450万新元。 有关文章则反驳,总理的基薪原本就设定初级部长的两倍,但是220万的年薪已包括花红。总理不领个人表现花红(总理是内阁最高领导,已没其他人可评估其表现),但是可接受国家表现花红。 全文至此,嘎然而止。这篇官方论述贴文,没有提到的是,总理获得的国家表现花红是所有内阁成员最高的,甚至可高达12个月。预计他在去年获得13个月花红(国家表现花红乘以最高六个月)。至于在2013年 ,估计他收到至少23.75个月的年度总收入,约为260万新元(月薪11万新元乘以23.75)。(参考本社早前文章:总理获最多?部长高额月份花红再掀议)。 不过,在这篇官方帖文中,网民的留言更为有趣,Samantra…

马国阵成立影子内阁监督希盟政府

马国国阵宣布成立“影子内阁”,监督及制衡希望联盟政府。 国阵影子内阁包含巫统、马华、国大党和沙巴人民团结党,分成27个委员会,每个委会由两名国阵议员担任联合主席,负责监督希盟政府各部门。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是在昨日召开记者会时,作出如上宣布。 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副主席拿督斯里伊斯迈沙比里、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负责监督首相署事务。 至于官司缠身的前首相纳吉则被排除在外。 虽然面对退党潮,巫统从原有54席减少至49席,不过该党仍是最大反对党,影子内阁中仍以巫统议员居多。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负责交通部事务,国大党青年团长拿督西华拉惹负责原产业部、国大党中委拿督沙拉瓦南负责工程部、沙巴人民团结党署理主席阿特佐瑟古禄则负责財政部事务。 安努亚表示,这些职务委员会扮演监督和平衡各政府部门的角色,起着政策观察的作用,制定对应的替代政策。 虽然东马沙巴和砂拉越一些国阵原成员党已退出国阵,惟安努亚表示,若东马政党联盟反对党议员有意加入,国阵无任欢迎。 他补充,未来各职务委会将再委任三名专业人士,包括女性和新生代青年。 国阵「影子內阁」阵容: 委员会/负责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