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4日),内政部政务部长陈国明在国会答复议员质询时表示,刑事诉讼法赋予警方权力,可获取任何数据,包括合力追踪便携器的数据,随即引发一阵议论。

事缘在去年6月5日,外交部长维文曾在国会表示,合力追踪数据仅限于防疫追踪用途。在去年6月9日,在抗疫跨部门工作小组的记者会上,也回应坊间对于“合力追踪”侵犯隐私的质疑,解释这款配备仅记录的蓝牙近距离接触数据,无全球定位芯片、也不具备互联网通信功能,为此不可能未经用户许可就外泄。

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与维文,则在本月5日在国会作出进一步澄清,指警方只有在追踪重大罪案时,才能动用“合力追踪”数据。

主管智慧国计划的维文坦言,在得知刑事诉讼法也适用于“合力追踪”数据,确实曾“睡不着觉”,“我在想:是否要说服我的内阁同僚修法?但经过深思熟虑、讨论和质询了朝野内外人士的意见,我想目前这样我们做得很好,能确保新加坡的安全,也能应对当前危机。”

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此前也在国会针对此课题质询维文。他对此事发表后续评论,“先礼后兵”强调本身仍持续相信部长维文和政府的诚信,也无理由去怀疑部长维文的说法。

后者称本身未想到刑事诉讼法(Criminal Procedure Code),可用于索取“合力追踪”数据,并认为应坦诚澄清,因此感谢国会同僚提出这道询问。

但梁文辉也指出,若维文实属“真诚”疏忽(‘genuine’ oversight),那么他应更早和直接地公开这资讯。“他有“好多个星期”的不眠之夜、去思索或询问他的内阁同僚,以改善法令。”

不过,与其主动向公众坦诚,似乎要等到内政部政务部长答复国会议员提问,维文才在隔日出来澄清。

透明度要全面、及时

梁文辉直言,透明度不仅涉及全面和坦率的披露,而且还要及时。若有所误恐会降低了他坦率承认的价值,且有损公众付之的信任。

不过,群众的信任是可以重建的,他建议政府应重新检视这些个人数据的使用权。假定国人都同意在刑事诉讼法下赋予警方较广泛的权力,在警方调用个人数据前,政府仍可设下特定条件,例如律政部长尚穆根所言,警方只能在涉及重大罪案时,才能调用“合力追踪”数据。

对此,梁文辉表示将再次提呈提问,以敦促部长们厘清何谓“重大罪案”的定义。他认为,从“合力追踪”数据事件,可显示尽管国人支持较强大的政府,但同样也希望这些权力能受到监督。

他坦言,此次国会议事原本大家主要针对冠病疫苗和邱德拔医院错误检测事件进行辩论,不料“合力追踪”数据使用权限的热议度,似乎还盖过了国首次作历史性直播。

国会の声 2020年1月4日
𝑽𝒐𝒊𝒄𝒆𝒔 𝒇𝒓𝒐𝒎 𝑷𝒂𝒓𝒍𝒊𝒂𝒎𝒆𝒏𝒕

𝐀 𝐖𝐞𝐥𝐥-𝐃𝐞𝐟𝐢𝐧𝐞𝐝 𝐏𝐫𝐨𝐜𝐞𝐬𝐬 𝐖𝐢𝐥𝐥 𝐑𝐞𝐬𝐭𝐨𝐫𝐞 𝐏𝐮𝐛𝐥𝐢𝐜 𝐓𝐫𝐮𝐬𝐭

The TraceTogether saga was an…

Posted by Leong Mun Wai 梁文辉 on Wednesday, 6 January 2021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MOH concludes screening of TB cluster at Ang Mo Kio Ave 3

July 4 – The Ministry of Health (MOH) announced that residents of…

Most fake accounts on Facebook set up “not with political intent,” but “with commercial intent”: Facebook’s EMEA vice president for public policy

Noting that most fake accounts are created “not with political intent,” but…

Netizens voice their concerns on the Elected Presdiency White Paper

The Government has presented a White Paper in response to the Constitu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