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许渊臣   翻译:北雁

自从1984年12月22日大选夺下波东巴西议席,詹时中这个名字在近40载以来,几乎就是新加坡政治的代名词之一。

1984年至2011年任波东巴西国会议员,詹时中自1996年担任人民党秘书长至今。

近期召开的人民党代大会,他卸下掌舵的职务。就目前人民党的处境,以及对于当代新加坡政治的价值主张,进行某种形式的反思,相信是及时的。

谁将接手?

如人民党是稳健的政党,就不乏适合列为潜在接班人的将才。

好的领导力意味着领袖会花时间栽培接班人。遗憾的是,这并非人民党尽善做好的部分。

过去10年,大部分有关人民党的新闻,都和该党成员出走有关。Related image

例如,在打理波东巴西市镇会和党基层方面,给与詹时中协助的林睦荃(Desmond Lim),在2011年离开;方月光(Benjamin Pwee)在2011年入党,2012年1月离开;以及最近宣布退党的前中委张媛容。其他人还包括陈智祥(Alex Tan)、梁威力(Wilfred Leung)以及Hamim Aliyas等。

至于媒体报导指在改选中跻身中委名单的谢镜丰与乔立盟(Jose Raymond),有望成为潜在接班人。乔立盟经营一家传媒公司“Spin Worldwide”,此前还担任过新加坡环境理事会执行总监和担任部长维文的新闻秘书。他在2017年10月入党。

至于谢镜丰在2011年至2006年担任非选区议员,约和乔立盟同期加入人民党。

尽管被看好可能两人成为詹时中接班人,惟两人都未曾表态届时是否接受提名。谢镜丰对于被卷入议论“感惊讶”;乔立盟则不忘年少时见证詹时中慷慨助人,使乔立盟深深敬仰,立志“要把詹的精神传承下去”。

罗文丽

尽管人民党在10月16日完成党代和中卫改选,惟党主席罗文丽会否和詹一样交棒,仍是未知数。

罗文丽在2011年至2015年担任非选区议员。她未表明会否在新届中委中担职或退位让贤。如罗文丽亦交出主席职位,将意味着新加坡政坛一个时代的终结,而有者可能会认为这一日拖得太久了。

就目前的中委名单来看,除了谢镜丰和乔立盟,似乎并未有其他干部堪当接过党内第一和第二把交椅的大任。

人民党的角色

自从詹时中在2011年从波东巴西移师攻打碧山-大巴窑集选区失利,可说人民党已与当代新加坡政治版图断失关联性。

纵览人民党的官方网页和脸书,可见该党仍未能出台任何政策方案,或展开全国性的对话。有别于工人党和民主党,人民党也未能在全国层次上展开政策讨论。

不过,近几年来该党在波东巴西深耕选区,却似乎颇有成效。

乔立盟在波东巴西算是居民熟悉的面孔,甚至成功帮助不少居民解决了就连当地议员都帮不上忙的问题。

然而这样的成果似乎没有在其他地区如碧山-大巴窑、蒙巴登乃至丰加北复制。人民党积极挨家逐户拜访,然而随着张媛容退党,恐怕对于蒙巴登地区的耕耘是个损失。

或许可看作人民党把选战的专注点放在市镇管理层次,以期潜在候选人能更为接地气和群众联系。然而,万一来届选区划分波东巴西被移除,人民党会有何对策?波东巴西截至今年4月,只有1万6739名选民,很显然和单选区至少两万选民人数的条件有差距。

人民党会加入陈清木领导的联盟吗?

就目前来说,尚不清楚人民党的立场。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此前捧场工人党举办的晚宴,也在住家招待民主党党要“共商选举大计”。人民党在和其他政党之间的布局和联系,仍不明朗。

不过,近期人民党发布一条隐晦的脸书贴文:“有消息指,人民党不接受陈清木医生成为反对党运动领导人,这是不可靠的。”

但几日后,在回应询问时又指出,尽管不久前其中一位潜在候选人退党,不代表该党会对其竞选选区作出让步。

那么假设有陈清木支持的候选人欲出战蒙巴登选区,以上的贴文又会否构成矛盾?在议席上不让步,也相当于不认可陈清木作为反对党联盟的盟主。

人民党强弩之末?

就像许多大品牌或公司,生存的关键在于保持活力和领先地位。

不幸的是,尽管人民党为波东巴西潜在候选人觅得良才,并有望赢回该单选区,但有鉴于多年来的失利以及无法吸引专业背景的候选人,致使该党可能面对走向没落的残酷现实。

凭借其有限的资源,人民党能否在竞选议席中,有更多斩获亦令人存疑,特别是在有12万6462名选民的碧山-大巴窑选区,该党此前仅获得26.4巴仙得票率。

策略上看,似乎人民党更应专攻重夺波东巴西。如真有雄心壮志,当效法工人党当年夺下后港,借此发展壮大其基层领袖和志愿者,拿下波东巴西并此为将来扩展的根据地。

当其他政党都在以自己的速度前进,例如民主党急剧扩张党员基础,以及到任何选区竞选的能力。如连续三届选举仍未能拿下波东巴西,人民党可能会发现自身相比其他政党,变得无关紧要。

有人会说人民党已成过气政党,但我相信的是对的领袖和方向。人民党仍可延续詹时中的宝贵资产,以他热爱新加坡人的并为之奋斗的精神,光复人民党往日的荣耀。

You May Also Like

错误报导CECA下印籍雇员本地工作期限 海峡时报致歉

上周六(9日),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驳斥民间说法,指新加坡-印度全面经济合作协定(Comprehensive Economic Cooperation Agreement,简称CECA)并没有授予印度国民无条件进入我国,或成为我国移民的特权。 他抨击在社媒流传的假消息制造国人在经济不确定下的恐惧,甚至于玩弄种族议题,并表示政府严正看待这些分化新加坡社会的企图。 在《海峡时报》的报导,指批评者质疑印度方面借着CECA中”公司内部调动人员“之便,大量调动印度国民来新加坡工作。 对此《海时》辩护道政府对于”企业内部调动人员“(intra-corporate transferees)有严谨定义和附加条件,使之难以被利用;并指出有关企业内部调动人员,在前来新加坡之前,必须在有关公司工作至少一年,且只能在此逗留五年。 不过《海时》说错了。 在昨日的报导,本社分析CECA下的第九章下,两国同意的相关人员调动的事项。提到有关公司内部人员调动将允许专才入境,并且工作长达两年,可延长至不超过8年;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公司内部调动人士是指受雇于公司不少过六个月、拥有一年至三年的工厂经验的员工。 附带一提,相关公司雇员,在该合约第9.6条约下,可带着家眷到工作国家。 《海时》刊登更正启事…

12 Indonesians arrested for immigration offences and peddling of duty-unpaid cigarettes

Immigration & Checkpoints Authority (ICA) arrested twelve male Indonesians, aged between 18…

Focus on HDB (Part 1): The more the merrier?

Leong Sze Hian / I refer to the articles “New flats f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