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万礼火化场有员工被指收“压惊红包”,触犯《防止贪污法令》,遭贪污调查局调查。昨日(19日)贪污调查局表示经调查,判处员工们获严厉警告(stern warning)。

贪污局续指,去年10月,接获环境局举报,指该火化场出现收取“压惊红包”贪污行为,涉及17名在火化场工作的环境局职员,与14名殡葬业者。

其中17名环境局职员,被指从殡葬董事与灵车司机受贿,换取火化程序更顺利,因而获得得严厉警告。由此,亦违反了《公务员指导手册》,需接受部门纪律处分。

另14名殡葬业者中,其中两人则涉及教唆行为,以红包形式贿赂,违反了《预防腐败法》,获严厉警告;12名则以红包形式贿赂环境局职员,而获得严厉警告。

尽管两名环境局资深长官没有实行受贿行为,但也因两人知情不报,故将面对环境局的纪律行动。

据《海峡时报》报导,这些雇员之所以仅收到警告,不被起诉,其因缺乏有力证据证明他们严重失职,或对不向他们支付“红包“的家庭有不利的行为。

一旦经起诉定罪,他们将可能面临最高五年监禁,或罚款10万新元,或两者兼施。

贪污调查局于文内强调,任何投诉与举报将会被严正以待,无论是何种受贿性质与价值,将经侦查确定是否构成受贿罪行,即指赠送与接受礼品并不构成受贿罪,但其行为意图是为了换取利益,将被视为受贿。

收取一元也可被视为是受贿

去年12月,两名Cogent Container Depot Pte Ltd雇佣的员工,涉嫌向公司的卡车司机收取1元贿金,该名47岁的叉车司机被控收取一元贿赂以作不拖延集装箱程序,以及于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开始贿赂行为;另名43岁叉车司机则以类似罪名与贿赂罪被控。

当时,贪污调查局指出,任何贿赂行为均需严正以待,就算是一元的低价受贿都是不被允许。

“新加坡对于贿赂行为持零容忍态度,在我国贿赂或试图贿赂行为是一项严重的刑事犯罪。“贪污调查局表示。

大规模贪污仅收获“有条件警告”

尽管如此,回顾2017年,吉宝企业旗下的吉宝岸外与海事与其美国子公司涉贿赂巴西石油公司,以获得巴西石油相关的合约。当时震惊各界,该贿赂案也引来美国司法部介入调查。

然而,贪污调查局和总检察署发表联合文告,指吉宝企业除了需被罚款4亿2000多万美元,同时仅获得“有条件警告”。贪污调查局指出,经与巴西讨论,参考美国司法部决议后所决定。

文告表示,“本案适当考虑了吉宝企业对调查的配合(包括该企业主动向贪污调查局与总检察署自首)与采取各项补救措施,决定发出条件警告代替起诉。”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发现在司法部与吉宝企业所签订的延期起诉协议(DPA), 该企业被迫向美国、巴西与新加坡支付超过4.22亿美元的刑事罚款。

2018年2月,吉宝岸外与海事的数名高官因此被捕,已移交总检察长办公室进行审查。

You May Also Like

我们真得需要樟宜机场第五航站吗?

新加坡樟宜机场目前的每月客流量,平均超过546万,处理的的班机次数也多达3万2000趟次。 过去,樟宜机场可应付的搭客负荷达8200万人次,随着第四航站完成,放眼2020年能达到8500万。去年,该机场客容量突破6560万人次,仅达总搭客人次负荷的77巴仙。 而本地空管机构则披露,现有的机场跑道几乎是全力运作(约90巴仙,每年处理43万趟次的航班)。若第三跑道在2020年中期投入运作,预计还能再提升40巴仙的负荷能力。但即便如此,三条跑道同时运作,最大也只能负荷60万航班趟次,也即大约1.02亿的客流量。 樟宜机场第五航站设立后,放眼客容量能增至1亿3500万人次,使樟宜机场成为全球最大的机场之一。 交通部长许文远曾指出,将耗资上百亿元发展的第五搭客大厦,实际上是我国的第二个樟宜机场,将使我国机场的容量增加将近一倍。 不过,本地政治工作者毕博渊在进行分析后,质疑我国是否还有必要再增设樟宜机场第五航空站? 毕博渊整理了樟宜机场自启用以来的建设开支: 樟宜机场四个航站占地1千350公顷。 第一航站在1981年启用,造价少于10亿元。近年来则经过不少次翻修:1995年(1.7亿元);1999年(4.2亿元)以及2013年的五亿元。 坐落于第一航站的星耀樟宜,耗资17亿元 1990年,启用第二航站,耗资8.38亿元 2008年,启用第三航站,耗资17.5亿元…

Hougang by-election: An occasion for opposition unity

Press statement issued by Tan Jee Say  I welcome the Prime Minister's…

马国两甘榜出现61确诊遭“封锁” 非居民不得入村

马来西亚柔佛州两个地区,居銮新邦令金两个甘榜出现冠状病毒19确诊病例多达61起,当地政府立即宣布对两村实施加强行动管制令(Enhanced Movement Control Order),禁止居民出门,福利局负责膳食安排。 居銮县出现的83起确诊病例中,有61起来自两个甘榜:甘榜拿督依布拉欣玛吉,以及拿督依布拉欣玛吉新镇。 国防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昨晚发文告指出,政府经卫生部劝告,为防止疫情扩散,决定将这两个地区列为“重灾区”,即日起实施加强行动管制令,直到4月9日结束。 受影响的居民包括当地的650户,3570名居民,以及逗留在当地的游客。 所有出入口关闭 在禁令实施期间,当地居民和游客都不得离开住所,外人也不能进入,所有出入口都被关闭。社会福利局将会为当地人提供14天的基本食物,商业活动都必须停止,只有医疗机构开放。 此外,当局也会进行沿户检测,以及进行病例个案调查活动。 依斯迈沙比利指出,大马皇家警察、武装部队、民防部队、志愿警卫队成员都会加入管制相关区域,确保禁令完善执行。 他促请居民保持冷静,和卫生部及相关当局充分配合。

RDU proposes S$1,300 minimum wage; urges govt not to evade important Parliamentary questions on low-wage workers

“The government should not skirt important parliamentary questions on low-wage workers,” sa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