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六(8月3日),新加坡前进党举办党推介礼,该党秘书长抨击,现今政府良好施政精神已渐乖离,三大支柱:透明、独立和问责渐被侵蚀。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隔日,在脸书点评陈清木,讽喻后者已“迷失方向”,如同“和风车决斗的唐吉柯德”。

此前,总理弟弟李显扬抨击今日的人民行动党已迷失方向,不再是其父亲已故李光耀领导的行动党。

陈清木指当年李光耀邀请他加入行动党。对此吴作栋声称陈清木没有提到,当年正是他把后者名字交给李光耀。“他能有今天,难道不得归功,或应该说是归咎于我吗?”

吴作栋也反讽陈清木的政党口号“为国为民”,指后者省略了“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

吴作栋称和陈清木是莱佛士书院的同班同学,已认识他60年了,很遗憾见到后者“迷失方向”,如同西班牙小说家塞万提斯笔下的唐吉柯德,误把风车当成巨人。

至于我国贸工部长陈振声,在周六出席丹戎巴葛集选区与拉丁马士区联合国请晚宴,也已有所值提及,具建设性政治意味着不应彼此间制造分裂,或以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达到个人目的。

陈振声也坚称,我国政府想来保持透明诚实,向人民说明国家面对的挑战、机遇、得失和选择,“一个负责任政府不能逃避责任,应坦率公开低于人民说明挑战,无论这类对话多困难。”

至于网民对于吴老的言论则积极发表意见,有者甚至追问:到底是谁迷失方向?有者也讽喻,陈清木或许不是迷失,而是看清事实。

有网民指究竟谁迷失方向,大可在来届选举交给选民决定;也有者质问,吴作栋应许的瑞士生活去了哪?迷失方向了?

 

有必要为当年“人情”拿彩?

至于在吴作栋脸书,网民的留言也十分积极,留言多达850则,多数质疑,吴老是否有必要重提当年把陈清木推荐给李光耀的旧事,特定“拿彩”?同时,他们也质问,吴老倡议的瑞士生生活也迷失了方向。

网民Suling Tan:(说陈清木)“为自己”?你再说什么话?是谁自私自利、拿百万薪资却没有积极改善国人生活,大家都有目共睹!还有,你应许的瑞士生活?结果我们承受的是瑞士的生活成本,第三世界的生活素质!感谢吴老!请问你每天照镜如何自省?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Focus on Healthcare – 3M and the evolution of needs

By Ghui The issue of affordable healthcare is a hotbed for discussion.…

冀望减少家庭负担 单亲妈妈五年申请租赁组屋仍无下文

一名单亲妈妈日前在社媒上发文申诉,指自己一直申请租住政府组屋数年都被拒,甚至先后致函了数位部长,包括向李显龙总理求助,但是都没有下文,导致孩子可能必须随着自己过上四处为家的生活,对政府承诺会照顾人民的“口不对心”做法,感到失望。 署名Chanel Koh的单亲妈妈于2月12日在脸书上帖出长篇文中,她细述了年轻时期所面对的困境,一直到婚后生子,面对家暴和破败婚姻后,重新想要拥有“自己的家”的心愿,以及所面对到租赁政府组屋的困境。 她也披露在申请租赁组屋过程中,曾经向多名“高官”求助,但之后音讯全无,或表示他们也无能为力。 她称,儿时亲睹父亲遭杀害、母亲入狱的困境,随后被送到阿姨家中,却遭到对方虐待,最后她离家出走,一直到三年后母亲获释为止。 在她20岁那年开始,即2015年至2016年期间曾经申请组屋租赁,也曾经数次致函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但申请最后都不了了之, 她曾于2015年接获租赁单位回函,指她不符合申请资格,因为薪金已经达到了1800(包含公积金),且仍然有母亲和兄弟,虽然当时他们皆为阶下囚。 但是Chanel指出,1800元的薪金在除去缴纳公积金后,只剩下1440元,应付包括租金在内的一个月开支已经非常困难,“若有家人支持,母亲和兄长都没有入狱,我会申请租赁组屋吗?” 她之后于2015年11月6日致函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或许引起一些关注了,建屋局当时曾向她索取大量文件,但是到了2016年的农历新年后,就音讯全无了。 家暴离开丈夫 她于2016年3月28日再次致函政府组屋租赁部门,申请租赁一房式单位,同时也通过电子邮件向武吉班让单选区国会议员张俰宾博士求助。然而事情发生了一年多,她仍然没有接获任何帮助,并且还是在外组屋。 Chanel于2016年结婚,和丈夫一起居住,但是在生了两个孩子,却迎来了丈夫的暴力相向及不忠,因此她再次希望能够搬出去住,而且决定将孩子带在身旁。…

毕博渊:2019财案测民间风向为选举试水温 整体未实质解决问题

新加坡人民之声党成员毕博渊(brad Bowyer),在接受本社采访时,形容新公布的2019年财政预算案,也许看起来像“选举预算案”,但他其实更是“测风向的气球”,试探民间的反应,或有可能为明年真正的“选举财案”试水温。 他说,如果民间反应不俗,那么执政者大致可以知道现有财案可行;如果不是,政府仍有余地作调整。 他指出,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其实这次财案“拿走的比给出去的多”。虽有折扣、津贴终身健保等,或填补您的公积金储蓄,但其实民间受惠不大,反之在其他地方拿走得更多。 例如调高柴油税,直接冲击的是德士业者和公共交通运输,预料公交成本恐会再经历一轮涨幅;调整游客税,减少游客的消费税优惠。 至于排碳税的具体细节、究竟有谁必须为排碳税买单,至今也未有进一步详情。 劳工阶级未直接受惠 毕博渊也不认为劳工阶级能从中受惠。在就业入息补贴计划(WIS)下有44万的雇员。但是政府并不愿保障员工门能获得足以维生的薪资,也不愿去提最根本的最低薪资制,反之去津贴雇主来补贴雇员门的薪资,那比较像是企业补助,无助解决雇员们的根本问题。 ”我们有渐进式薪资制,但为何所有企业不论大小,都得缴付同样的企业税?”他认为,依据中小企业情况,只要让小企业缴少些税、加上落实最低薪资,能大大让中小企业喘口气、也改善雇员情况,但这些都没有再财案中看到。 在退休方面,约有33万公积金会员在退休时户头内存款少过六万元,这在富裕的新加坡社会是令人吃惊的,也显示公积金制度的失败。 吁改革公积金制度 “与其这里加一点、那里填补一些,你更需要的是公积金改革,需要有合适的复利率来让会员们的储蓄能成长。我向一些保险业者了解,提到利率设在至少四巴仙,从25岁起每月存款200元,到退休时至少都有25万元在你的公积金户头里。”…

【冠状病毒19】6月25日新增113例确诊 社区病例五例

根据卫生部文告,截至本月25日中午12时,本地新增 113例冠状病毒19确诊。 新增病患大多为住宿舍工作准证持有者。今增五起社区病例,有一名本地公民或永久居民,与四名工作证件持有者。 本地累计确诊病例已增至4万2736例。当局仍在搜集病例详情并将在晚些时候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