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在上周四揭示,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将认购印度巴帝电信500亿卢比(约9.72亿新元)的附加股。

一周前,巴帝电信宣布将透过发售附加股和永久债券,筹集3200亿卢比(62亿新元)的资金,以协助该公司减轻总值约210亿新元的债务。目前,该公司市值为250亿元。

目前,新电信(Singtel)是巴帝电信最大股东,持股达39.5巴仙。不过她决定部分股权由GIC认购。为此,新电信持股将减至35.2巴仙,但仍是最大股东。

而GIC首次投资巴帝电信,将持股4.4巴仙。

新电信在2000年首次买入巴帝电信的股权。过去12个月,新电信已在投资约9亿新元于巴帝集团,包括投资2亿5000万美元于非洲巴帝电信。

从2016年8月至2018年2月,新电信则积极增加在巴帝电信的股份,从33巴仙增至29.5巴仙。

有分析指,新电信减持可能是对巴帝电信透过举债来增加资金的举动,持保留态度。

Mint Research的图表显示,在近期发售附加股后,GIC持股4.4巴仙,而新电信仍是最大股东,达35.2巴仙,至于巴帝集团仍持股约28巴仙。

穆迪首次下调评级

有鉴于巴帝电信因陷入新电信业者Reliance Jio的削价战,持续损及其盈利,穆迪长期债务评级,首次调低巴帝电信的投资级别评级,从Baa3降至Ba1,即:“有投机成分,有相当风险”。

在该评级中,Baa评级属中级,意味证程度一般。利息支付和本金安全现在有保证,但在相当长远的一些时间内具有不可靠性。缺乏优良的投资品质。

如果Ba级则具有投机性质,意味有关企业不能保证将来的良好状况。还本付息的保证有限,一旦经济情况发生变化,还本付息能力将削弱。具有不稳定的特征。

穆迪评级评述,考量该公司盈利能力、现金流和债务情况是否能维系和改善,加之印度电信市场的竞争态势,评级下调反映对巴帝电信前景的不确定。

穆迪也预计巴帝电信在印度电信市场的盈利,在未来数季度仍会持续走低。虽然债务会随着募资行动降低,但是在主要电信运营的较弱现金周转,仍会使得杠杆率持续攀升。

印度通讯顾问公司ComFirst India总监马哈斯评述,巴帝电信无疑陷入压力和竞争困境。其巨大债务也会影响其其他的募资和投资活动。

至于巴帝电信的现金周转,也在当前财政年的首九个月出现压力。在过去三个季度,一直产生负现金流,这是该公司过去15年首次出现负现金流。

穆迪认为,如果巴帝电信要加强公司的信用质量,以支撑更大的财务灵活度,其核心电信部门的现金流必须取得显著复苏。

You May Also Like

People’s Voice chief Lim Tean slams Lawrence Wong and 4G leaders for “incompetence” in handling the COVID-19 crisis

“Lawrence Wong has become synonymous with the incompetence of the so called…

范国瀚被判藐视法庭罪

社运份子范国瀚和民主党党要陈两裕,于今日在高等法庭,被法官宣判藐视法庭罪成立。 高庭法官Woo Bih Li指出,范国瀚和陈两裕两人,在脸书上的贴文攻击了司法机构的诚信和公正,存在引起公众对司法正义信心动摇的风险。 范国瀚随后也在脸书证实此事,并在帖文中表示,此案将安排另一单独听证会。 范国瀚在今年4月,于脸书的贴文称,“马来西亚法庭处理政治个案比新加坡司法更独立”,而被总检察署指控藐视法庭。有关贴文也转载新闻:“《当今大马》挑战反假新闻法违宪”。 随后,新加坡民主党党要陈两裕于5月6日,在脸书为范国瀚抱不平,指出总检察署的举措,更加证实范国瀚的批评所言不虚。结果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 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自去年10月生效,上述两人也“抢了头香”,成为该法令生效以来首两位被指控藐视法庭的个案。被判藐视法庭罪者,可悲罚款高达10万新元,或监禁3年,或两者兼施。 早前,在今年7月的审讯中,高级政府律师Francis Ng指责,范国瀚的言论,乃是向公众影射,在马国进行挑战宪法, 如发生在新加坡则必然败诉,因为本国缺乏司法独立。 至于范和陈的辩护律师Eugene…

Tan Jee Say: I did not suggest closing down factories

Shawn Danker and Joshua Chiang/ Photos by Shawn Danker Presidential candidate 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