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源:《联合早报》

根据内政部在昨日发表的新加坡恐怖主义威胁评估报告,虽未有可靠情报显示,当前出现针对我国的恐袭密谋,但内政部仍认为我国面对相当高的恐袭威胁,要求民众继续保持警惕。

报告指出,对我国最迫切的威胁,来自伊斯兰国恐怖组织(ISIS)。尽管IS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丢失疆土,但仍透过网络散播危险意识形态,继续引诱包括在我国和周边区域的支持者。

其余的恐怖组织包括回教祈祷团( Jemaah Islamiyah)和卡伊达组织(Al-Qaeda)正重整旗鼓,可能恢复在东南亚策划袭击。

尽管如此,随着数名ISIS在东南亚较知名的领袖,如印尼的Bahrun Naim和马国的莫哈末旺迪战死,ISIS在本区域的密谋恐袭已在2018年减少。而马国和印尼仍持续捣毁与ISIS有关的阴谋行动。

内政部:我国仍面对持续恐袭威胁

在2016年,ISIS曾密谋攻击新加坡,印尼当局逮捕六名与ISIS有联系的人员,他们计划从巴淡岛或临近岛屿,向我国滨海湾发射火箭炮。

报告也认为,过去估计有一千东南亚人民远赴叙利亚参战,随着ISIS在中东失利,这些拥有实战经验的ISIS战士若归国,可能对本区域构成威胁。国人也可能受ISIS宣传影响而加入“圣战”。

另一方面,内政部在去年六月和七月,针对国人对恐袭威胁的看法进行民调访问,获得2010位15岁以上国民和永久居民参与。

近60巴仙受访者认为我国可能成为恐袭目标,与2017年的国家安全意识民调结果略同。

官方宣传灌输民众防恐意识

不过,仅20巴仙受访者认为我国会在未来五年内发生恐袭。民调也显示国人对恐袭威胁的警觉较高,75巴仙受访者表示在公共场合,会多注意可疑人物或包裹,89巴仙会即刻通知有关部门。

事实上,我国在2016年推行全国保家安民计划(SGSecure),提升民众的防恐醒觉,宣传深入学校、工作场所、基层和社区组织,来加强民众对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

有可能一场场的醒觉路演、不间断的恐袭演习,都在向民众宣传我国遭遇恐怖袭击的潜在威胁,使得近60巴仙受访者认为,不能排除我国遭恐袭的可能。

但显然大部分民众对我国反恐能力仍有信心,不高估我国在五年内遭遇恐袭的可能。

周边邻国遭恐袭威胁更高

去年五月,印尼泗水连续两天发生五起汽车炸弹恐袭;马国则在去年11月逮捕七名恐怖分子,其中两名接获中东恐怖组织指示,要在马国发动恐袭。

而印尼总统原有意假释激进派传教士巴希尔,也因为遭遇国内激烈反弹而告吹。巴希尔在印尼曾一度是激进派伊斯兰的代名词,与主导造成200多人遇害2002年恐袭事件的恐怖组织有关。

 

You May Also Like

Inderjit Singh bids goodbye to Ang Mo Kio GRC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Member of Parliament (MP) says he is “stepping…

Malaysia hopes Singapore will agree to negotiate further over Water Agreement price

At the 9th Malaysia-Singapore Leaders’ Retreat in Putrajaya last week (9 April),…

八市民揭武汉疫情被指“造谣” 人民法院:若民众听信“谣言”戴口罩 可能更好防控

去年12月31日,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关于肺炎疫情的情况通报。 随后,有人举报网上传发“不实信息”。其中有八人,分别传发“X医院已有多例SARS确诊病例”、“确诊了七例SARS”、“Y医院接收了一家三口从某洲回来的,然后就疑似非典了”等未经核实的信息。 当时,当地公安分别对八名网民进行了教育、批评,均未给予警告、罚款、拘留的处罚。 然而,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在拥有1千760万粉丝的官方微博发表文章,似乎为上述八位传出“假消息”的市民“正名”,也非议执法机构,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并无法律上必要。 文章认为,之所以产生谣言,是因为认知局限,“不同个体基于认知水平的差异,对同一事物,完全可能产生不同程度的虚假信息,我们应该理解法律对个体的适度宽容态度。” 若民众听信“谣言”立即戴口罩,可能更好管控 文章指尽管当初谣传是SARS,属于编造不实信息,若造成社会秩序混乱,就符合法律规定传播假消息的信息,给予惩处是适当的。 “…事实证明,尽管新型肺炎并不是SARS,但是信息发布者发布的内容,并非完全捏造。如果社会公众当时听信了这个“谣言”,并且基于对SARS的恐慌而采取了佩戴口罩、严格消毒、避免再去野生动物市场等措施,这对我们今天更好地防控新型肺炎,可能是一件幸事。” 故此,该法院认为,执法机关面对虚假信息,应充分考虑信息发布者、传播者在主观上的恶性程度,及其对事物的认知能力。 “试图对一切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信息都进行法律打击,既无法律上的必要,更无制度上的可能,甚至会让我们对谣言的打击走向法律正义价值的反面,成为削弱政府公信力的反面教材。” 该文章也重申,“谣言止于公开”,若信息及时、全面公开,群众的疑虑自然会削减。  …

AWARE’s report to the UN highlights the urgent need to protect children in Singapore from discrimination and inequality

Leading gender rights organisation, AWARE has called for policies to level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