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建筑承包商被指破坏公用事业局食用水总水管,损失的食用水足可填满三个奥林匹克规格泳池,一共被罚款7万7000元。

公用事业局发文告指出,两家建筑公司:HSC水管工程公司和SNK工程与贸易公司,因为对公用事业局的食用水总水管造成破坏,而在去年8月各被罚款4万7000元和3万元。

公用事业局指损失的食水高达6400立方米,足可填满三个奥林匹克规格的泳池。

HSC公司被指在2016年12月17日,在兀兰大道8和兀兰大道9交叉口的工地,进行地下顶管施工时,破坏了1200毫米的总水管。该公司被指在施工前,理应先检测该地下水管的具体方位、深度和长度,还要向公用事业局请求批准施工。

然而, HSC并未先确认总水管的方位,致使探入地下的顶管机击中总水管。公用事业局被迫关闭该总水管,致使附近一带商业区水工中断而遭投诉。对此该局以《公用事业法》第47A(1)(b)项起诉HSC。

文告指HSC也有“前科”,在2013年6月曾损毁一个150毫米直径的水管,而被罚款3千元。

至于SNK公司则被指在2017年10月2日,于丝丝街的工地破坏了直径300毫米的总水管。作为分包商的SNK受聘拆除在该处拆除现有排水沟,并建造新的水沟和人行道,但却凿穿了上述水管,造成360立法米的水源损失。

公用事业局指有关公司在接近水管处施工,却未遵守该局的防护条例以减低意外风险。对此,以《公用事业法》第47A(1)(b)项,对SNK施以罚款。

公用事业局水源供应(网络)总监瑞端指出,总水管是非常重要的设施,让经过滤处理的水能输送到住宅和商业区,对此严厉关注任何破坏总水管的行为。总水管损坏会对民众造成极大不便,对此呼吁所有承包商在有铺设总水管的地区施工时,理应谨慎和小心。

You May Also Like

Chiam See Tong has given Potong Pasir a History, a Heritage and a Memory

by: Liew Kai Khiun/ This article first appeared HERE during the General…

Minister Amy Khor: Social enterprise management model brings “vibrancy” to hawker centres

In the midst of the public uproar over some of the extra…

新马海空主权交锋引国际媒体关注 交通部今宣布扩大大士一带的港口海域界限

马新两国出现领空和领海权课题,闹得沸沸扬扬,也引起国际媒体关注。《日本经济新闻》撰稿人岩本健太郎,在一篇文章《新马为海空主权陷争议》中,形容马方有意收回南部国境的领空和海域权。而新加坡也向马来,针对各别领域课题提出抗议。 自1974年以来,柔佛近新加坡边境的制空权,交给新方管理。 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在本周二表示,有意收回马国的制空权,因为该国多年来提升、并已有能力自理航空管理。 他表示有意和新加坡进一步洽谈收回领空权的细节,必要的话,也会请示国际民航组织(ICAO)。 陆兆福认为,新加坡要在实里达机场提升新仪表着陆程序和系统(ILS),可能导致柔佛巴西古当发展停滞,意味着该国必须遵照国际标准,任何建筑的结构或建设,包括高度都会受此限制,而且会冲击巴西古当港口船只的运行。 “我们并非反对实里达机场的发展,但是下降的途径不能越过巴西古当。”陆兆福这么表示。 新加坡交通部则在周二的文告表示,现有航运安排运作良好,任何的更动都会对许多相关机构带来影响。 与此同时,我国也对马国抛出海域界限问题,指出柔佛港口海域界限侵犯大士一带领海范围,而马国船只也多次侵入大士水域,违反国际法,而像新加坡提出强烈抗议。 而马国方面也在昨日,透过新加坡驻马最高专员署,向我国提呈两份抗议书。 坚称柔佛港口界限未侵新领海 抗议书分别针对新加坡于本月1日,发表在实里达机场执行仪表著陆系统,以及马新两国海域边界划界课题,包括新山港口划界等课题。 马国外交部也向新加坡政府抗议,新加坡民航局在没有获得该国政府同意下,擅自发表声明,公佈在实里达机场落实仪表著陆系统。…

Worker assaulted by employer outside MOM building, and possibly to be repatriated

MOM needs to take a serious views of abuse of foreign workers. Andrew Lo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