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乐施会公布一项指数,对比全球157国在降低贫富差距所做出的努力。其中,我国被指降低贫富差距成效不彰,排名只得倒数第九(149名)。

乐施会的报告,很快就遭到政府要员的反弹,其中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李智陞坚称,乐施会更应该看看我国政策所达成的成效,例如国民高拥屋率、医疗服务领先全球、学生表现排名佳子,说明现有政策已取得成效。

李智陞甚至言道,新加坡人普遍承担的所得税偏低,几乎一半人口不缴任何所得税,但是这些群体却能从政府获得高素质基础建设和较多社会援助。

王瑞杰对乐施会报告“失望”

此外,财政部长王瑞杰也对乐施会的报告感到失望,认为报告将资源投入和表现混为一谈,只关注政府在教育、医疗上的开销,是错误的分析。

图源:《今日报》

“世界银行发布“人力资本指数”就是为了研究如何改进政策成效,排列第一的我国非常乐意和其他国家分享我们的经验,也希望国人确信我国的制度很好地为他们服务。”

对此, 乐施会贫富不均政策负责人麦斯罗逊也回应了李智陞,指出为何在落实扶贫累进税制政策排名,我国包尾,也与我国宽容富有大企业和个人的税制有关。

他指出,我国税收政策的影响是跨国界的,甚至被富有企业视为避税天堂。结果是被规避掉的税收,侵害了其他发展中/落后国家的收益,使之缺乏可投入发展学校和医院建设的资金。

经济学家:应改革公积金税制

针对我国在促进累进税努力的包尾排名,本地金融服务专业前主席梁实轩也有话说。他在个人博客撰文,提及去年11月,出现在英媒《今日报》题为《公积金扣税更利富人,经济学家要求税制改革》的报导。

报导中称,假设一名富人存入100元在公积金户头,就可得到22元的所得税减免。但相对下,月入3千元的普通民众,只能得到2元的减免。

经济学家Walter Theseira建议,应改革我国公积金减免税制中的“累退性质”。比起高收入者,收入较少者却贡献出收入中更大占比回馈社会,可导致不同收入群体的潜在储蓄差距出现极端差异。

根据Walter的计算,收入较低的一半家户平均获得14巴仙公积金扣税,但是社会收入前10巴仙的家户却可得到31巴仙的扣税。

相对下乐龄补贴计划的3亿5千万元的开支,政府为上述扣税补贴,每年要付出10亿元收益的代价,这可不是小数目。

政府或许可辩解,10亿元的扣税补贴,乃是鼓励公民在公积金储蓄,但是Walter则质问:“如果取消掉补贴,这10亿元是不是还能支持更多的退休政策?”

Walter则建议,政府应改用“信贷制(credit system)”,不论收入阶层,纳税人都获得相同所得税回扣,这些信用额度可用来减免其他税务,或用在公积金当缴税额。

“扣税系统与边际税率挂钩,收入水平较高也会增加扣税值,相对下信贷制度本质上更为中立。”

财政部称落实“累进”社会政策

当时,财政部曾对Walter的建议作出回应,表示探讨税制系统较不“累进”的部分是可行的。不过整体新加坡税制和财富转移系统就是“累进式的设计”(注:累进税指的是收入越高,被课税的税率也越高)。

例如,在2016年,每征收一元税收,低收入家户就可得四元收益,相对下中等收入家庭平均只能得2元收益。

在就业入息补助计划(为月入2千劳工补贴3600元)和乐龄补助计划,政府每年开销10亿元,协助退休或低收入者。至于公积金的派息利率也有分层次,首6万储蓄的派息较高。

财政部认为,透过落实各种计划,已经使得现有社会政策呈现有助低收入者的累进性质。“公积金乃是新加坡社会保障的重要支柱,和获津贴的高拥屋率、教育、医疗福利和和技职培训相辅相成。对于较不幸群体,则可透过其他计划施予额外补助。”

对此,Walter教授认可现有的累进式社会政策,但也提醒探讨公积金扣税制度,也是一次良机,改善更均匀、累进式的税收系统。何况为落实乐龄补贴计划,政府的开销也不小。

征最多税,花的钱却最少?

梁实轩则提出自己的看法:

一,停止用人民的公积金赚钱。政府不应透过扣押从我们公积金生成的部分回报来赚钱,没有任何政府会这么做。从现金流角度来看:人民自己存入公积金,政府不动用公积金系统里的钱。

二,公积金终身入息计划和终身健保计划的估算必须透明化。所有已完成的精算研究和报告都应公开予众。同时也要考量通膨影响。自1999年以来,我国公积金的实际回报率恐怕是全球最低的。

三,公积金的投资以实得往年年化回报率计算,许多新加坡人在55岁可提取更多的公积金数额。2013年前或十年以来,普通户头的实得回报率太低了(少过1巴仙)

四,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负责管理公积金—从一开始的回报就超过6巴仙吗?

五,那么,如果是根据GIC往年年化回报派息,许多公积金成员都能达到最低全额和基础退休金额。目前,7位年届55岁的国人,只有一位在未抵押房产下,可达到最低全额退休金额。

应扩大开支助低收入群体

六,政府应敢于扩张开支协助低收入群体,而不是一味“存钱”累积盈余。比起官方公布的96亿元财政盈余,如果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财政报告指南估算,可能还要达到200亿元。

七,仅从现金流来观察,新加坡国民可能是全球被征收隐形税(implicit tax)赋最多的群体,公积金最高贡献值高达月入的37巴仙,也是世界之最。

我们的政府开支全球最低?

根据《经济学人》在2014年9月的报导,“在丹麦,政府开销占国民生产总值的60巴仙。在多元社会美国政府开支则是39巴仙,在多语言社群的新加坡,却仅占14巴仙。”

那么,为何我国政府花在人民身上的钱,比起其他发展中和先进国却是最少的?

从现金流角度看,国人支付的税收可能是全球最高的,例如:税收、间接税(如消费税)、全球最高的公积金贡献值(在他国可能是社会保障或保险税)。然而,国民获得的退休金回报率确实全球最低、以及相对最低的社会福利。

You May Also Like

短片揭清洁工住垃圾站两年 建屋局火速安排入住临时租房

身体抱恙中年清洁工R先生,申请建屋发展局租屋不果,在组屋垃圾处置站住了近两年。网民上载访问R先生的视频遭到疯传,也引起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迪舒沙和建屋局的关注。建屋局也随即发文回应,将安排R先生在本周先入住临时租房,解燃眉之急。 事缘上周四,一名林姓民众发现,清洁工R先生住在锦茂19A座组屋后的垃圾处置站。影片中显示,放置大型垃圾箱空间后方的两个小室,就是R先生的睡房和沐浴室。 根据视频中与林姓民众的对话,R先生透露本身是新加坡公民,刚从印尼搬回来,两年来向建屋局申请组屋,但是在议员帮忙下,至今都没有结果。由于在附近任职清洁工,所以就近住在这间垃圾处置站。 R先生也透露自己刚出院,身体状况欠佳,有心脏和呼吸系统问题。他说希望建屋局能安排租用组屋给他,虽然暂住在垃圾站,但比起露宿停车场或组屋楼下,至少现在有瓦遮头。 影片上载后遭网民疯传,点播率高达6万9875次,但是网民对短片中R先生的处境反应不一。有者质疑R先生没有透露更多实情且“扮可怜”,不过随即遭网民挞伐,指出不管他过去做错了什么,但不代表就应该剥夺他生活的尊严。 上载短片的民众也回应,老者只是希望有瓦遮头,租用组屋就已足矣,甚至不要求是否有房有厅,这难道要求太高了吗?“他只是努力生存…没有向大家讨过一分钱,只是希望能有一个居所让他好好休息。”他认为,老者需要比较卫生、舒适的环境养病,垃圾站显然不是养病的好地方。 建屋局:已安排临时租房给R先生 建屋局也注意到有关R先生的视频,马上发文回应,解释R先生在去年首次申请租用组屋,由于他自身不符条件(妻儿非新加坡公民),建屋局另安排他申请租住宅。不过他并没继续完成申请手续。 建屋局也指出,今年9月,议员迪舒沙替R先生上诉申请,建屋局也再次联系R先生,但是他拒绝了建屋局提供的单身者联合住房计划(Joint Singles Scheme)。他表示较后将连同一名家属再提交租屋申请。 “R先生申请长期的住房计划,建屋局已经再次联系他,作为应急措施提供他临时租房,先提供他合适的住房环境,解决燃眉之急。“建屋局表示,将竭力协助R先生,希望各界理解并呼吁民众停止对R先生的处境做其他揣测。…

马国阵成立影子内阁监督希盟政府

马国国阵宣布成立“影子内阁”,监督及制衡希望联盟政府。 国阵影子内阁包含巫统、马华、国大党和沙巴人民团结党,分成27个委员会,每个委会由两名国阵议员担任联合主席,负责监督希盟政府各部门。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是在昨日召开记者会时,作出如上宣布。 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副主席拿督斯里伊斯迈沙比里、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负责监督首相署事务。 至于官司缠身的前首相纳吉则被排除在外。 虽然面对退党潮,巫统从原有54席减少至49席,不过该党仍是最大反对党,影子内阁中仍以巫统议员居多。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负责交通部事务,国大党青年团长拿督西华拉惹负责原产业部、国大党中委拿督沙拉瓦南负责工程部、沙巴人民团结党署理主席阿特佐瑟古禄则负责財政部事务。 安努亚表示,这些职务委员会扮演监督和平衡各政府部门的角色,起着政策观察的作用,制定对应的替代政策。 虽然东马沙巴和砂拉越一些国阵原成员党已退出国阵,惟安努亚表示,若东马政党联盟反对党议员有意加入,国阵无任欢迎。 他补充,未来各职务委会将再委任三名专业人士,包括女性和新生代青年。 国阵「影子內阁」阵容: 委员会/负责议员…

匿名网民分析总审计署报告 揭政府机构管理失误

化名“千层糕”(Kueh Lapis)的网民,在电脑编程交流网站Github发布博文,整理出2012年至去年,总审计署所发现的多个公共部门出现的采购失误。 基于涉及工人党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诉讼风波近期被高调放大,“千层糕”透过分析总审计署报告,比较其他政府机构与此诉讼案的失误。 “千层糕”认为,工人党领袖若管理公款失当,就应负起全责。但他质问为何其他的个案却未被认真看待?也没有任何个案引致工人党现在面对的诉讼、甚至可能破产的局面。同时,为何“公款监护人“,似乎对其余的失误情况并不关心? 他认为,如果以上两大问题无法获得满意答复,似乎工人党领袖在审计失当课题上,遭遇到差别待遇。 担心被对付,“千层糕”在博文中表示不得不选择匿名,但强调撰写此文用意,乃是促进大家对关乎国人利益的国家议题,进行更严谨的辩论。 至少20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涉管理公款失当 在工人党市镇会诉讼案中,辩方被指未招标就直接委任FMSS公司成为市镇会管理代理,在2012-2013财政年把660万支付给后者。 但是,“千层糕”根据总审计署资料,发现AHTC案绝不是唯一的一个“公款管理失误”,而是至少有六至20个政府机构被总审计署点名犯上同样发失误,包括: 国家公园局(NParks)在没有合理理由情况下,免除掉三项总值2008万元的顾问服务的竞标项目。国家公园声称,免除竞标是因为时间紧迫,却未能证明是什么突发或紧急情况导致上述紧迫期限而需免除招标。 在没有合理理由下,新加坡国家研究基金(NRF)未招标就把总值230万的项目管理服务的合约,颁给一家供应商,已违反了政府采购透明化和公平竞争的守则。(资料来源:总审计署) 其二,工人党市镇会在10项项目中,被指把合同颁给收费较高的LST…

总理获最多? 部长高额月份花红再掀议

近期,部长薪资议题,再次引起坊间议论。 事缘总理李显龙透过书面答复,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的提问,提及2017年各级别本地政治职务者,获得的表现花红(PB)平均为4.1个月。 至于2013年和2016年的表现花红平均为4.3个月,2014年则是4.2个月。 总理在书面回答中提及: “政治职务者的薪资框架,乃根据2012年在国会提呈的《可胜任暨廉政政府薪资》白皮书制定。 除了月薪,公务员还能获得第13个月花红、表现花红、国家表现花红和年度可变动花红。薪资基准考量了以上元素。 我在2017年成立委员会,以检讨2012年所制定的薪资框架是否适当且不违反宗旨、可行调整方案等;同时,根据所建议框架的整体薪资层级,是否有调薪之必要。 副总理张志贤在今年三月对国会报告,该委会已确认现有政治职务者薪资架构(包括国家花红)仍然有效。故此,现有薪资框架应保持。 初级部长(MR4)年薪基准自2011年以来已增长9巴仙。不过,2017年的初级不知年薪仍低于2016年,为此我们决定薪资维持现状,将在观察薪资发展的趋势。” 主流媒体未深究高额花红问题 此课题也获得主流媒体广泛报导,不过大多集中于部长所获得的表现花红,不过却忽略了,部长所获整体的花红,更高于四个月花红。 事实上,读者只要阅读贝理安的原本提问,就明白总理并没有正面回答,反之在顾左右而言他,避谈关键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