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新闻与研究平台《新叙事》(New Naratif)总监,暨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提醒不应“过于依赖”、以为选举就是促进政治改革的不二法门。

他提醒,人们似乎已经认定,政权的合法只能透过选举产生。然而,朝鲜最高领导人,也是民选的领袖,操弄选举和制造恐惧对他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

选举可以是自由的,但不代表它必然是公平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赢得过去所有选举,但是没有一场是自由而公平的……当然,如马国国阵,也善于划分不均选区、甚至在大选前,直接逮捕反对党政客来操盘选举结果。

“故此,选举不必然是公平的,透过选举产生的政府也不必然是正当的。我们太专注在讨论机制而本末倒置。民主本来就建立在价值观和社会典范,而不是机制。”

他也提醒,人们也应警惕不要把机制规章,误认为就是民主规范。

2018酷隆坡嘉年华”在上周举行,覃炳鑫博士受邀为“东南亚强人的诉求”研讨环节主讲人之一,和马来亚大学法学系助理教授亚兹敏砂伦、菲律宾视觉艺术家与摄影记者伽罗卡布科和马国人权律师、净选盟前主席安美嘉,同台讨论东南亚政局。

冷战后东南亚多国“选边站”

在研讨环节初始,覃炳鑫从历史角度分析强人政治的起源。纵观历史,政治组织的起始状态都是帝国。而后在一战期间,民族主义(nationalism)成为政治组织的根本,民族国家(nation-state)终取代了帝国。

二战结束,国际冷战趋势影响下,迫使东南亚许多后殖民国家,必须作出“阵营分明”的意识形态“买队”抉择要么倒向资本主义,要么共产主义。

“撇开这些抉择的对错,对于建国的新独立政府则是一笔赌注,为了稳固政权他们不得不选边站,并把你的政治对手打压下去。”

东南亚区域多从君主制的王国、苏丹国迈入殖民主义,民主意识扎根本就不深。我们也曾有短暂时期,共和主义、民主主义等百家齐鸣,但却因为迈入冷战时期嘎然而止。

其二,当权者试图假民族主义合理化他们的政权。整个60年代,左派面临大清洗:那些设想不同国家模式的人士、对于泛马联盟和马来亚/马来西亚民族主义的异议者…… 与此同时,苏卡诺在1965年倒台,共产党人被指控为幕后主使并被谋杀。

我们从没机会让共和主义,自由主义和民主理想在我们的文化中扎根。覃炳鑫认为,要议论东南亚强人,离不开讨论他们如何借民族主义、操纵国家机构来巩固权力,以及制造恐惧来树立威权政治。

安美嘉则询问覃炳鑫,其心目中谁堪称东南亚政治枭雄?后者直言:”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巫统的数位领导人、菲律宾的马科斯和现任总统杜特蒂,至于印尼则非苏哈多莫属。“

放任式资本主义下的新剥削模式

他补充,近年来,东南亚社群正经历一个阶段,放任的资本主义加剧两个阶级间的不平等:拥有资金可自由移动的阶级,以及无法自由流动的劳动阶级。

这种情况形成另一种剥削模式:资本家有本钱威胁,把生意转移到更有盈利的地方经营,迫使劳动阶级被迫接受日益萎缩的薪资,否则将失去就业机会。

他请听众回想近几年事件,资本主义越发压迫人民生活空间,然而,大家并没有正视放任资本主义这个问题根源,反之,对于眼前所见,经济移民涌入国内,感到恐惧。

“我担忧那些正设法稳固政权的政府,会诉诸利用这种对外来经济移民的恐惧。”覃炳鑫举例,不久前,马国首相敦马对于中国人投资的柔佛森林城一事的立场。

他认为,真正的考验在于,当政府陷入困境时,他们会选择团结人民,还是会诉诸分而治之并制造恐惧的老掉牙策略?

假法治和资本市场名义,实行集权

覃炳鑫补充,这些政治强人的意图并没有改变,他们从威权政治所学到的,“可以修改法律,借法治的名义对付对手,”例如新加坡《报业与印刷法》和马国的《印刷与出版法》,就是一例。

另一种机制就是资本主义,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买下多家报业,再安插自己的朋党管理之;李光耀则迫使多家报纸被收购并置于单一控股公司地管辖下。他们利用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运作模式,“买断”所有对手,钳制新闻自由。

我们以为法治理应保护公民,但也可以成为对付公民的武器。这些政治强人潜心修炼,而且还会互相切磋。他们都深谙此道。

原文:Danisha Hakeem

You May Also Like

短片揭清洁工住垃圾站两年 建屋局火速安排入住临时租房

身体抱恙中年清洁工R先生,申请建屋发展局租屋不果,在组屋垃圾处置站住了近两年。网民上载访问R先生的视频遭到疯传,也引起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迪舒沙和建屋局的关注。建屋局也随即发文回应,将安排R先生在本周先入住临时租房,解燃眉之急。 事缘上周四,一名林姓民众发现,清洁工R先生住在锦茂19A座组屋后的垃圾处置站。影片中显示,放置大型垃圾箱空间后方的两个小室,就是R先生的睡房和沐浴室。 根据视频中与林姓民众的对话,R先生透露本身是新加坡公民,刚从印尼搬回来,两年来向建屋局申请组屋,但是在议员帮忙下,至今都没有结果。由于在附近任职清洁工,所以就近住在这间垃圾处置站。 R先生也透露自己刚出院,身体状况欠佳,有心脏和呼吸系统问题。他说希望建屋局能安排租用组屋给他,虽然暂住在垃圾站,但比起露宿停车场或组屋楼下,至少现在有瓦遮头。 影片上载后遭网民疯传,点播率高达6万9875次,但是网民对短片中R先生的处境反应不一。有者质疑R先生没有透露更多实情且“扮可怜”,不过随即遭网民挞伐,指出不管他过去做错了什么,但不代表就应该剥夺他生活的尊严。 上载短片的民众也回应,老者只是希望有瓦遮头,租用组屋就已足矣,甚至不要求是否有房有厅,这难道要求太高了吗?“他只是努力生存…没有向大家讨过一分钱,只是希望能有一个居所让他好好休息。”他认为,老者需要比较卫生、舒适的环境养病,垃圾站显然不是养病的好地方。 建屋局:已安排临时租房给R先生 建屋局也注意到有关R先生的视频,马上发文回应,解释R先生在去年首次申请租用组屋,由于他自身不符条件(妻儿非新加坡公民),建屋局另安排他申请租住宅。不过他并没继续完成申请手续。 建屋局也指出,今年9月,议员迪舒沙替R先生上诉申请,建屋局也再次联系R先生,但是他拒绝了建屋局提供的单身者联合住房计划(Joint Singles Scheme)。他表示较后将连同一名家属再提交租屋申请。 “R先生申请长期的住房计划,建屋局已经再次联系他,作为应急措施提供他临时租房,先提供他合适的住房环境,解决燃眉之急。“建屋局表示,将竭力协助R先生,希望各界理解并呼吁民众停止对R先生的处境做其他揣测。…

“别把公民挡在厨房外” 施仁乔:“建设民主社会”誓言仍待实践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教授施仁乔(Cherian George)认为,虽然第一代领导人把“建设民主社会”的期许,载入《新加坡国家信约》,但是多年来其意义已经沦为空谈。 他形容,人民行动党比较属意的民主模式,是把公民“挡在厨房外,让专业的厨师来料理”。新加坡只实践透过选举授权的民主政府最简化模式,导致未能充分发挥民主建设的潜力。 他补充,公民在《信约》中不仅宣誓将保护和维护民主结构,同时也有义务不间断地参与建设民主社会的工作。 公民有责任参与建设民主工作 他把新加坡政府与垄断企业向比较,后者同时也是监管者,其地位甚至不受市场概念动摇。 “这种模式已经损害了决策的质量,政府作为国家建设者,这个政治本钱的损失本可避免。同时,婉拒公民的参与,似乎和《信约》所有国人都是国家建设者的呼声,显得格格不入。” 施仁乔也是南洋理工大学前副教授,在2014年8月到香港浸会大学执教。他受邀出席本月26日,于金沙酒店举行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IPS)30周年庆,与通讯及新闻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同台探讨《多元化管理的政治》议题。 施仁乔说,人民行动党具备的一项传统优势,是作为在不同竞争团体中普遍中立裁判的声誉。“因为在社会内部纠纷中,即便不一定喜欢它,至少愿意相信他这个裁判。在某种程度上,人民行动党是独裁的:至少它是一个机会均等的独裁者。“ 但他提醒,这种传统优势在今日已不再那么有效,例如行动党在移民课题管理不善,已损害了他身为国人利益守护者的声誉,致使她不得不在2011年选举后调整移民政策。 “选择性的干预” 在问答环节中,施仁乔则形容,行动党在处理特定课题,也显现”保守式进步主义”的政治光谱。…

环境部长:中央洗碗盘系统受小贩欢迎

尽管一些小贩申诉,一些社会企业管理下的小贩中心,增设许多附加费用,不过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日前在国会指出,中央洗碗盘等集中管理的模式,有助减轻小贩工作量和成本。 西海岸集选区议员郑德源提问,环境局是否能降低小贩们的负担,特别是一站式付费系统、电子支付系统、自动托盘回收和中央清洗系统等落实后,也成为小贩们需吸纳的部分成本开销。 对此,马善高以书面方式回答, 集中式的生产管理,例如中央碗盘清洗系统和自动托盘回收系统,旨在提升小贩中心的工作效率,特别是减轻小贩的工作量和解决人手不足问题。 减低请工人成本 “小贩中心的开设,是为了提供卫生且可负担价格的食物。政府协助改善小贩生活品质,同时也为未来挑战做准备,例如人手短缺和日益增长的劳工成本。” 马善高相信,在未来劳工成本增加的情况下,这些计划有助于降低小贩运营成本。 他指出政府也为这些计划落实的首两年,合资达70巴仙,以降低起始成本负担。 “中央式系统的推出,很受小贩欢迎,有90巴仙小贩都愿意使用中央洗碗盘系统。”他说,小贩们不需自行或请工人来回收并清洗餐具,还可省下买餐具的费用。 另一方面,马善高指出,去年10月,环境局推出小贩生产力补助金,为那些需要添购自动化厨房器材的小贩提供资金补助。在三年期限内,小贩们可以申请器材价格80巴仙的补贴,最高申请额为5千元。 “至今,环境局已批准了120个申请。”此外,政府也寻求私企合作,为有意增设无现金支付服务的小贩降低成本。 在清理方面,则施行根据供需和价格对比的公开招标,确保小贩们享有与价格对等的服务。…

拥挤的新加坡医院?

彭博社在上月,把新加坡列为续香港后医疗系统最有效率国家,效率比分高达85.6(香港为87.3)。 但是,72巴仙的国人仍对本地的医疗服务不满意。其中有几项导因,包括漫长的等候就诊时间,还有越来越短缺的医疗资源(如病床)。 人口增长以及老龄人口的增加,有更多国人寻求在本地医疗机构就诊,似乎医院将变得更为拥挤。从2015年到2017年,我国总人口增长1.4巴仙,同期间到急症医院(公立和专科医院,不包括精神科医院)求诊的人数,也飙升了13.6巴仙。 即使在分析中把精神科医院和社区医院也涵括进来,仍可看出入院率从2010年以来就随着人口增长加快步伐攀升。 本地一家消费调查机构Value Penguin作出统计,梳理本地医院和医疗服务越发拥挤的情况。 该机构的报告也显示,人口老龄化、死亡率增长(比起2014-2016年人口增长2.5巴仙,死亡率也增长3.2巴仙)和医疗旅游,加之医疗资源供应跟不上日益增长的需求,都是导致医院越发拥挤的因素。 总人口中急症医院住院占比 除了住院率增长,在特定时期医院也会面对高度拥挤的状况。根据Value Penguin数据调查显示,医院在工作日反而比周末更为繁忙,以我国六家公立医院为例,都是在周一至周四的病床使用率最高。全年的病床使用率平均值也在85巴仙。 6家公立医院在2018年7月15日-21日期间的病床使用率 Va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