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网络假消息问题的国会特选委员会提呈报告,针对遏制假消息现象提出22建议,包括提升民众媒体识读能力、呼吁媒体和科技机构加强核实网络假消息,乃至纳入立法考量。

不过,根据台湾非营利独立媒体《报导者》撰写的一份专题报导《谁带风向:被金钱操弄的公共舆论战争》,探讨网军左右网络舆论的现象,却揭示另一值得关注的事实:就连舆论的导向都可以作假,前提是你要有钱。

《报导者》揭露,早在2015年,台湾政治力量就开始有意识和方法地经营网军,他们授权行销公司,以金钱为动力,透过社群媒体,不断在公共政策和意识形态上,生产和滚动一阵阵令人难辨真假的舆论风向。

《报导者》采访一名行销公司专案操作员凯文,后者披露接单源头通常是政党外围组织,以一次数十万台币的经费作为网军的“后备金援”,会先找平台和广告代理商,再一路往下至行销公司来负责执行。

在委托过程,每一段金流都必须切割得仔细,并在相互保持距离的情况下操作,保护出资者免受被揭发的风险。

政党或政府透过防火墙,切断一切线索的追溯,让看似中立的“民意”自我喧腾,除了方便派出负面民意声量,甚至更进一步“善用民意”,顺水推舟。

接单后,专案负责人就成为“操偶师”,底下素人写手如同丝线,一左一右牵动舆论精彩演出。

公司管理数万账号如秘密军队

光是凯文自己与同事管理的账号,就有上百个之多,整间公司可供操作的账号,更是多达数万,“几乎可随时瘫痪不少线上论坛,就像手中掌握着秘密军队。“

对凯文来说,最好的写手文笔,就是尽量亲民、参与感强烈,反而不强调文章的专业性,因为基本上就是在打一场模糊仗。

而透过多重写手身份转换,来制造人工风向,像凯文的做法在口碑业界早已不是秘密。他要求匿名,因为口碑圈很小,这种风向操作的需求还在增加,自己不想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素人写手的功能,在同样有多年口碑行销操作经验的玩真创意公司创办人彭冠今认为,主要是与专业权威区隔。他解释,用贴近大众的口吻来跟你沟通,好软化你根深蒂固的想法,而携手本身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不要有“僵化的价值观”。

报导中揭示,在台湾,过去纪念重大社会议题的对抗,如课纲微调、总统大选、支持与反对同婚,都能看到组织性网络动员的痕迹。传统媒体逐渐被舍弃,面子书和其他社交媒体,变成掌握舆论的主要战场。

网路的军备竞赛愈演愈烈,也加速走入地下。这导致利用金钱砸出来的舆论风向,不仅限于单一政党或单一事件,早已广泛在各式事件中使用。

马国阵找台公司搞宣传

《报导者》也透过业者牵线,访问一年操作口碑案件获利上千万元、客户遍及中港台及东南亚的行销公司执行长Champion。他在受访时透露,马国大选打得火热时,国阵曾设法拉拢占选民三成的华裔民心。

Champion指出,因为当地华人多半喜爱台湾电视节目,为拉抬国阵正面形象,替执政党在观光旅游的政绩背书,当时政府由底下部长级人物,出面洽谈口碑操作事宜,并招商Champion任职的行销公司。

双方经过报价和连番讨论后,由国阵出资数十万元,购买正面的旅游节目、歌曲制作轮播和正面舆论文章等,在台湾电视频道和社群媒体中轮流播放,试图回头影响马国华裔的观感。

《报导者》直言,巨量数位广告,不论商品、品牌、形象、公共政策乃至选举,都可透过金钱交易来驱动。无论媒体或社群,同样都得面对无所不在的舆论操作。

面对汹涌如浪潮袭来的人工舆论,站在广告及行销专页,中正大学行销管理研究所教授曾光华,则针对定义进行解释。口碑行销(word-of-mouth marketing)并不算严谨学术名词,更像“你喜欢、我也喜欢”的行销活动。

近年网路出现许多透过感人故事、动人情节或亮点特性来宣传的手法,都可归纳口碑行销,无论业者与宣传者之间有无对价关系,以结果论来说,都属口碑操作一环,这种手法自古有之。

只是研究到今天,载具不同,口碑传播效果很大、产生影响力更大。曾光华强调,因为一般人懒于求证,口碑操作的效果就等同“曾参”杀人,一个人说没用,一千个人来说就可能相信了。但是一千个人或许都是创造出来的人(例如假账号)。

“因此我认为,掌握巨大资源的政府或政党,在做政策宣传时就必须要揭露,”曾光华强调,国家与民众,两只之间掌握的资源和讯息差异极度不对称,如果一项政策宣传,一致用素人带动,钱又会影响特定媒体取向,其中所产生的“流弊”不可小看。

政策宣传之所以应透明化,因为政府有太多方式告知人民选择的理由和动机,有买广告也不需遮掩,应坦荡荡交由人民自主判断政府立场,才是比较健康的民主运行方式。

媒体识读,不要怠惰思考

而对于如何核实舆论操作的建议,台湾事实核查中心共同创办人、中正大学传播学系教授胡元辉强调,应着重在提升大众的媒体适度能力。

他指出,多重身份意见发表不易管控,一旦过度,容易形成对言论钳制;根本方法就是加强大众对不实言论、不实讯息的辨识能力,不要怠惰与思考。

曾光华也认为民众或读者在面对庞杂议题,应先冷静思考,培养独立判断的能力,别陷入人云亦云,以避开舆论操作的陷阱。

欲阅读完整报导,可点击此处:誰帶風向:被金錢操弄的公共輿論戰爭

You May Also Like

覃炳鑫遭特委会抹杀 网民质问毕丹星立场

研究网络蓄意散播假消息国会特委会,在上周三提呈了300页涵盖22建议的报告,特委会10名委员,包括工人党阿裕尼国会议员毕丹星皆一致同意报告内容。 不过,特委会指控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撒谎、自抬身份“,判定后者歪曲自身学术资历、不是可靠的供证者,完全不考量他提出的意见。 作为特委会成员之一,毕丹星也遭一些公民组织挞伐,质疑他认可特委会形同人格谋杀史学家覃炳鑫的做法,并未表达明确立场。 毕丹星在上周于脸书分享个人对特委会报告的看法: “蓄意散播假消息特委会报告洋洋大篇读来费劲。鉴于涉及课题之广,没有万灵丹可解决所有问题,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报告两大主轴有二:针对蓄意散播假消息,需采取多元的对应措施。对我而言这是仅次于立法的重要长远之计。 其二,审慎调控管制权限,审理假消息课题很可能陷入主观判断,也有担忧新法会被用来达成政治上或党派意图。 政府很可能会在国会提出立法动议,若果有意实践特委会报告中的建议,工人党必会参与辩论。 阅读了许多和受欢迎的陈述,其中要求平衡并对课题深入探讨的诉求,令我印象深刻。 其中一位陈述者提出两大必须关注的原则。其一,只针对伤害社会的假消息采取行动。 其二,相关任何措施都不能拿来合理化,扼杀在正常民主下直率和健康的意见交流。 第一项原则,是提防透过立法正当化大权在握的欲望,第二项则有意推动全国人民针对假消息议题参与对话。…

每月6万中央洗碗盘服务 口福子公司外包予兄弟公司

不堪收费负担,裕廊西小贩中心12名小贩约在今年八月,提交一份联署诉求信,呼吁环境局指示该小贩中心运营商,废除由小贩承担的奖励顾客送还托盘措施。 其中一名小贩透露,除了每月约两千元的租金和其他附加费用,承担奖励顾客归还托盘的开销,每月累积下来,有时可高达900元。 其余附加费用还包括1100元的清洁和收碗盘费、250元的服务费和300元的自动现钱机费用,致使小贩每月开销加上租金可高达4千元。 除了环境局,这份诉求信也提呈给裕廊西小贩中心的运营商,口福集团子公司Hawker Management。 然而,环境局发言人对此答复,奖励归还托盘制是小贩和Hawker Management签署合约的一部分,在签约时应清楚有此条约。 另一方面,Hawker Management 则告诉《今日报》,管理层是与摊主们合作推动奖励顾客归还餐盘,并认为这有助打造干净舒适饮食环境。不过,他们将探讨小贩们的诉求。 其中一名小贩列出每月近4千元的开销: 租金:2140元…

被物化的客工– 客工平权概念仍匮乏

日前,一家女佣代理公司SRC Recruitment LPP,因涉嫌透过网购网站推销女佣服务,被人力部提控144项控状。 这家公司和一名职员,透过网购网站Carousell推销女佣服务,人力部指责,此举已损害女佣尊严,将客工商品化。 在9月14日,该公司和职员,以maid.recruitment的用户名,在Carousell网站上载多名女佣头像和个人资料。 这些女佣来自印尼,新加入女佣被贴上”新鲜“标签,已找到雇主的女佣则列为“已售”。 人力部强调,把外籍劳工当成商品是不能接受的,也抵触了职业介绍所法令第11(1)(c)项,该条例阐明职业介绍所不应作出有损和贬低客户利益的行为。 简言之,客工委托职业介绍所协助寻找雇主,但却被当成商品贩售,矮化劳工的尊严。 该公司在广告也没有注明名字和注册号码,公司执照目前已被除名,有关职员也被撤销职业介绍所代理资格。该职员也面对99项控状。 这是一起单一的个案,但是也显见,可能社会上普遍对于客工平权的概念仍匮乏。 2017年12月,外籍劳工总数约为136万人,绝大多数从事“肮脏、劳累和危险”的3D职业,填补了劳力结构上的空缺。 然而,我国客工遭剥削问题一致存在,被招工代理征收昂贵中介费导致债务缠身、拖欠薪资、扣留护照甚至暴力和性侵事件,都是藏在新加坡经济繁荣的表象下。…

“别把公民挡在厨房外” 施仁乔:“建设民主社会”誓言仍待实践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教授施仁乔(Cherian George)认为,虽然第一代领导人把“建设民主社会”的期许,载入《新加坡国家信约》,但是多年来其意义已经沦为空谈。 他形容,人民行动党比较属意的民主模式,是把公民“挡在厨房外,让专业的厨师来料理”。新加坡只实践透过选举授权的民主政府最简化模式,导致未能充分发挥民主建设的潜力。 他补充,公民在《信约》中不仅宣誓将保护和维护民主结构,同时也有义务不间断地参与建设民主社会的工作。 公民有责任参与建设民主工作 他把新加坡政府与垄断企业向比较,后者同时也是监管者,其地位甚至不受市场概念动摇。 “这种模式已经损害了决策的质量,政府作为国家建设者,这个政治本钱的损失本可避免。同时,婉拒公民的参与,似乎和《信约》所有国人都是国家建设者的呼声,显得格格不入。” 施仁乔也是南洋理工大学前副教授,在2014年8月到香港浸会大学执教。他受邀出席本月26日,于金沙酒店举行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IPS)30周年庆,与通讯及新闻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普杰立医生同台探讨《多元化管理的政治》议题。 施仁乔说,人民行动党具备的一项传统优势,是作为在不同竞争团体中普遍中立裁判的声誉。“因为在社会内部纠纷中,即便不一定喜欢它,至少愿意相信他这个裁判。在某种程度上,人民行动党是独裁的:至少它是一个机会均等的独裁者。“ 但他提醒,这种传统优势在今日已不再那么有效,例如行动党在移民课题管理不善,已损害了他身为国人利益守护者的声誉,致使她不得不在2011年选举后调整移民政策。 “选择性的干预” 在问答环节中,施仁乔则形容,行动党在处理特定课题,也显现”保守式进步主义”的政治光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