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终裁定,私召车服务业者GRAB收购优步,已违反竞争法,两家公司都被罚款共1千300万新元。

优步罚款金额为658万2055元,GRAB公司被罚641万9647元。

竞消委今天召开记者会强调,GRAB公司今年三月完成并购优步东南亚业务,私召车市场车资平均涨了10到15巴仙,已大幅削减本地私召车市场竞争力,损害司机和乘客利益。

当局接到许多司机、搭客和其他私召业者投诉。搭客指GRAB下调搭客可累积的积分,并提高换取优惠的积分数。有意进军新市场的业者,也指GRAB的强大网络已垄断私召车市场,其市占率几乎达到80巴仙,令新业者已很难再跻身其中。

当局在今年7月完成针对这笔交易的调查,其中审查了GRAB和优步内部文件发现,如果GRAB没有收购优步,优步不会撤出本地市场,而可能转变策略继续在本地营业,例如同其他业者合并或卖给其他业者。

竞消委认为,这笔交易已触犯了竞争法零第54节条文,并对两家公司采取行动,减少并购交易对私召车司机和搭客影响,同时开放市场让新业者加入。

两家公司公司被令采取补救措施,包括确保司机可自由选择任何私召车平台,让司机和搭客更多选择,从而提升市场竞争力。另外,取消GRAB和本地德士公司或私人出租车公司的专营合约。

GRAB的车资和佣金制度等,也必须维持在收购优步前一样。

竞消委表示,施加罚款,乃是为了对损害竞争和并购交易起到阻遏作用,合并双方都要在并购交易前,取得该局批准。

GRAB公司针对竞消委的裁定,新加坡业务总经理林克捷指出,GRAB是在法律权限内完成合并交易,未刻意忽视并违反竞争法。

他强调,GRAB致力提供公平定价,并未在交易后涨价,”我们会继续抱持交易前的定价模式,定价政策和司机佣金,并会把每周数据呈交给竞消委检视。“

网民提醒关注职总企业收购KOPITIAM

一些网民不忘借此提醒竞消委,不要忘了追查职总企业,近期收购餐饮业KOPITIAM,是否也会影响市场竞争。

 

 

You May Also Like

总理获最多? 部长高额月份花红再掀议

近期,部长薪资议题,再次引起坊间议论。 事缘总理李显龙透过书面答复,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的提问,提及2017年各级别本地政治职务者,获得的表现花红(PB)平均为4.1个月。 至于2013年和2016年的表现花红平均为4.3个月,2014年则是4.2个月。 总理在书面回答中提及: “政治职务者的薪资框架,乃根据2012年在国会提呈的《可胜任暨廉政政府薪资》白皮书制定。 除了月薪,公务员还能获得第13个月花红、表现花红、国家表现花红和年度可变动花红。薪资基准考量了以上元素。 我在2017年成立委员会,以检讨2012年所制定的薪资框架是否适当且不违反宗旨、可行调整方案等;同时,根据所建议框架的整体薪资层级,是否有调薪之必要。 副总理张志贤在今年三月对国会报告,该委会已确认现有政治职务者薪资架构(包括国家花红)仍然有效。故此,现有薪资框架应保持。 初级部长(MR4)年薪基准自2011年以来已增长9巴仙。不过,2017年的初级不知年薪仍低于2016年,为此我们决定薪资维持现状,将在观察薪资发展的趋势。” 主流媒体未深究高额花红问题 此课题也获得主流媒体广泛报导,不过大多集中于部长所获得的表现花红,不过却忽略了,部长所获整体的花红,更高于四个月花红。 事实上,读者只要阅读贝理安的原本提问,就明白总理并没有正面回答,反之在顾左右而言他,避谈关键的问题。…

“自由的选举不一定公平” 覃炳鑫:政治强人操纵选举巩固维权

东南亚新闻与研究平台《新叙事》(New Naratif)总监,暨历史学者覃炳鑫博士,提醒不应“过于依赖”、以为选举就是促进政治改革的不二法门。 他提醒,人们似乎已经认定,政权的合法只能透过选举产生。然而,朝鲜最高领导人,也是民选的领袖,操弄选举和制造恐惧对他而言,简直是轻而易举。 “选举可以是自由的,但不代表它必然是公平的……。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政府赢得过去所有选举,但是没有一场是自由而公平的……当然,如马国国阵,也善于划分不均选区、甚至在大选前,直接逮捕反对党政客来操盘选举结果。” “故此,选举不必然是公平的,透过选举产生的政府也不必然是正当的。我们太专注在讨论机制而本末倒置。民主本来就建立在价值观和社会典范,而不是机制。” 他也提醒,人们也应警惕不要把机制规章,误认为就是民主规范。 “2018酷隆坡嘉年华”在上周举行,覃炳鑫博士受邀为“东南亚强人的诉求”研讨环节主讲人之一,和马来亚大学法学系助理教授亚兹敏砂伦、菲律宾视觉艺术家与摄影记者伽罗卡布科和马国人权律师、净选盟前主席安美嘉,同台讨论东南亚政局。 冷战后东南亚多国“选边站” 在研讨环节初始,覃炳鑫从历史角度分析强人政治的起源。纵观历史,政治组织的起始状态都是帝国。而后在一战期间,民族主义(nationalism)成为政治组织的根本,民族国家(nation-state)终取代了帝国。 二战结束,国际冷战趋势影响下,迫使东南亚许多后殖民国家,必须作出“阵营分明”的意识形态“买队”抉择— 要么倒向资本主义,要么共产主义。 “撇开这些抉择的对错,对于建国的新独立政府则是一笔赌注,为了稳固政权他们不得不选边站,并把你的政治对手打压下去。”…

公立医院靠中介招外国病患生意 遭卫生部勒停

昨日,《海峡时报》报导,三家公立医院:国立大学医院、中央医院和樟宜综合医院,透过中介安排外国病患来新加坡就医,藉此盈利,卫生部已勒令终止上述做法。 卫生部强调,公共医疗服务机构,应以服务国人优先,不该市场化招揽外国病患。 三家医院都有与第三方中介签约合作,只要中介能成功引荐外国病患来医院就医,就能从病患医疗费抽佣至少8巴仙。中介的任务包括提供病患资讯,并安排他们预约本国专科医生。 中介抽佣还多过护士年薪 “假设某病患治疗费总额达50万元,若抽佣八巴仙,有关中介至少可得四万元,已经超过全职护士的年薪!”神经外科顾问Keith Goh医生也表示无法苟同,狠批给中介费“招生意”的做法,是违反医疗伦理的! 与此同时,《海时》也踢爆一家设立在印尼雅加达的外国机构HCM Medika,已成功引荐多达1万4千名病患前往新马医院就医。 有关机构是在2007年创立,并宣称可“协助印尼国人在新加坡公立医院获得优质医疗服务”。这意味着,该机构在11年前就已提供中介服务。 在其官网也把多家医院列为官方伙伴,当中不乏本国公立医院: 由于已从院方赚取中介费,HCM Medika声称提供印尼病患免费咨询服务,也没有隐藏或附加费用,他们提供的服务包括:…

环境部长:中央洗碗盘系统受小贩欢迎

尽管一些小贩申诉,一些社会企业管理下的小贩中心,增设许多附加费用,不过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日前在国会指出,中央洗碗盘等集中管理的模式,有助减轻小贩工作量和成本。 西海岸集选区议员郑德源提问,环境局是否能降低小贩们的负担,特别是一站式付费系统、电子支付系统、自动托盘回收和中央清洗系统等落实后,也成为小贩们需吸纳的部分成本开销。 对此,马善高以书面方式回答, 集中式的生产管理,例如中央碗盘清洗系统和自动托盘回收系统,旨在提升小贩中心的工作效率,特别是减轻小贩的工作量和解决人手不足问题。 减低请工人成本 “小贩中心的开设,是为了提供卫生且可负担价格的食物。政府协助改善小贩生活品质,同时也为未来挑战做准备,例如人手短缺和日益增长的劳工成本。” 马善高相信,在未来劳工成本增加的情况下,这些计划有助于降低小贩运营成本。 他指出政府也为这些计划落实的首两年,合资达70巴仙,以降低起始成本负担。 “中央式系统的推出,很受小贩欢迎,有90巴仙小贩都愿意使用中央洗碗盘系统。”他说,小贩们不需自行或请工人来回收并清洗餐具,还可省下买餐具的费用。 另一方面,马善高指出,去年10月,环境局推出小贩生产力补助金,为那些需要添购自动化厨房器材的小贩提供资金补助。在三年期限内,小贩们可以申请器材价格80巴仙的补贴,最高申请额为5千元。 “至今,环境局已批准了120个申请。”此外,政府也寻求私企合作,为有意增设无现金支付服务的小贩降低成本。 在清理方面,则施行根据供需和价格对比的公开招标,确保小贩们享有与价格对等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