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屋发展局处长(分局运作)林丽丽,于本月17日在《海峡时报》回应一读者观点,重申符合屋契回购计划(LBS)的年龄为65岁,不过该局将检讨让年龄标准更为弹性化,特别是让那些面对健康和财务问题的群体能受惠。

事缘一名读者撰写评论,提出屋契回购计划应该对乐龄群体更为亲善些

名为郑春斐(译音)的民众,提出老一辈许多夫妇,丈夫多年长于妻子,假设丈夫已65岁,但是妻子才53岁,夫妇俩都不能参与屋契回购计划。

“直到妻子也迈入65岁,两人才符合资格,这时丈夫都已经77岁了。”只要丈夫与妻子间年龄差距越大,其中一人能透过屋契回购,享有退休福利的时间就越短。

体弱年长者面对医疗和生活双负担

为此,他建议有关计划的合格条件应更弹性些,特别是有者也因为健康原因提早退休,是否也能够让他们善用计划来保障退休后的收入?特别是他们还要面对医疗和生活开销的双负担?

同时,郑春斐也质疑,为何透过售卖屋契的所得,非得注入公积金退休户口不可?

这让年长者的财务管理选择不多,一些年长者公积金户口本本就没有多少储蓄、且急需现钱用在医疗和退休生活开销。

“屋契回购计划的设定,应让年长者获得更实质的帮助,让他们拥有可支配收入。”

该读者也提出,建屋局并没有阐明,在出售部分屋契后,屋主是否还能出租整间房子,如此屋主可以和子女一起居住,又能从房租中获取额外收入。

对此,林丽丽强调,屋契回购计划让年长者,可回售组屋部分屋契给政府,藉此为退休生活换取稳定、持续的收入。

回售组屋的所得, 将注入公积金退休户口,以参与终身入息计划,每月领取入息。

民众在回售屋契的所得,都必须先填满公积金户头的全额退休储蓄额(17万1000元),确保未来民众能够获得足够派息应付基础生活开销。

“必须填补公积金的规定,是为了让退休年金收益和现金收益之间取得平衡,”而把屋契回购计划的年龄条件定在65岁,也让参与者能够直接从公积金派息受惠。

 

You May Also Like

“巫统再掌权什么都没剩” 人民生活苦成变天导火线

在上月,《海峡时报》记者Sumiko Tan专访马国财政部长林冠英,后者侃侃而谈马国变天的经历。访谈中他提到,当人民面对生活负担深处水深火热中,却看见当权者夸张的财富,这种民怨和怒火,是导致国阵倒台的导火线。 林冠英坦言接任财长后工作充满挑战,看见国家账目上被盗窃,有时甚至吃不下饭,“经历61年的问题无法一时改变过来,但庆幸这次能成功变天,如果再让巫统和国阵掌权,一切就太迟了,什么都救不了。” 林冠英称,任槟城首席部长期间,我国已故总理李光耀曾来访槟城,对于槟城变天也感到难以置信,“你也知道,李光耀先生是只有他讲,没有你讲(较为强势)。他确实有很强洞察力,只是我觉得他对马来西亚的了解还不算透彻,毕竟他已离开马国许久。马来西亚确实变了,或许他也不会想到国阵会被推翻。” 他认为,或许李光耀没察觉到,当经济状况很糟时,人民没有选择,只有透过选票作出改变。 记者询及,是否经济状况比起贪腐案,是促使人民变天的主因。林冠英坦言,贪腐一直都是马国面对的课题。只是前朝政府为填补一马公司公司漏洞,落实消费税,这就伤害了人民,所以这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就因为贪腐让人民受苦,还落实了以前不曾落实的消费税。 人民受苦,当权者富足 他说,希望联盟主张废除消费税,但是前朝政府不肯,要废除消费税,就只能打倒国阵。 林冠英认为,如果人民生活还算富足,即便看见有贪腐得益者,或许还不感到痛苦,但是看见他们(指前朝领袖)夸张丰厚的财富,老百姓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种痛苦才引致大部分选民,在一些国阵堡垒区都倒向希联,例如在马来村选区也能胜出,一些选区的多数票可以领先高达7万、8万或超过千张,令他感到惊讶。 他说,自己从未想过会当上首长和财政部长。他认为,敦马选他当财长,或许是看见槟城达成的绩效。 另一方面,记者也不忘询问他对马新水供合约看法, 林冠英直指这是有“偏颇”的合约,不过还是希望邻国能当个“好邻居”,理解马国面对的债务困境,他说如果马国出问题,也不会对新加坡带来好处。“采取邻国间互惠互利的政策,反而能帮到新加坡。”…

MINDEF and MHA to provide life and personal accident insurance coverage for all Full-time NSFs and NSmen

From 1 July 2016, the Ministry of Defence (MINDEF) and Ministry of…

淡马亚:医疗基本人权,反对私营化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医生,冀望投身有鲜明意识形态的政党,而民主党(SDP)的中间偏左路线,与他对基本人权如居住权、医疗和基础教育的观点相符。 他在2010年开始活跃于民主党,于2011年曾为该党竞选活动站台。但直到2015年,才作为候选人之一在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上阵,他主打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医疗融资。 他坚称终身护保仍有改善空间,“医疗是基本人权,而不是施舍,医疗私营化是一个错误,”大众应享有可负担的医疗服务”。 在1960年,世界卫生组织派代表考察新加坡的医疗体系,时任卫生部长阿末伊布拉欣(Ahmad Ibrahim)说狮城拥有完善医疗体制,提供民众近乎免费的医疗服务。看门诊(OPD)只需1新元,住院也大概5新元。”这种状态一直维持到80年代中期。 淡马亚说,在1983年出台的新加坡医疗蓝皮书,显示新加坡的婴孩夭折率甚至低于英美两国。我国确实曾以低廉价格提供民众一流的医保服务,证明可负担医疗福利是可行的。 “或许你想住进私立医院,但前提是,只要政府作为公共医疗唯一经营者,你不需担心因癌症或心脏绕道手术承担高昂费用。” 他补充,这不意味着政府一手包办,因为这可能导致体系过于臃肿而缺乏效率。不妨参考澳洲、法国和德国,政府不必然承办服务,而是背后出资人。 他放眼打造免赔额和保户自付额都较低廉的基础医疗服务。淡马亚认为,没有证据显示,只因为医疗服务免费或可索赔保险,病患就会刻意接受无必要的治疗,大部分人对常常看医生和吃药可不感兴趣,所以政府过度赔偿的问题不应存在。 商业化鼓励过度消费医疗资源 “一般民众对医疗的认识有限,仰赖他们的医生和保险公司建议最好的疗程,造成信息不对称现象。” 他分析,促成狮城医保成本上涨的因素很多,最重要的就是商业化,医疗机构必须赚钱,确保投资股东能获得回酬,结果造成市场扭曲,过度消费医疗服务资源反而被奖励。…

盛港综合医院一护士确诊

在今日(29日)卫生部发布的文告,也提及一名在盛港综合医院服务的护士确诊。 该名护士是昨日公布的741例,是42岁的永久居民,近期未到过境外受疫情影响的地区。 该护士是在本月24日出现症状,并在27日中午确诊,如今已在盛港综合医院隔离病房接受治疗。 她在入院前仍有去上班,为此当局仍在追踪其接触者。 上月中旬,一名在私人医院百汇班台(Parkway Pantai)工作的61岁麻醉师(第59例)也被感染,是本地首名患上冠状病毒19的医生。 本月11日,当局公布的资料中,也有一名在黄廷方综合医院工作的护士(第167例)确诊。她是35岁的菲律宾籍工作准证持有者,和一名37岁菲律宾籍确诊病例(第178例)是夫妻关系。不过院方强调该名护士此前没接触确诊病例。 而三天(26日)前,全国皮肤中心一名32岁女医生也确诊感染,是我国第二名确诊感染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