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立盟在今年初加入新加坡人民党,放眼为新加坡居民生活带来改变,特别是为波东巴西居民。

早在1984年,13岁的乔立盟就陪同父亲,聆听民主党创党人詹时中的竞选政治讲座,感受选民的热情。后者在该年赢得波东巴西国会议席。

The night Mr Chiam was elected
乔立盟展示一张1984年,詹时中中选时的热闹场面,红格中右三为乔立盟父亲。

四年后,在詹时中的竞选集会,乔立盟帮助父亲派发竞选宣言给信立新村居民。“我的父亲开了一辆蓝色小卡车,我则就坐在后面把传单传给他派发,至今我还保留着父亲当时穿着的民主党T恤。”

建屋局拉屋  詹时中救急

Mr Jose Raymond's party shirt from the 1988 General Elections

但是真正影响乔立盟政治信仰的,还要回溯到1990年的一件事。当时,乔立盟一家不敷偿还抵押金,导致房屋发展局要拉回他们在西裕廊的组屋单位,乔立盟的父亲只好硬着头皮向詹时中求助。

詹时中当时二话不说,就签了支票帮乔立盟一家偿还了组屋押金,他们一家才免受流离失所之苦。詹的无私和真诚慷慨助人,使乔立盟深深敬仰,决心继承这种奉献精神,辅助社会弱势群体。

上述事件至今已28年,乔立盟没有忘记幼年时詹时中雪中送炭,他在生活中秉持信念不懈努力,担任过部长新闻秘书、新加坡游泳协会副会长和2011年至2014年新加坡环境理事会总执行员,也成立了自己的通讯公司SPIN Worldwide,同时也成为詹时中体育基金会的副主席。

“不论来自什么背景,每个人一生中可能会遇到需要帮忙的时候,最重要我们必须即时伸出援手。”乔立盟说,这种想法随着年龄增长越发强烈。

乔立盟在2015年选举前曾助阵行动党,受询及为何最终选择加入反对党,他表示这是他感念詹时中对他一家的付出,也希望能把詹的政治抱负传承下去,“希望能帮助更多的人。”

近期,他协助波东巴西一名曾服刑居民反映问题,使得后者成功找到工作,养活家人。乔立盟冀能“日行一善”,为不幸群体和面对困境人士改善他人的生活。乔立盟说,会一直秉持詹时中的信念,并希望大家这种爱心能人人传递下去。

同时,自1984年聆听詹时中的政治演讲,詹时中无时无刻为新加坡人的理念,乔立盟也铭记在心。虽然45岁的乔立盟仍是政治圈新手,不过热衷于服务波东巴西居民,已经为他争取得不少赞誉。

You May Also Like

Singapore: New payment legislation will ease global crypto-firms into the country

Global cryptocurrency firms that are looking to expand their operations in Singapore…

Singapore’s PAP needs to address its image problem

The following is an excerpt from China Post. SINGAPORE — They seem…

人流量和配合度仍是防疫关键 医疗专家分析去看戏、亲友聚会仍是高风险活动

政府声称冠状病毒19社区确诊病例有减少趋势,政府也表示会在下个月开始逐渐放宽阻断措施。 然而,人们有必要认清,即使放宽措施后,有些活动仍含有“高风险”的传染率,但是人数和人群配合度还是关键。 据《联合早报》所采访的数名传染病专家,包括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科医生梁浩楠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研究)古阿烈副教授(Alex Cook)等,将各种活动依据传染风险区分,让民众了解以及避免举办或参与有关活动。 专家们认为10人以上的大型活动,如亲友聚会、电影院、健身房、酒吧和按摩院等皆属于“高风险”活动;到理发店、美甲店或在餐饮场所堂食属“中等风险”;而去超市、巴刹、购物商场或公园等则属于“低风险”活动。 然而专家们提醒,有关的风险级别区分是非常主观的,并非绝对标准。 鹰阁医药中心传染病专科医生黄乘佑指出,不能以相关的区别为标准,因若在风险低的场合出现任何举止行为出格的人,那么传染率的风险还是会随着提高;在挤满人潮的体育馆观看赛事属于高风险,但是若限制人数,确保安全距离,球员们也没有相互拥抱等近距离动作,风险也会随着降低。 他认为限制个别场所的人流,将能够控制染病风险,比如限制餐厅食客的逗留时间,健身房也要时常为器材消毒等。 梁浩楠医生则指出,人数多少以及是否保持安全距离,是冠毒传播的效率关键,因此除了物体表面的接触,一些社交行为如拥抱、唱歌和握手等行为也会增加传播风险。虽然有专家指去超市或湿巴刹、零售商店等属低风险活动,但是他认为这些场所的室内空气流通不良,病毒的存活率就会偏高,因此他认为这类场所的风险应该属中等级别。 古阿烈副教授对于逐步开放不同活动之举表示赞同,他指出,目前在冠状病毒传染方面的研究仍然不够充分,若能够量化每项活动的风险,自然就依据安排活动的恢复时段。 惟,他指出,放宽阻断措施,传染率也有可能会提高,若染病率增加了,我国或许需要再次推行病毒阻断措施。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files lawsuits in connection with 1MDB

U.S. Department of Justice (DOJ) filed lawsuits on Wednesday (July 20) see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