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May Also Like

GRC system: Wool over eyes (Part 6 of 6)

In Part 5 of a series of articles on the GRC system, Rajiv Chaudhry…

Lawyer’s key role in coup

“… if people are so ignorant, I think I want to teach them,” says Thio Su Mien.

2012年提议 七年后无障碍斜坡才落成? 毕丹星再吐槽行动党基层组织权限

“一个简单、数月就可完工的无障碍斜坡,却搞到要几年才完成。有多少乐龄人士、行动不便人士或康复者,无法从这类设施受益?然而行动党怎么决定,人民协会在反对党选区运作?至于反对党议员对于社区提出的提案,往往都被人协忽略。” 昨日,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分享在勿洛蓄水池路第108组屋的无障碍斜坡“千呼万唤始出来”。2012年底,就有群众向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提出,要增设有关无障碍斜坡。但方案提出的七年后,才在昨日中午由人民协会移交给市镇会。 毕丹星指出, 每年政府约拨出4000万元,给所有市镇会进行社区翻新项目,但是议员都需通过基层顾问建议提案和批准。 在阿裕尼和后港这样的反对党选区,在上届选举失利的行动党候选人,就成为基层顾问。 他认为,败选的前行动党候选人,可以继续透过这类提升项目与居民保持关联性,甚至可以说是在大选前的拉票,作为基层领袖他们也有权通过分配大笔纳税人公帑。毕丹星说,早在2015年大选,他就已非议行动党实施的这种政治双重标准。 毕丹星指出,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一再强调包容性社会、协作式政策等等,然而他们又是否敢于去检讨,正是行动党在政治上制造的分化,才是导致新加坡趋向政治两极化社会的肇因? 他以前总理吴作栋的第二代领导团队的做法作比较。1981年行动党丢失安顺选区,当时吴作栋等领导团队还曾想过将安顺民众俱乐部等基层组织,交给工人党议员惹耶勒南管理,不过年长议员不同意。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高难任务》一书中忆述,年长议员当时认为,交给惹耶勒南,后者将巩固地位,行动党就再难收复安顺。 毕丹星认为,简单的无障碍斜坡却要数年才完成,导致许多居民无法从中受惠,究竟行动党如何决定人协该怎么管理反对党选区? “这是无法接受的,无论是谁当政府还是反对党,新加坡人理应值得更好的。” 事实上,这已不是毕丹星首次吐槽本身选区内的亲行动党基层组织。在2015年大选,毕丹星曾非议人民协会的基层组织并不是“无党派”,而是行动党的“政治工具”。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的款项得通过公民咨询委员会批准,但公民咨询委员会却只是照顾人民行动党的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