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bus carrying foreign workers collided with a car on Jurong Island highway on Sunday morning (6 Dec).

The Singapore Civil Defence Force (SCDF) said that it was alerted to a road traffic accident along Jurong Island highway at about 7am on Sunday.

The accident reportedly took place at the end of the highway.

According to the police, a total of 21 bus passengers – all men – were taken to Ng Teng Fong General Hospital (NTFGH), National University Hospital (NUH), and Singapore General Hospital (SGH).

Meanwhile, the driver of the car, a 42-year-old man, was sent to NUH.

All 22 victims of the crash were conscious when taken to the respective hospitals, said the police.

Police investigations are ongoing.

In a video that has been circulating on social media – capturing the scene of the accident – the bus can be seen toppled on its side, while the front half of the car appears smashed.

Subscribe
Notify of
2 Comments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李总理称99年屋契对下一代公平 网民问“我是买屋还是租屋?”

在本周日举行的国庆群众大会,我国总理李显龙发表演说,公布数项旨在减轻民众生活经济负担的政策。 对于民众最为关注的房屋课题,他再一次阐明公共组屋地契,为何定在99年。对他而言,99年是很长时间,即使传给孩子,到屋契到期时孩子也有80-90岁。 “当住户在同样组屋住了3、40年至退休。仍有60年屋契,仍保持良好价值,您可以选择积蓄住在该组屋,或出租增加收入,或者传承给下一代,也可以转售并购买较小的单位。” 他保证组屋99年屋契到期,不代表住户无家可归,政府会协助您找其他的组屋,可能是全新99年屋契的预购屋,或二房式灵活组屋计划供退休用。总是能根据您的需求找到合适的选择。 为下一代腾出居住空间 “但不论是哪一种选择,您必须为组屋租赁付费。这是公平的,因为你知道租约什么时候用完、什么时候必须交回给建屋局。”李显龙坚称,这是为了对下一代表示公平,您“拥有了”一间组屋,传了一两代,之后就要交回给政府,由政府重新规划,为未来世代建新的组屋。 如果政府发放永久地契,屋主可以把房子传承给许多代,但是很快我们就不够土地空间建新房子。这将导致社会被分化成拥屋一群和无能力置产的一群,这是真正的不平等。即便是私人物业,政府也只发放99年屋契。” 不过,我们也不能发现,李总理仍坚称人民是“购买”组屋,我们“拥有”一间组屋,可以传承一两代。但很肯定地,99年屋契到期,就必须交给政府重新规划。 网民Jasper Lam虽认同不应有永久地契,因为屋龄到了90年,住户也不太敢住下去。但他也提出,政府应让人民清楚屋龄和地契的重要,让价格照着屋龄走,避免人民为了买老房子,也不需付出高昂的代价。 “政府一直不愿指出这个大问题,因为影响很深,或许会影响选票”,价值多年来政府的论调都是组屋能保值、不贬值,澄清后就形同致歉的谎言被捅破。 Jasper…

英兰妮吁各院校加强措施 为受害者提供全面援助

教育部第二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周一(5月6日)在国会中指出,自性行为不端事件爆发后,必须要为受害者提供全面援助,包括提供事后辅导和心理指出。 她指出,自最近发生在新加坡国立大学的马芸偷拍事件中显示出,她仍然缺乏有关方面的援助。“国大校方必须承认这一点,并且承诺会做得更好。” “其他高等院校(IHLs)也同样必须给予关注,并且重检他们能为受害者提供的援助,确保所提供的支持是全面性的、及时的和可获得的。” 她是在回答数名议员针对保护学生免收性骚扰或不端性行为的措施、为受害者所提供的援助、以及改善高等院校所采取措施的询问时,如是回答。 她表示,为受害者提供援助,是高等院校三大检视重点领域之一。 有需要应寻求专业帮助 英兰妮指出,全部的高等院校有全职的辅导员来支持受害者,有些教育机构甚至设置了24小时求助热线。但是他们仍然考虑加强这方面的支持。“有关的支持必须超越辅导范围,并从受害者开始寻求帮助时就给予支持。” 她指出,好的援助系统必须为受害者制造安全心理,指引他们完成涉及的程序和参与案件管理的协议,让他们了解案件最新发展,并确保他们的担忧和问题能够在整个过程中获得解决。“所有这些必须带着同情和敏感的心态去完成。” “对于如性侵犯等严重案件,高等院校必须有能力判断受害者的情绪状况,并在需要时寻求外部专业帮助。” 加强校园隐私安全措施 除了安装闭路电视、控制女性浴室和女厕的出入装备,英兰妮表示,校方还必须采取更多措施,以便加强校方的隐私和安全保障。…

“无法相信所听见的事实“ 红娘公司创办人分享确诊心路历程

在疫情肆虐之际,患者数不断攀升,但每一数字都代表着一位患者,而每一位患者身上都拥有自己的故事,而我们从不了解,他们自发生症状起至被检测送入医院时,到底带着什么样的心情故事。今天就带大家来了解,患者在入院到底曾经历过什么? 是的,我就是第667号患者,这并不是迟来的四月一号愚人节。 日前,一名网友Violet Lim(林笑岏)披露自己从发现症状、接受冠状病毒19检测,结果呈阳性反应的历程。 也是红娘公司Lunch Actually创办人的她,忆述在3月25日凌晨2点时,突然醒来感觉到头痛,胸口也开始有一股无法形容的胸闷。于是她从床上爬起来到她5米远的地方拿水杯,突然感觉到呼吸急促,但不是一般的气喘,却感觉到呼吸有点困难。 “第一反应是,天啊,这不是冠状病毒19的症状吗?” 林笑岏开始忆述,自己在疫情爆发时都相当谨慎,例如定期消毒和勤洗手、不去拥挤的地方,甚至为了避免大规模感染,她也取消了自己的生日宴。 而且自2月中旬,公司也安排了室内和室外的团队进行工作,而他也属于室外的团队,所以自2月份起,就没有在回到公司,或是遇到任何客户或同事,即指感染的机会较少。 根据卫生部的资料,第667例曾到过美国,属入境病例。 林笑岏在带着各种担心与忧虑下,她决定在隔日早晨去到综合诊所求诊。她也向医生老实交代了个人旅行史后,医生也立即为她开转介信到国家传染病中心。 鼻拭子检测时最痛苦,但医生护士积极乐观对待病人…

男子围脖当口罩引热议,新捷运与警方:已介入调查

日前,一名男子在外出搭乘巴士时,用围脖当作口罩因此遭巴士长拒绝上车,不料却引发男子不满,直接公开在网上直播,怒斥车长歧视。新捷运表示将会严正以待,并通报警方介入调查。 网民Nimal De Silva(19 日)在下午6点左右,于脸书上进行约15分钟的直播,当时他正以黑色围脖遮住口鼻,并指控车长因没有戴口罩而拒绝让他上车。 车长随后也向运作控制中心(operation control centre)求助,要求报警。车长也要求运作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直接和Nimal沟通,却被Nimal认为是出于种族原因,并在直播中一直强调司机不会说英语。 最后在与车长僵持不下,巴士只好靠边停站,最后报警处理。 Nimal的直播在网络上引发许多网友关注,直播片段也疯传。对此,新捷运企业联络高级副总裁陈爱玲向《8视界新闻》透露,为防止冠病病毒持续传播,因此是必须强制性在公共交通上佩戴口罩。 而巴士车长有监管之责,负责提醒乘客戴口罩与确保所有乘客应戴上口罩。 她也坦言,类似的事情已经接二连三的发生,“很不幸的,我们巴士车长在履行职责时却遭遇到这样的骚扰甚至是辱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