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周来狮城最热门议题,莫过于高庭推翻国家法院判决,为印尼籍前女佣巴蒂莉雅妮的偷窃罪名翻案。后者终获沉冤得雪,摆脱纠缠四年的官司。

高庭法官陈成安,在判词中质疑,报警指控巴蒂偷窃的廖文良一家,可能存在“不当意图”(improper motives),有理由相信廖文良为了阻止女佣到人力部投诉,所以廖家父子先发制人,突然解雇女佣,不让后者有时间去人力部。

再加上所谓“赃物”移交警局过程也存在疑点,这迫使包括总检察署、警方等各造,在有关判决之后,都表明需重新检讨此事,探讨是否采取进一步行动。

尽管众人皆期待总检察署等能给出令人满意的调查结果,不过此次翻案审讯,也令不少人开始注意到高庭法官陈成安和巴蒂的辩护律师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 )。

在上周,本地客工组织发布阿尼尔的专访影片,其中可得知处于弱势的女佣、客工往往在面对诉讼时处于下风,有时甚至直接道歉或认罪,对他们而言更为简便,经过审讯后就被遣返回国,但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正。

至于法官陈成安,当年曾和国务资政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张志贤、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圣约瑟书院就读,成绩顶尖。原本从伦敦大学毕业后成为工程师,但后来转换轨道攻读法律,成为执业律师,也曾在总检察署担任署理检控官。

陈成安任法官期间亦审理过不少大案。其中也包括举国轰动的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

2017年,城市丰收教会案上诉,高庭三司:赵锡燊、吴必理和陈成安共同审理。然而,在审讯中三司对严重失信罪看法出现歧见。

2017年:三司对康希等人严重失信罪存歧见

法官赵锡燊和吴必理,认为可将涉案六人罪状改为一般失信罪,但这意味着他们的刑期德义大幅度减短,他们也认为,六被告行为仍是基于他们所认为的教会的最大利益,他们个人没有得益,而是错在所用的方法不对。

然而,当时陈成安法官倾向保留原判,因康希等人把教会资金当成可取用的私人“小猪扑满”,当发现无法填补被挪用金额,竟胆敢肆无忌惮地修改偿还条款,甚至动用更多资金,来支撑他们的投资。

他也点名斥责康希,未以教会的利益为出发点,把建堂基金视为个人资金,以跨界计划为名,向教会取得高额辅助贷款,以资助妻子的事业,与教会利益相抵触。

若依照陈成安看法,康希等人维持原判,即第409节条文的“严重失信罪”,可面对刑期是终身监禁或最长20年!这也是刑事法典四个失信条文中,刑罚最重的。该条文多用来提控以公务员、律师、银行人员、中介或代理人身份经手钱财却失信的犯者。

最终,在三司二对一的情况下,以康希等六被告并非职业代理人为由,不构成严重失信罪,把罪名改为一般失信。这致使他们的刑期大幅降低,从原本21个月至八年,分别减至七个月至三年半。

康希的刑罚最重,最初被判坐牢8年,但过后上诉得直,刑期减少到三年半。他在去年8月22日刑满出狱。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Prof Teo You Yenn: There should be no such thing as speaking out of turn in a democratic society

Assoc. Prof Teo said it is disturbing that ‘speaking out of turn’…

Red Dot United gaining momentum with campaign for Jurong GRC

Red Dot United (RDU) connected with constituents of Jurong 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

Why using current birth rate to justify foreign influx is wrong….

The following is an excerpt of an article first posted on Diary…

Govt snooping – it’s about “politics of trust”, says ST writer

By Andrew Loh –  How much are you willing to trust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