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佣被指偷窃终得平反 法官质疑廖文良一家指控存“不当意图”

46岁的印尼籍女佣巴蒂·莉雅妮(Parti Liyani),为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工作近九年,不幸在2016年10月28日被裁退。

巴蒂被裁后,当天就返回印尼。不料雇主廖文良父子却在两日后报警,指控巴蒂偷走5万元财物,包括价值2.5万元名表、Prada的名牌包和Gucci墨镜等。

这也导致巴蒂在2016年12月返回新加坡时,在樟宜机场被逮捕。2019年3月,巴蒂被国家法院判罪名成立,并判坐牢两年两个月,前者选择上诉。

根据2018年8月的《新明日报》报导,当时廖文良在法庭供证时,甚至指出家里东西一再不见,家里当时只有他、妻子以及女佣,如果东西不是他和妻子偷的,女佣嫌疑最大。

廖文良声称不想继续冒险,所以妻子才辞退了巴蒂。廖自称除非出问题,否则自己不轻易开除员工,也指秘书和司机都已和他共事多年。

然而,今年9月4日,高庭推翻了国家法院的判决,改判巴蒂无罪。高庭法官陈成安甚至表示,有理由相信廖文良为了阻止女佣到人力部投诉,所以廖家父子先发制人,突然解雇女佣,不让后者有时间去人力部,并指控后者偷窃。

廖启龙自称有“穿女装习惯”?

至于廖文良儿子廖启龙,还被法官点名“不诚实的控方证人”,例如,廖启龙称失窃的女性衣物属于他的,而不是女佣的,甚至自称有穿女性衣物的习惯,说辞令人难以相信。

根据《联合早报》报导,所谓“赃物”移交警局过程也存在疑点,特别是廖家声称开箱检查女佣留下的三大箱子,并报警后,警方未立即取走证物。五周后女佣被捕,警方才上门再拍摄证物照片,廖家人才把失窃物品放回箱里。法官认为整个过程都出现混肴,甚至无法凭这些证物定罪巴蒂。

随着巴蒂上诉得直,使得包括总检察署、人力部和警方等各造,才表示将研讨是否采取进一步行动。

巴蒂申诉被非法调他处工作

令人吊诡的是,原来巴蒂早在2017年10月,向人力部申诉,她被非法调派到廖文良儿子住家和办公室工作!

根据规定,除了工作准证列明的住宅地址,雇主是不能非法调派女佣到其他地点工作的。人力部再2018年5月完成调查,但结果却仅仅是“警告”(issued a caution)廖文良妻子,和劝诫廖文龙。人力部还宣称,依据所得理据,发出上述警告,也符合相似个案的做法。

2018年7月,本社总编许渊臣也曾致函人力部询问此事,遗憾的是当时也得不到当局的任何回答。

调查程序挨批   警称将展开调查

由于高庭法官的判词,也针对警方的调查工作,这也致使警方需出面回应此事,表示将展开调查。

至于总检察署也表示,将再研究判词内容,探讨是否采取进一步行动。

For just US$7.50 a month, sign up as a subscriber on Patreon (and enjoy ads-free experience on our site) to support our mission to transform TOC into an alternative mainstream press in Singapore.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endin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