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马达成共识,通过两国互惠绿色通道和周期性通勤安排通关的民众,都需要接受冠状病毒检测、进行隔离等手续,而详情将在数日后公布。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和马来西亚外长希山慕丁昨日(7月26日)在新柔长堤中间点会晤后,发出以上谈话。

在接受访问时,维文指出,两国已经就互惠绿色通道和周期性通勤上达到共识,在下个月10日开始接受民众跨境申请,前提是有关申请必须与公务、商务等工作需要为主。

而两国人民在跨境上,都需要接受拭子检测和隔离,例如通过互惠绿色通道入境的游客,在出发地和目的地都需要接受拭子检测,进行隔离直到检测结果出炉。

他在脸书帖文也指出,虽然了解国人渴望重新开始旅行,尤其是到马来西亚旅行,但是目前仍处于需要提高警惕的时段,保障安全及有效率地开放我国边境,同时要避免第二波的冠毒疫情。

他促请国民理解和耐心等待,但是国人的安全和健康仍然是首要任务,“放心,我们将继续和堤道上的朋友一起努力”。

希山慕丁在新山苏丹依斯干达大厦的记者会上指出,在这两个通关措施的成功申请者,预计可以在8月17日开始通关。

惟,他警告成功申请通关者莫忽视两国所定下的条例,更表示若发现违例者,相关单位将会采取严厉行动。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选举】工人党新人 促突破一党专政风险

工人党周日(28日)公布最后一批候选人,分别是公益机构前研究员阿都沙利(Abdul Shariff Bin Aboo Kassim,54岁)、科技起步公司联合创办人兼首席科技官严燕松(42岁)、律师何廷儒(37岁)和原非选区议员贝理安(49岁)。 何廷儒为职业律师。2011年,她曾成担任工人党的义工,并于2015 年大选工出任工人党马林百列集选区候选团的成员。 她在工作与家庭中奔波让她体验到个中艰难,也让她开始关注弱势群体,为弱势群体发声。对何廷儒而言,不将权力集中在少数人中,体现民主和经济体制制衡,才能建立更强大的社会。 贝理安如今已是第二次参选,曾与严燕松于2015年出征东海岸集选区,之后便成为非选区议员(NCMP),在国会中担任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的委员,活跃于国会中;曾在担任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志愿福利团体担任过董事会成员和义工。 对贝理安而言,必须避免一党专政的风险,并透过公平和透明的选举过程,产生多元化观点的国会,方为保证人民的最佳利益。他也曾解释工人党在国会中的作用,是为了促进政治平衡,因此辩论并不意味着分裂。 阿都沙利不仅是一名研究人员,他曾担任不少基层工作如从事巴刹内小店的营业员、保安、快递员、殡仪服务、夜间巴士司机德士司机员等各种工作。随后在考获剑桥“O”水准文凭后,在律政部担任技术支持官。 阿杜沙利曾在阿裕尼集选区友诺士分区开展基层工作,协助议员毕丹星(Pritam…

MOM refutes claims by Laura over its slow response to her emails for help; withdraws mention of her real name

The claim that no one from the Ministry of Manpower (MOM) replied…

遭官司拖沓四年 前女佣巴蒂终于踏上返乡路

去年9月4日,印尼籍前女佣巴蒂上诉得直,原被指控偷窃雇主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5万元财物,获改判无罪。 据客工组织情义之家(HOME)志工、本地学者卓君美(Stephenie Chok)在脸书分享,巴蒂今早(27日)终于搭上班机返回印尼。 “四年她无法见见自己的母亲一面,还得想尽办法保护家人不受负面新闻影响。四年必须持特别准证无法在新加坡工作,四年需要暂居庇护所,等待那可能颠覆她命运的裁决。” 46岁的印尼籍前女佣,曾在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家中帮佣近九年,于2016年10月28日被开除后,遭前雇主父子报警指控偷走逾五万元的财物。而巴蒂在被开除当天就返回印尼,后因廖家父子的指控,于2016年12月2日回到我国时被逮捕。 为了配合调查,巴蒂自2016年12月就滞留在本地,但因无法工作,她就一直居住在由情义之家所经营的收容所内,依靠该组织的援助至今已将近四年。 目前,巴蒂仍向涉及检控其案件的两名主控官,发起纪律研讯。其中一位主控官请了知名大律师文达星辩护。 四年前,卓君美海事情义之家的个案经理。尽管在2019年离任,仍继续以志工身份关心巴蒂案件的进展。 但她也指出,巴蒂终于能与家人团聚令她感欣慰,但与此同时,推动刑事司法改革的进程仍在继续。若巴蒂案能带来更多反思和有意义的改变,她认为我们需要继续叩门提出诉求、监督、请愿和抗议等。 她认为我们需要言论自由的空间向当权者讲真话,也需要当权者需时刻警提,他们也可能滥用本身的权力。 尽管巴蒂暂时回国,不过卓君美提及,有关她本身物品的索偿诉讼,以及级律审裁庭官司仍在持续。巴蒂今早回国,是没有携带之前被警方扣押的所有品的。 她指警方声称这是因为有其他“利益相关者”也索取有关物品。当然这些物品就是巴蒂此前所面对偷窃控状中,被指从雇主那里偷窃的赃物,例如黑裙、二手茶壶、二手刀和筷子等。…

地铁内为“光谱行动”无声抗议 范国瀚遭罚款8千元或监禁32日

2017年6月,社运份子范国瀚为纪念光谱行动(Spectrum)30周年,与另八人在地铁上举行无声抗议。 他为此被当局指控抵触《公共秩序法》第16(1)项,以及其余两项控状:涉嫌抵触《破坏公物法》(Vandalism Act),以及在同年6月19日,因拒绝签署警方口供,被指抵触刑事法典第180项。 范国瀚在今日(15日)在国家法院为上述三项控状认罪,并遭判处合共8千元的罚款,或监禁32天。 第一项控状他面对4千500元罚款或监禁18日,第二项则罚款1千元或监禁四日;第三项罚款2千500元,或监禁10日。 范国瀚相信将对首两项控状,接受监禁惩处,第三项控状则缴交罚款。目前他仍有其余两项控状待当局考量。 他在2017年6月3日,除了在地铁车厢无声抗议,也在车厢屏窗上张贴两张写着“马克思主义阴谋?”,以及“为光谱行动生还者讨回公道”的纸张。 光谱行动为1987年5月21日一场秘密行动的代号,当时16人被指涉嫌参与推翻人民行动党政府阴谋,在未经审判下,以内安法令被逮捕。另外6人则在行动最后阶段被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