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餐饮业者同样面对疫情打击,生意大受影响,本地招牌餐厅“发起人肉骨茶”早前在脸书帖文,促请民众给予支持,让餐馆度过难关,免于倒闭。

不少网民响应,但是也有的网友认为可以关闭部分分店,重新调整步骤并检讨营运方式,甚至可以检查分店的瑕疵并作出改善。

然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些网民认为这只是商家打广告的手法,完全无法接受。有者更认为为什么这么多年都熬过去了,现在才面对困难?为什么只有一个月的促销?为什么促销只在分店?

有网民则表示,听闻该餐馆的老板住大洋房、开豪车,“42年来你卖贵货赚大钱,现在才几个月的坏生意就要关店。我不相信,除非你出示证据”。

类似的话语一出,瞬间引起很多餐饮业及有经验者的注意,认为他们似乎对餐饮业者有了误导性的观点。

“金记潮州卤鸭粿汁”东主周志伟帖文指出,在有些人眼中,存在着小贩就不应该住大洋房、开豪车成为富翁,应该永远是穷人的错误观念。

“这些能够住大洋房开豪车的小贩都不是一夜或数个月成名的、他们付出了很多努力、时间、精力,面对很多失败和受伤后,才能拥有更好的生活品质及保障。他们日出前就开工,日落后的清晨才回家。他们为什么不应该富有?”

他希望网民们能够换位思考,就好比他们在工作时,“若老板发现你收入过多了,你变得有钱了,就应该解雇你吗?或当你拥有公司,辅助你的大公司认为你赚大钱、住豪宅了,所以切断所有和你的交易,只因为你的收入很多。这逻辑吗?”

周志伟指出,所有餐饮业者都了解到,危机当前,该行业有多脆弱,而目前有多少业者在赚钱?几乎都面对亏损吧!

他表示,其实很多企业在此时都面对经济难关,无论它是否是大品牌。因此,他认为在此时此刻,大家更应该释放善意,伸出援手互相帮忙,团结起来克服困难。他也希望网民们,停止对面对困境的商家和业者们给予负面评论。“如果有人给你同样的反应,你要忍得住啊!”

此外,食评家司徒国辉也针对此事发帖指出,辛苦工作和长时间工作永远不是小贩或餐饮业者所畏惧的,但是拥有落后的第三世界文化及自私思维的客户,才是他们的最大敌人。

“他们不相信小贩能够或应该成功,因为他对待谦卑和重视工作的人们有了‘奴役’态度和思维。”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舆论:起柴油税,有没有问过德士师傅们的感受

郑国明撰文,译自《网络公民》英语站 我国财政部长在上月18日,宣布在2019财政预算案中,把柴油税从原本每公升0.10元,上调到每公升0.20元,引来德士师傅的不满情绪。 调涨柴油税,犹如对德士师傅们们投下震撼弹,令他们苦不堪言。 在《海峡时报》一篇报导中,一名师傅郑亨利(译音)估计每天的成本至少起四至五元,就算有德士公司的回扣也不足以应付。 对于部长的调税政策,这名师傅还有更贴切的形容:“就像在我们身上划了一大口子,然后想给我点糖果来减轻痛苦。” 划我一口子,给我糖止痛 政府会推出一些津贴或回扣,但那些只足够大家渡过一开始的艰难时期,剩下的,就是要人民自己想办法。 去问问老百姓,大家都会告诉你,柴油税起到两角,几乎会影响各行各业的经商成本,间接推高生活开支,这些成本压力最终还是会转嫁到人民身上来承担。 例如德士公司之一的百胜集团(Prime Group)主席梁南兴,就坦言调涨柴油税德士业者受到的冲击最大,相比下公司的回扣才两块钱,但是柴油税可以让双班次的德士师傅,每天的运营成本增加六元。 即如以往,政府会借助《海峡时报》来为政策背书。 其中一名《海时》交通课题通讯员,采访官委议员特斯拉博士,这篇文章题为《柴油税调涨料对公交费用影响甚微》,理由是调涨额不到柴油价格的10巴仙,且在政府的费用计算公式中,能源指标仅占其中的10巴仙。况且,能源因素还要分为电力价格和柴油成本,从而稀释了柴油税调涨的影响。…

Singapore Red Cross and Health Sciences Authority call for ‘O’ blood donations

The Singapore Red Cross (SRC) and the Health Sciences Authority (HSA) are…

Low’s reminder timely, don’t whitewash Lee’s dubious ways

Workers’ Party (WP) secretary general, Low Thia Khiang, has paid a glowing…

早前六名前进党成员被记名 国家环境局:不罚款

日前,六名前进党成员于周日(21日)在拜访社区时,被指违反社交距离规定,被记下个人资料。 根据国家环境局的文告表示,目前已前进党取得联系,表示不会对前进党予以罚款,并建议前进党应遵守群聚应限五人一组,且走访社区时每组需遵守至少一米社交距离。 环境局也指出,随同报导的记者也应该遵守上述的安全措施规定。 周日他们一行人到武吉巴督31街第358组屋,拜访过程中,被一名安全距离大使,以及一名自称环境局官员的人士,记下他们的个资。被记名的前进党成员包括前进党准候选人袁麒钧。 此外,有关“官员”还声称,他们可以对罚款提出上诉。 那到底谁才能真正采取行动呢?根据《海峡时报》在四月份的一篇报道中提到,执法人员是除了警察以外,唯一可以采取执法行动的官员。 文章指出,“除了警察,执法人员是唯一可以采取执法行动的官员,他们可以对违反安全措施条例的公众予以罚款,而”大使“则旨在协助公众倡导和遵守安全措施。” 如此一来,国家环境局的官员是否被列为是执法人员之一? 其次,若当时违规的是人民行动党议员,是否也将予以同样的处理? 自阻断措施结束以来,人民行动党已跃跃欲试,该党议员也纷纷走进社区中,确实很有可能出现上述情况,值得一问的是,如果是人民行动党的成员,可能出现了违规行为,是否也会有相同的对待? 由此可见,前进党被记名一事揭示了一个问题:为何要在现在举行选举? 根据第二阶段的解封措施,获准举办五人以下的聚会,例如家庭内可迎接最多五名客人,也可以举办五人以下的在外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