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起,所有中学生将可获得个人笔记本电脑或平板供学习用,比起原定目标提早七年。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于昨日(17日)演说中也强调我国必须强化社会流动性,在全球爆发疫情前,一些国家就已出现社会分化现象,而我国需避免这种问题,缩短贫富之间的差距。

因此,为避免问题发生,政府一直积极为新加坡人提供平等的教育机会,并应为弱势家庭的学生分配额外的资源。

针对学童的培育,政府推出幼儿培育辅助计划(KidSTART),为低收入家庭的子女提供支持,使他们能够在早年发展有良好的开端。此外,政府也设立国立幼儿培育教育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让所有孩子能够拥有相同的起点。

他也表示,教育部一直以来为弱势家庭学生拨出额外资源,未来数年,他们也将会获得更多的支持,投入更多教师、教育工作者、学生福利官员,加入到提升”(UPLIFT)工作小组,针对在小学表现较差的学生工作进行改善。

尚达曼指出,“当你把所有努力付出加总在一起,从学童时期开始,就可以知道我们决心让每位新加坡人能够取得很好的成绩,无论他们的起点为何。”

Subscribe
Notify of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MOE: Schools to stop using Zoom for home-based learning until security issues are ironed out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MOE) announced that schools will suspend the use…

Former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remains critically ill in hospital

The Prime Minister Office (PMO) has released another update on the medical…

“需迅速设立社区护理设施” 盛裕集团驳斥不实指控

针对网络上流传的指控,盛裕控股集团今日(19日)发文澄清,该公司必须在短时间内,设立好在新加坡博览中心的社区护理设施,以安顿冠状病毒19的轻症或康复中患者。 近期网络和社交媒体WhatsApp流传一则贴文,提及人力部长杨莉明的丈夫张永昌,就是现任盛裕集团的国际业务总裁。故此质问,盛裕集团受委托在博览中心设置社区护理设施,是否涉及利益冲突? 该集团驳斥网络的这些指控并不实,也认为这对该公司作出牺牲奉献的同仁、员工不敬,他们冒着健康、在具挑战的情况下造福社群。该公司也表示若有人继续攻击该公司,“将毫不犹豫采取法律行动。” 该集团也在声明中解释,过去两个月,该集团也在为不同政府机构,提供设立和管理社区护理设施的技术服务,这也是卫生部防疫战略的一部分。 盛裕控股被要求协助尽快把这些设施设立起来。今年三月份,当局要求该公司确定和探讨可行的位置,而最终决定在有电供等基础设施、旷阔空间的博览中心。 该集团也强调,博览中心同样也是淡马锡控股的投资组合公司,且支持这项计划,该公司才得以着手将博览中心改造成首个社区护理设施。 该集团组成一个50人团队,由医疗保健企划人员、建筑师、机电工程师项目经理和采购人员组成,在四个星期内建立了10个大厅,设有8000张床位。 “这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付出巨大的奉献,专注和长时间的努力。”    

防假消息法有违《东盟人权宣言》

“政府于今年4月1日提呈新草拟的《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令我感到震惊,当时真希望那只是愚人节玩笑。” 人权律师张素兰,在功能八号氏族会的脸书专页分享,虽然多方人士都高呼,要求政府重新考虑,或修改或撤销这个防假消息草案,但很显然政府这次是“玩真的”!“ “政府宣称坚持自己的立场,更指我国要成为打击假新闻传播的先锋,难道他们没注意到,自己也是这类问题的最大肇因?” 没公布“罪魁祸首”刑法 张素兰指出,李显龙总理在前日举行的第29届太平洋律师协会大会开幕仪式上,提到反假新闻法案一事。李显龙表示,一旦有关法案起跑,网络媒体会变得更负责任,政府有权对散播假新闻的网络媒体发布更正令,甚至是删除令。 不过,总理却说漏了,那些落网“祸首”又会面对何等严苛的罚款或监禁。国内外的相关组织或单位,该好好警惕! 没公布假新闻界定 她也披露,有关草案并没有界定什么是“虚假的事实陈述”,可以说是一切取决于部长们的想法,“他们觉得是,那么就是了”。这几乎成了一言堂,却是新加坡律法,包括在内部安全法令中,通用的语言。她批评到,“行政部门简直被赋予无可比拟的权利了”。 她也对总理谈及要如何遵守法治一事的认真语气,感到惊讶。惟,这也是让她感到可悲的部分。“对我而言,新加坡颁布了许多法律,取消了我们的人权,与其说是法治,更正确来说是”依法而治“(rule by law),这是马来西亚在巫统失去政权前,常用的术语之一。任何违法成文法的行为,均属犯罪。根据法律,一个人的游行或抗议都属犯罪。” 对此,她亿述曾有脸书网友问道,为何艺术家施兰和社运分子范国瀚这样的人,明知道我国法律禁止个人抗议或游行,却还故意违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