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选举局今日(15日)发文告称,已完成选民册修订工作,符合投票资格的选民共有265万3942位。

全国目前有17个集选区和14个单选区。选举局称民众即日起可前往选举局网站(www.eld.gov.sg),或透过电子政府密码应用(SingPass Mobile)查核个人资料。

至于旅居海外国人,若2017年5月到今年2月29日的三年内,曾在本地居住总天数至少30天,仍可上网登记为海外选民。

在上届选举从选民册被除名者,仍可通过选举局网站,重新登记为选民。

上月27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接受本地媒体访问,曾被询及选举的时机。对此总理表示,他不排除任何可能。一旦选民册更新,他将再作判断。

You May Also Like

Singapore questioned by the UN CEDAW Committee on gender equality and human rights

Lisa Li /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Singapore-style: Announce your decision. Repeat stock answers.…

《海时》读者来函具诽谤性指控 遭本社总编要求撤文

今日,《网络公民》总编许渊臣在个人脸书分享,本地英语媒体《海峡时报》刊载一则读者来函,不过内容“包含诽谤性指控”,被前者要求撤文。 许渊臣在昨日致函新加坡报业控股编辑,要求他们撤下有关文章并确保不再重犯。据了解,《海时》已撤下有关文章。 不过,许渊臣表示他并无意要求对方道歉或索偿,他只希望看到对方“把事做对”。他感叹,近期许多针对《网络公民》的含沙射影,导致群众对本社持有不实的看法。 然而,他不怪有关文章作者持有自己的意见,惟批评《海时》既然声称自己是对抗“假新闻的最佳抗生素”,理应对于文章是否包含虚假信息有更好的理解。 有关文章是在上月29日刊载在《海时》的论坛,呼应此前律政暨内政部长尚穆根,指新加坡有必要立法以应对外国干预或影响本地政策或舆论。 据报导,尚穆根曾指出我国或许也得考虑如何限制外国人参与领导特定组织,这些组织都是密切参与我国政治的。“这个做法与我们限制外国人参与倡导议题公共集会和游行等的立场一致。” 他也认为,现今互联网的普及和覆盖面,也使得干预途径影响更为深远。 除了抨击学者覃炳鑫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曾联名申请成立公司,但使用外国资金在新加坡推动民主和人权等课题;尚穆根点名本社聘用外国人撰写有关新加坡政治的负面文章。 不过,许渊臣此前已经回应,作为总编他必须指导和审核批准这些文章,自己也必须对通讯及新闻部负责。 对于雇用外籍编采人员的说法,他回应我国法律并未阻止我们聘雇外籍雇员,再者,《网络公民》从未接受任何外国款项。“所以律政部长是在吠什么?” 日前许渊臣也上载一张照片,清楚展示本社的作业方式。对于有关被指冒犯总理的文章,对于文章导向、如何撰写和角度,都由总编亲自给予指示,茹巴并没有在指示以外添加其他内容,“所以不管他是马来西亚人、新加坡人、印度人等,有差别吗?” “如同我此前对尚穆根的答复,这很明显是是有组织的行动抹黑本社信誉,令人震惊的是,律政部长竟然复述那些亲行动党粉丝专页和恶搞网站,在过去几周以来作出的指控。”

Presidential thought process

by: Choo Zheng Xi/ I’ve lost count of the number of times…

503世界新闻自由日,联合国秘书长吁捍卫记者权利

“如果无法获得透明和可靠的信息,民主就不完整。新闻自由是建立公平公正的体制、让领导人接受问责和面对权力推诚布公的基石。”——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5月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连同非洲联盟和埃塞俄比亚政府举办第26届世界新闻自由日庆祝活动,今年主题为“媒体推动民主:虚假信息时代的新闻和选举”,聚焦媒体在选举中面临的当前挑战,以及媒体在支持和平与和解进程中的潜力。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指出,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2018年有近100名记者遇害。数百名记者被监禁。他在活动致辞表示,“新闻自由是建立公平公正的体制、让领导人接受问责和面对权力推诚布公的基石。选举期间尤为如此,这就是今年世界新闻自由日的焦点。” 他还说:“值此世界新闻自由日之际,我呼吁大家捍卫记者权利,他们的努力有助于我们为所有人建设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据联合国新闻指出,“世界新闻自由日”由1993年联合国宣布设立,旨在宣扬新闻自由的基本原则;评估全球新闻自由状况;保护媒体的独立性不受侵袭以及向失去生命的记者致敬,让民众了解新闻自由受到的限制和侵害的机会。 文告也指出,在全球的几十个国家,出版物遭到审查、罚款、暂停或禁止,而记者、编辑和出版者则受到骚扰、袭击、拘留、乃至谋杀;同时也鼓励和发展有利于新闻自由的倡议,并评估全世界新闻自由状况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