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日(25日)召开国会前夕,国会议长陈川仁今早在脸书发文,指其他国家被迫转向“封境”措施,是因为未能一开始管控住传播,导致后来病例数增长、医疗体系不堪重负。

“这正是在中国、伊朗、意大利发生的事,接下来会是… …?”他也指当前这些国家只能采取封锁减缓病毒传播,但他担忧可能已错过防堵窗口。陈川仁也指我国还在可控范围,还不到上述国家的地步,因为一开始就已采取措施,例如香港、台湾和韩国也展示他们如何应对疫情。

新加坡在昨日新增49起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确诊病例,本地累计确诊558例。与此同时我国也宣布落实更严厉措施,包括乐龄活动停办、娱乐场所停止运营等。

有不少民众质问,为何当初就采取严谨措施?为何政策一改再改?有者甚至质问是否这些措施太严苛?

对此陈川仁认为,打从疫情出现,我国就致力把感染率维持在最低,以便能更好地照顾病患,透过一些列措施来追踪和隔离,致使目前得以把病例数量维持在可控范围,医疗系统不至于超过负荷,医护人员能照顾严重病患。

依据需要进行管制

他认为我国政府是依据需要进行管制。当前较严厉管制措施影响日常生活和经济,但更多是关乎管理风险和减少感染率、协助病患康复。

“至今我们都做得相当不错,但随着有海外国人返国,如今迎来第二波疫情。但我们必须让他们回来,都是我们的国人,即时他们病了也要照顾。”

他指由于其他地区陷入混乱状态,预计未来数周或几个月内还有更多国人回来,也意味着也有病例增加的可能。他认为这就是为何政府宣布了新的举措。

不过,他又直言,其他国家喜剧性地被迫转向封镜措施,是因为已失去控制,“他们没能管控一开始的传播,已传播到社区且病例数指数型增长,随之医疗系统不胜负荷,也致使死亡率攀升。”

“这正是在中国、伊朗、意大利发生的事,接下来是….?这些都会发生除非采取紧急的封锁措施(有些还三心两意?)才能减缓病毒传播。我担忧他们已错失窗口。”

他认为我国还在控制范围,还不到上述国家的地步,因为一开始就已采取措施,例如香港、台湾和韩国也展示他们如何应对疫情。

最后他也向国人求助。他说,那些在疫情发生前就在国外工作、留学的国人,如果他们要回来即便存在风险,也要接回来;但如果国人被劝告不要出国还不听,若他们回国则可能危及他人生命。那些理应遵守居家通知的如果还要外出参加聚会等,也同样可恶。

 

You May Also Like

Lawyer Teo Soh Lung criticizes mainstream media for misleading people, calls SM Teo’s explanations on caretaker govt as ‘talking nonsense’

Lawyer and former ISA detainee Teo Soh Lung criticized mainstream media for…

Iran deputy health minister admits to being infected with the Covid-19

Iran’s deputy health minister Iraj Harirchi has confirmed that he has been…

PAP vs SDP – which video is a “party political film”?

On 17 August, the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video, entitled “Pappy Washing Pow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