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8至20日的入境确诊病例中,10例中竟有九例在关卡接受检测时,还未出现症状。

卫生部于周一(23日)也向《海峡时报》回应,表示这些病例确实是在入境后才被发现。这也意味着,在这三天期间,大约90巴仙的入境病例,均在医院或到诊所就诊时才检测出症状。

一般而言,在入境我国前,所有旅客都必须经过体温扫描器,而那些被列入观察范围的,或有呼吸道症状的人则需要做拭子测试,但卫生部表示,他们在检查时都还没有出症状。

根据新加坡外交部数据显示,新加坡在这三天期间,便出现119武汉冠状病毒(COVID-19)确诊病例,其中87例为入境病例。对此,人们也愈发担心一些确诊病例可能不会出现发烧、干咳或呼吸急促等症状。

研究员呼吁应收集无症状感染者相关数据

研究人员也呼吁,应尽快对无症状者或延迟出现症状者,进行数据收集,因为人们也忧心无症状者的数量可能比想象的还多。

《南华早报》援引中国政府机密报道,多达三分之一的确诊患者表现出无症状或延迟出现症状。

为了能有效遏制病毒传播,自上周五晚间11点59分起,任何入境我国的旅客,无论是谁,都需遵守14天居家通知,即使是身体状况良好的人。

外交部也表示,将会对返航航班上,曾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的人采取额外的预防措施,包括对他们实施隔离措施,并提供他们有卫浴空间的地方那个进行隔离。

相比之下,若收到居家通知,则不需要为他们专门准备房间与卫生间,但他们则必须呆在家中,不许出门。

而我国也在23日起,加强边境管制措施,所有短期旅客包括游客,将被禁止进入新加坡。只有在医疗保健或运输等关键领域服务的工作准证持有者,才获准返回新加坡上班。

You May Also Like

韩国乐天免税店进驻樟宜机场 有望销售额达46亿元

明年6月起,韩国免税店乐天,将取代烟酒商DFS于樟宜机场的特许经营权,有望达到销售额4万亿韩元(46亿新元)。 自DFS烟酒免税商店宣布明年6月退出樟宜机场,也有其他业者对于进驻该机场运营跃跃欲试。 樟宜机场集团昨日(24日)宣布,乐天表现出诚意和提出最具吸引力的计划,因此宣布将特许经营权授予乐天免税店。 其合同期限为六年,从2020年的6月9日开始,遍布樟宜机场四个搭客大厦的18间烟酒免税店,总面积超过8000平方公尺。 樟宜机场集团商业部执行副总裁Lim Peck Hoon表示,“乐天提出了最引人注目的提案,利用智能技术为客人提供全通路(omni-channel)的零售体验。乐天也表现出对市场环境的高度敏锐,在充满竞争力展现厚实的财务能力与基底,提出很健全的商业计划。” 樟宜机场集团表示,乐天将采用全新的设计,并在第三航展站楼的店面外观进行彻底改造,提高视觉冲击力与可见性。同时,乐天也会在开店之际展示最新产品,并办理各项体验活动,增加与顾客的互动性。 乐天免税店则表示,樟宜机场将会是海外经营免税店中规模最大的免税店,以此提高成本竞争力与收益,也提升品牌价值。 该公司计划通过在樟宜机场经营免税品,提高成本竞争力和收益,同时借这个机会提升品牌价值。

Ong Ye Kung reveals he is related to Xie Yao Quan, PAP’s new candidate who replaced Ivan Lim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member Ong Ye Kung and the new candidate…

为打造更好生活条件 严燕松促多聆听身障者心声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严燕松表示,为促进身障人士(Persons with disability)的生活条件,他表示将会多听取身障人士群体的建议,打造更具包容性的新加坡。 严燕松昨日(17日)在脸书上发出帖文,他偕同党内伙伴、工人党盛港集选区议员林志蔚,在周日与几位身障人士对话后,了解他们面对的处境和不便,获益良多。 其中参与对话的人士,包括因肌肉萎缩和受伤而失明的人、或者严重残疾的人,以及相关非政府组织的前执行董事。 “他们以坚毅不拔的精神克服人生障碍,我也为之鼓舞。” 新加坡在对待身障人士方面仍有改进空间,不过严燕松也承认,新加坡多年来为身障人士提供许多社区资源。 他接着说,为达到这样的目标,需结合多方面的协助,包括政府、雇主、学校和公民。 “我们也承诺将会持续听取他们的反馈。希望能够更了解他们所面临的挑战,对症下药,提出更有效的解决方法,使新加坡成为更具包容性的社会。” 因此,他也呼吁身障人士能够将自身的经验在留言区分享,或者通过Whatsapp 89250747亲自联系他。

选举已过三个月,林绍权风波调查结果仍未出炉?

本届大选自落幕后,已过去整整三个月。在本届大选中最引人注目的议题之一,莫过于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林绍权风波。 林绍权在本届大选中获得行动党推介为该党候选人,原代表人民行动党出战裕廊集选区,也因不同凡响的学历,而获得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赞扬。 他也在推介礼上以在基层上自力更生作为口号,却在不久之后遭“打脸”,被网民爆料其实为人很“好练”引发风波,甚至被迫宣布退出候选人阵营。 有脸书用户Bryan Wong在帖文中历数林绍权的种种“不谦虚”、态度不一实例,如林绍权在武装部队服务时总是“高高在上”,不允许他人进入自己使用的空调帐篷。“他的举止言论都带有精英主义色彩。” 而随着Bryant Wong的爆料,更多有关林绍权的负面评论也随着浮出水面,其中有来自他的同班同学、吉宝岸外与海事的同事、同一段时间服役的人们。有人甚至说,林绍权是行动党的“耻辱”,而林绍权在6月27日,宣布退出候选人阵营。 总理李显龙也在事发后两天,对外宣布会展开调查,并直言不能让林绍权接受如此严重的指控,对林绍权也非常不公平。 “这开创了非常有害的先例,你可以谴责某人,甚至用网络攻击,抹杀一个人的名誉。我们现在没有时间解决这件事,但是我们不能这样轻易抹杀和摧毁一个人。……因此在选举后,党将针对林绍权的指控真实性展开调查,我们也会关注此事。” 不过,总理李显龙也表示对于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仍倍感信心。 在本届大选中,反对党获得史无前例的进展,获得两个集选区的席位。整体而言,人民行动党则从2015年的69.9巴仙大幅度下跌至61.2巴仙。 相信若林绍权没有退出2020年的大选,他将可能是裕廊集选区的议员之一,跟随部长尚曼达的团队,一同竞选裕廊集选区议员。…